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这里长生
本命吴邪叶修苏沐秋

【笛花】拔剑起长歌 6

“笛家祖宅我来的也甚少,这么多年不过在这山间积灰而已,我已提前让人洒扫了一番。”笛飞声说着推开了门,直接向左边一间屋子走去。

房门“吱呀”作响彰显着这整座宅子历史的悠久,一应物什都透露出繁华过后的破败。

李莲花跟在笛飞声身后进屋,映入满目的便是一排排书柜,正待他打算随手抽出一本时,笛飞声轻车熟路的抱下一摞书走到他身旁。

“观音垂泪的具体位置我也是在前人所写的手记中拼凑出来的,观音垂泪被我所得,皇家辛密向来多,保不准还有什么我们并不知道的奇药。”

“我原以为你只是带我来避避风头。”李莲花点点头,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三焦经脉受损到底不是一般汤药能根治的,现在暂时是压制住了,难免以后会反扑得更厉害,你就当是出来散散心吧。”

当成散心自然是不可能的,李莲花多活的这些年就像是从上天手里抢来的,本来他也知足了,可偏偏方多病和笛飞声找到了他,他便有了想要活下去的理由。

人果然还是贪心的,李莲花内心叹气。

书房中一时只听得沙沙的翻书声,李莲花却捕捉到了一丝微弱的声响。

“这宅子附近可有泉水,溪水?”

“最近的应当也在半里之外,不过这是我幼时记得的,现在有没有发育新的溪流也未可知。怎么,想出去走走?”

李莲花“嗯”了一声,“想确认一件事。“

李莲花走在笛飞声身旁,对这笛府的选址很是欣赏,一面靠山,青竹翠树环合,想必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看了一阵书之后,大片绿色更是治愈了眼睛的疲惫,令人不由神清气爽。

“我在那间书房里听见了滴水声,但这附近并无溪流泉水……”

春日雨是多了些,最近却出了奇的都是晴朗的天气,必定也不是檐上滴雨。

“那间书房后有密室!”笛飞声转瞬间便猜到了,语气很是惊讶,显然是对此毫不知情。

李莲花瞧着笛飞声神情,道:“也不知道是没传下来,还是没告诉你,看来我们势必要走这一趟了。”

用过晚膳后,两人回到书房内寻找起机关来,书架上的书都被搬下来放在了地上,案几上摆放的笔墨纸砚被翻找的很是凌乱,四面墙都被仔仔细细的摸索了一番,还是没找到有什么机关。

“难不成机关并不在这间房里?“笛飞声问道。

“不会,舍近求远不是好打算。“

如此想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李莲花抬头看向房梁,雕梁画栋,只可惜颜色有些脱落。

笛飞声看着李莲花的动作,懂了。

“总归不急,夜已深,先去睡觉吧。”笛飞声牵着李莲花到了一间屋子里。

他看着李莲花在床上躺好,盖好被子,掖好被角,打算转身离去时就被来自身后的力量拉扯着跌到了床上。

“这山间阴气重,我怕鬼怕得很,不如你陪我吧。”

笛飞声看着眼前人狡黠的笑容,认命的除了外衫钻进被子里,把人拥在怀里。

这辈子算是栽了。


一边写一边露出迷之微笑(不

评论 ( 4 )
热度 ( 4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