长生

虽然我写得烂,但是我想得美。

【花邪/邪秀】我觉得我青梅和我竹马在恋爱

首先祝小花生日快乐!永远一枝花!

论坛体,有一种误会叫做吴邪觉得你们俩在谈恋爱。


1L 诗三百

吐糟一下我的两个发小,我真的无法忍受他们俩了。

代称懒得想,女生就青梅,男生就竹马吧。

我们三个是真的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也都很好,但最近进入大学后,我老感觉他俩怪怪的,后来我想明白了,他们好像是在背着我谈恋爱。

我就不明白大大方方谈个恋爱怎么了,难道我还能回去告状?有必要瞒着我吗?

这就算了,还有更过分的,他们小情侣吵架,吵着吵着还要把我卷进去,我真的心累。


22L 诗三百

我看有人想知道他们到底有多过分,那我就举个例子吧。

就前一阵子,我们仨约了看电影,我最先到,买...

2018-10-03

【笛花】明明是三个人的话本,我却不能有姓名。

神奇的古风论坛体,文不文白不白的。角美人视角。

做了笛花的合集,可以戳文章最底下看!


1L 虞美人

写来玩玩。本姑娘算是出身高门,一月前因着年纪到了,被家中长辈指婚,命我嫁与一位高门公子。那人我都未曾谋面,我自然是不乐意的,便从家里跑了。我携了好些钱财,又自恃有武功傍身,不甚怕事,一人乘舟南下游历了起来。

某日我走山路遇到一伙山匪,刚想拿他们祭剑,有人先我出了手,几乎是一掌毙一命。我于武学一道上,天资不算上乘,勉强能跻身二流高手,因着出身,见过的高手实在也有不少,但下手这么狠辣利落的倒的确不曾见过。

他收手的时候,一袭青衫滴血未沾,我心里蓦然升起一句话,有些人注定就是要称霸江...

2018-10-02

【邪簇邪】是风动 · 下

前文戳:      


离开墨脱的那天,艳阳高照,白晃晃的日光刺得两人都低下头去。

寺庙下的山谷已经有小股水流顺势而下,黎簇听见冻结的湖面传来的细小声响,那是坚冰融化的声音。

春天到了。

黎簇朝前伸出手,带着暖意的日光落到他手心,他却觉得自己接到了一片雪花,没有一丝暖意,只是冷。俗话说十指连心,在此之前,他不知道原来冷意也是可以顺着血液传递的。

连着好几天,两人都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赶路。到了山脚处,好几辆车停在那里等着,黎簇绕过吴邪,坐到最后一辆车上。

他也不看里面什么人,一坐进去就闭了眼,开始睡觉。


黎簇的脚...

2018-09-23

【邪簇邪】是风动·中

沙海剧情太狠了,黎簇真的是怎一个惨字了得。
前文戳:是风动·上

黎簇出门挖了一捧雪装进桌上的破碗里,等待着雪化。

他敲了敲桌子,说:“你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一切了吧?”

吴邪看着他的动作,心想小兔崽子还挺聪明。他在对面坐下,语气轻快的说道:“如你所见,就是我千方百计想要搞垮汪家而已。”

真是有够敷衍,连编都懒得编,不过这样也好,黎簇自认为对谎言的容忍度实在不高,他尤其无法想象吴邪对他说谎的情形。

他想起不讲道理的母亲和谎话连篇的父亲,两个人激烈争吵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还有多年来数不清人的用敷衍,拖延,空头支票欺骗他。他一开始还会暗自难受,后来就免疫了,反正大家都是虚情假...

2018-09-14

【邪簇邪】是风动·上

沙漠其实是很适合看星星的地方,干燥少雨,无光污染,地形平坦,视野开阔,吴邪正讲得兴起,黎簇叫了停。

“你确定你不是在讲高中地理里的天文站区位条件?”黎簇听着这熟悉的答题模板,有些无语。

吴邪躺在沙山上,没有狂风肆虐的时候,沙漠里的风还是很温柔的,风裹挟着细软的沙拂过他脸庞,他放松地尽情舒展着身体。

“哟,你居然知道啊?”吴邪语气依旧是波澜不惊,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怎么?免费补习不要啊?”

“别,千万别,”黎簇连忙摆手,“我都被你绑到这鬼地方来了,还学习?那也太惨了。”

“你这个小同志思想觉悟还是不够高啊。”吴邪幽幽道。

黎簇龇了龇牙,说:“是是是,您绑架无辜学生,您老人家思想觉...

2018-09-12

【花邪】你懂我意思吧

脑洞源自一条微博。
尝试吴邪第一人称。

我最近在雨村养老养到发霉,小哥和胖子每天投过来的眼神让我产生了种古怪的感觉,我仿佛成为了一个易碎花瓶,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不爽的感觉只存在了一瞬就消失殆尽,更多的还是感动与安心。我的身体确实损耗太过,不想让他们操心我,于是我每天也就老老实实吃吃药,泡泡脚,晒晒太阳。

我远在首都的男朋友对此深表欣慰,直言道当花瓶挺好的,正好养着他这朵娇花。当然,“娇”字是我主观加上去的,并不是他自己说的。

我联想了一下花和花瓶,噫,过于色情,举报了。

在他的推荐下,我建了一个微博号,首先关注了一圈熟人。

黎簇的微博可能是还没来得及删,我输入自己的名字居然足足有几十...

2018-09-09

【all邪】夏天停电真要命

瓶/花/黑邪


大夏天的居然停了电,整个教室都陷入了一种低迷的氛围。

吴邪整个人焉啦吧唧的,脸已经贴上了桌面,企图感受空调残存的凉意。

矿泉水瓶里空空如也,前排的解雨臣和黑瞎子也不知道去哪了,他连借口水喝的机会都没有。世道艰难啊,吴邪把脸翻了个边,猛然看见他同桌张起灵微微侧了侧头,好像在看他,吴邪连忙坐直了身子。

再定睛一看,张起灵和没事人一样依旧气定神闲地坐在那看书,吴邪眨眨眼,还以为自己已经被高温折腾出了幻觉。

小哥的瓶子里也没水了,吴邪无聊地猜测着他此时是不是也在为高温困扰,然后他转念想道,小哥这样的高人是不能以凡人标准来揣测的,说不定他还真的不热不渴。

吴邪正胡思乱想着,...

2018-09-02

【邪簇邪】浮木

标题乱取,完全架空,设定都是我瞎编的。灵感来自歌曲《浮木》——樛木弯弯&KANATA雪&两只然

是我很喜欢的歌,可以听一哈!


“回你该去的地方。”

随着话音落下,一袭青衫消失在他视线里。

他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唯独眼皮越来越沉。他拼命想不让眼睛合上,却还是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黎簇猛地从梦中醒来,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一身湿透了,全是汗。

又是这样,他一次次看着那人转身离去,连个正脸都看不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意味不明的梦,成为了他心里的执念,让他忍不住去寻一个答案,就这样十几年都没有结果。梦里的信息太少,只能看出是山中之景。因此,他玩了摄影后便格外爱往山里跑...

2018-09-01

[笛花] 爱恨不识 (六)

日头升起时,无归谷已是热闹了起来,街上不绝的叫卖声,谈笑声仿佛也顺着逐渐苏醒的世间炊烟传到了远方。

此时正有一道流光自东方向此地飞遁而来,其芒灿若明霞,远远看去仿若是从红日中溢出的一抹。

颜丹一去就是百年,这百年间她寻到大陆南边几处天地火池,便一路炼化下去,现下法力已是臻尽圆满。兼之笛飞声来信告知她小狐狸已是回归,当即便不再停留,一路北上。

待到得无归谷地界,她来到印象中笛飞声筑殿的地方,她估摸着这个点笛飞声该是已经起床打坐了,便推开了房门。


“我回来了。”

一双碧色的眸子向她看来,示意她噤声。

她这才注意到,在白虎身躯之上,还有一只睡得沉沉的小狐狸,只是两者都是一身白色皮毛,...

2018-08-27

【邪簇邪】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是之前写过的游戏主播黎簇×美食主播吴邪。没什么实质性内容,恋爱日常罢了。前文戳这 如何养好一个鸭梨

其实想看他俩玩分手厨房或者4399双人小游戏,但是感觉不太好写。用了几个游戏区up主视频里的梗。

【】内为弹幕


这还是头一遭,黎簇在白天开直播了。


【哇白天开直播了,不可思议】

【玩恐怖游戏吗?没氛围啊】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黎簇一边打开steam,一边回答起弹幕的问题。

“今天不玩恐怖游戏,绝地求生自定义模式了解一下,比手速的时候到了。”

“他当然来啊,在我旁边坐着呢。”

“为什么白天玩?因为明天我和某人要出门旅游,没空理你们。...

2018-08-26
1 / 11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