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这里长生
本命吴邪叶修苏沐秋

[笛花] 一任旧风华 (三)

笛飞声吃完午饭回来,看见李莲花把一只橘猫抱在怀里抚摸着。

“除了我之外,没人能看见你?”

“嗯,大概是因为是你修补好了我的剑身。”

“古剑原来还会有剑灵吗?那吻颈也有剑灵?”师父他老人家可受不了这刺激,笛飞声是这样想的。

“不,吻颈没有剑灵。”李莲花摇头。

“剑灵的形成有什么条件吗?”

“这我也不知道,看造化吧。”

“你能碰到物体?”笛飞声看向那只肥得不像话的橘猫。

“我愿意的话,是可以的,不然我应该飘在空中,而不是坐在椅子上。“李莲花笑道。

“我能问一下你主人的事吗?我有些好奇。”笛飞声最莫名其妙的就是自己对李相夷这个人居然知道得一清二楚,好像……他们本来就认识一样。

“想知道主人的生平,刻的碑文上应该都有吧,何必问我?”李莲花不解。

“说起来很奇怪,我对你主人有些在意。”

“在意?千年之隔,我主人与你总不可能扯上关系。”李莲花没有抬头,依旧逗弄着猫。

“这我知道。”笛飞声不再询问,自己推敲起来。

李莲花抬眼看向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年轻人,说是在看他,不如说是想透过他看到另一个人。

自那以后多久了呢?李莲花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好在他已经醒了,有少师和吻颈在手,还有大把时间慢慢耗。

修完古剑后,笛飞声暂时没有别的任务,也就每天悠哉悠哉的和李莲花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撸撸猫,照顾下花花草草。

一人一剑日子过得是惬意无比。

笛飞声喜欢历史,而李莲花亲历过历史,大部分时候都是李莲花在说话,笛飞声在听。

“我主人早年是与人结伴游历江湖,后来创立了四顾门……”

等李莲花大致讲完之后,笛飞声问道:”李相夷最后真的尸骨无存吗?“

“真的,我和吻颈当时脱手飞了出去,主人也不知道沉在哪片海里了。”

笛飞声对于李相夷的死耿耿于怀,总觉得他不应落个这样的结局,不过也不好再问,戳人家伤口。

又过了几天,一大早笛飞声就坐上了回家的车。

而李莲花此时还等在院子里,“怎么还没来,不会是路上出事了吧……”

李莲花难得的有些焦躁,他轻飘飘穿过几堵墙,来到笛飞声老师工作的地方。

“你那个徒弟呢?就那个修好了少师剑的,是叫笛飞声吧?”

“他最近没什么任务,我给他放了个假,是回家了吧。”

回家?李莲花心神安定下来。


评论 ( 16 )
热度 ( 3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