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这里长生
本命吴邪叶修苏沐秋

[伞修] 我的朋友们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不对题系列

☆伞修only,叶修和其他人只是朋友,请不要误会!!!

☆想不到拟什么动物的人物没出场,以后可能会写成日常。

☆日常求评论quq

☆其他文请戳 归档


叶修是一只人缘,哦不,动物缘很好的兔子(听起来哪里不对

这是苏沐秋观察很久后得出的结论。

早上叶修兔直睡到浓密的枝叶也无法挡住阳光,才从他在树下的窝,一个小树洞里,轱辘轱辘翻滚出来。

起先还适应不了树洞内外的光线差异,小兔子怏怏的垂下耳朵遮在自己的眼睛旁,挡住部分阳光

灌丛里发出沙沙的声音,叶修不做理会,继续懒洋洋的趴在原地。

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苏沐秋想。

灌木里跳出一只橘猫,不同于网上经常看见的胖成球的橘猫,这只橘猫显然十分苗条。

“叶修,走了走了,果果他们都在等你了。”

叶修这才抬起小短腿,蹦蹦跳跳起来。


这是一片干净的草地,清晨的露水还挂在草尖上,将落未落,几只小动物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

叶修还没来得及上前打招呼,就被某大型生物袭击了。

“老大!”是一只浑身浅黄色的金毛犬。

“包子,别闹。”叶修及时躲过了包子伸过来的爪子。

“好的,老大。”包子低头瞧一眼跟糯米团子似的叶修,止住了自己想要摸摸老大一身白毛毛的举动。

包子小心的张口叼住叶修放到自己背上,然后跑到了陈果他们面前。

陈果,唐柔,乔一帆,方锐,莫凡……平常都和叶修聚在一起,说白了,就是一个小团体。

陈果是一只麻雀,看见叶修跟个大爷似的瘫在包子背上被带过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飞上去啄他两下。

“叶修!!!”

小雀儿有些尖尖的声音把叶修彻底从余困中惊醒。

“我错了我错了,老板娘你别叫了。”叶修作势要捂住自己的耳朵。

陈果哼哼了几声,气就解了,但还是转过头装作不想理他的样子。

旁边的布偶猫唐柔安抚了下陈果,知道她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便和叶修打起招呼。

“今天去哪片区献爱心?”狐狸方锐凑到叶修团子面前。

“废物点心别打我的主意,去南区吧。”叶修嫌弃的推开红毛狐狸。

松鼠乔一帆捧了一些果实给叶修,叶修欣然接过。

“看看你们,多学学人家一帆不好吗?”

“不好。”众萌物异口同声。

"……“队员翅膀硬了,管不住了。


在由陈果牵头发起的对叶修的言语讨伐结束之后,他们到了今天要“工作”的地方,这座小城的南区。

其实叶修带领的是一个定期管理和帮助流浪动物的组织,日常工作包括苦口婆心的劝流浪猫和鸟类和谐相处,收留愿意加入他们的动物,安葬动物尸体。

陈果作为一只麻雀,经常看到身边的鸟被猫咬死,对此气愤不已,听到有这种组织的时候,兴致冲冲就加入了他们,还带着离家的唐柔。

唐柔曾经打跑了试图咬陈果的流浪猫,那之后她们就一直呆在一起了。

包荣兴和莫凡是叶修在街上领回来的,方锐和乔一帆是叶修从别的地方拐来的,如此倒也凑齐了一支队伍。

“谁在那里?”苏沐秋一惊,包荣兴听到叶修的话语已经冲向了自己的方向。

金毛伸爪子拨开草丛,是一只才出壳没多久的雏鸟。

苏沐秋松了口气,后退几步将自己掩在灌丛里。

“这鸟怎么会在这?”陈果用翅膀挡住雏鸟。

“会不会是树上掉下来的?”乔一帆指了指旁边不怎么高的树,树枝分叉处还有个显而易见的鸟窝。

“那好办,我送他上去,再陪着他到他父母来,也不知道那家父母,这么粗心……”陈果嘟囔着,挥了挥她的小翅膀。

接下来众小动物就分成四组,分头行动了。


唐柔陪着陈果,叶修带着包子,苏沐橙和仓鼠莫凡,方锐和乔一帆。

苏沐秋有点担心叶修,又放心不下和莫凡一起的苏沐橙,正为难今天到底跟谁为难时,叶修他们早走远了。

这下好了,遇到谁是谁吧,苏沐秋叹气。

苏沐秋轻松地翻过几堵墙,感叹了一句自己真是越发身轻如燕了,可惜没人看到。

没多久苏沐秋就看见了叶修,幸好这里动物都和叶修很熟,不然看叶修这趴在金毛上的架势,准要以为是来保护费的,被吓得撒腿就跑。

“怎么样?最近没惹事吧?”叶修问一群流浪猫。

“没有没有,我们从良了,真的。”一只黑猫冲叶修使劲眨巴着眼睛。

这谄媚的语气,叶修差点把手里抱着的果实给撒了出去。

“包子。”

“是,老大。”

金毛凑上前嗅了嗅,确保他们说的是实话。

叶修见没问题,凑上前拍了拍包子的头。

“走吧。”

苏沐秋站在旁边的围墙上,正打算跟上去,却看见带头的黑猫没有带着手下离开的意思,心生不祥,随即大喊了一声。

“危险!”

包子回身很快,只是叶修依旧被突袭挠了一爪子,摔落到了地上。

金毛看着就要发狂,咧开嘴,发出低沉的吼叫。

叶修看着包子将黑猫一爪子拍的昏迷不醒,没有阻拦。

“没有下次,不然你们也不过是帮我减轻了原本固定的工作量而已。”

这是叶修回到包子背上后,留下的话。


金毛驮着受伤的叶修,不敢跑的太快,因此苏沐秋不费力的缀在了他们身后不远处。

叶修受伤这种事,苏沐秋认识他这么多年,都没看到过几次,他很担心。

苏沐秋出神的片刻,叶修已经回到了约定的集合地。

叶修雪白的毛毛上突兀的血色昭示着发生了什么。

“谁伤的你?”苏沐橙优雅的舔了舔爪子,大有去干一架的意思。

叶修不由蜷成一团在金毛背上瑟瑟发抖。

“没事,包子已经把带头的教训一顿了,不死也得变脑残……“虚弱的话音传来。

“意思是还有手下咯?”苏沐橙眯眼。

“……”向大佬低头,叶修选择闭嘴。

“算了,先回去找安文逸。”

站在高墙上的苏沐秋将这一切收入眼中,感慨万千,妹妹长大了,可以保护别人了。


回到森林里,鸽子安文逸从住所拖出药和一卷绷带,招呼众队员把叶修缠成了木乃伊兔。

“你们确定要这样?”叶修觉得自己已经动弹不了了。

“好好养伤,你个伤患。”陈果翻了个白眼。

其他人都被苏沐橙叫到一边,一群萌萌哒的小动物正密谋着什么,叶修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探究了。

到了晚上,森林里的动物们活跃了起来。

“叶修叶修,听说你受伤了,我和队长过来看望一下你,啧啧啧,看看这包扎,你不会是都被吞进口了,又被吐出来了吧……”

叶修推开在他耳边说话没完没了的百灵鸟,

“吵死了你,闭嘴。”

“少天,叶队受伤了,让他安静休息一会吧。”

百灵鸟看样子还想再叨叨一阵,这会儿乖乖闭了嘴,扇扇翅膀飞到自家队长的鹿角上。

“叶队,这是我和少天的一点心意。”喻文州低头把一堆果实推到叶修面前。

“哟,还是文州上道。”

听到前辈夸奖的话,喻文州但笑不语。


苏沐秋趴在树枝上,甩着自己的尾巴,冷眼旁观这一切。

哼,黄少天是吧?喻文州是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苏沐秋限定版生气.jgp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艳阳高照,叶修起了个大早,不知道哪来的闲情雅致,居然还在附近采了几朵小花。

要是陈果他们在这里,准要觉得自己见鬼了。

叶修身上还缠着绷带,他有些狼狈的往森林里一个僻静的地方走去。

苏沐秋有些不放心,悄悄跟在他身后,他一边纳闷着叶修这是去哪,一边记下了道路。

叶修停下了步子,坐在了一颗小树面前,他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摩挲着树干,眼神里写满了怀念。

苏沐秋觉得自己胸腔左边开始隐隐作痛,眼角酸涩的几乎要落泪。

“沐秋啊,我和你一起种的幼苗都长成能遮风避雨的小树了……”

叶修也不指望一棵树能应和他,他只是自己叙说着。

从他自己离家出走说到被苏沐秋收留,从苏沐秋提出建立这个组织到叶修接过这个组织……

“也不知道你怎么样了,哦,我忘了你点子最多,想来在哪里都不会吃亏吧……”叶修露出一个苦笑。

叶修把带来的几枝花放在小树后面的土地上。

苏沐秋这才注意到那里立着一块木牌,他想看清那上面写了什么,他跌跌撞撞跑过去,他很想抱抱叶修,告诉他自己过得不好。

苏沐秋伸出了自己的爪子,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叶修从自己身体里穿过,看着叶修走远。


原来我不过是个亡灵。

天地突然安静下来,只剩下无人聆听的哭泣声。



其实沐秋早死了这一点还是很好猜的吧,心虚.jgp



评论 ( 18 )
热度 ( 21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