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这里长生
本命吴邪叶修苏沐秋

[笛花] 一任旧风华 (七)

 李莲花一进院子,就霸占了躺椅,在暖洋洋的太阳下打了个哈欠,眼睛止不住的咪。

笛飞声见状进屋收拾东西去了。

老师没给他新的任务,而是打算让他去考古现场看看,刚好在李相夷墓现场发现出一块被泥土掩盖的大型物体,据专家推测是块石碑,考古人员正在准备清理附着其上的泥土。

笛飞声自然是乐意前去的,光李相夷这个名字就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

看着已然熟睡的李莲花,笛飞声没有叫醒他,留下一张纸条用镇纸压好,悄然离去。

此时他还不知自己的离去会引发怎么的连锁反应,只是蝴蝶振翅尚能带来沙尘暴这等灾难,那么一张小小的纸条自然也关系良多,命运的齿轮一经咬合就自顾运作,不为任何人停下。


笛飞声的老师杨景是在半个小时后来的,此时才是正式开始工作的时间。

杨景走进屋子,发现徒弟不在打算离开,经过院子时眼尖的他瞥见石桌上有东西,是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出去有事,下午回,你自便。

杨景心下赞一声真是个有礼数的好孩子,拿起纸条乐悠悠的走了。


李莲花不负笛飞声厚望,一觉睡到了日头高挂头顶。

还处在睡眼惺忪中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找笛飞声问下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李莲花喊了两声无人应答,他走进屋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嗯,应该是去吃饭了。

于是他用小鱼干把橘子召唤过来,撸起了猫。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

李莲花一派悠闲淡然的表情已然消失,此时他嘴角抿起,手指无意识的轻叩着桌面,以他为中心散发出的凛冽的气息,形成了无形的“场”,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不会想久留,太压抑了,就像是有无数把剑高悬在头顶一样。

李莲花停下叩桌的手,平抬起一只手,伴随一声清越的声鸣,有什么东西破风而来。

不过一霎,少师剑已稳稳当当被李莲花拿在了手上。


笛飞声在发掘现场没有闲着,他把清理出的文物看了个遍,依旧是莫名的熟悉感,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那位李相夷想必是个讲究人,从衣物到生活器具无不精致,把考古专家那群老头子看的恨不得把眼睛贴上去。

那块据推测是石碑的东西其实是嵌在墓室里,这么多年和墙差不多融为一体了,笛飞声托着老师的关系得以能站的比较近。

过去这么久,他们终于看到这石碑末端的一个角了。

“年轻人,别傻站着了,说的就是你,过来搭把手。”一个中年人朝笛飞声喊道。

笛飞声只好走过去帮忙,把刻进去,也就是刻字的地方泥土清理掉。

中年人于是走开去做别的了。

中年人显然误会了什么,不过幸好他大学专业是考古,做些简单的清理还是没问题的。


字迹逐渐显露出来,笛飞声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虽然字体不同,笛飞声一眼认出那赫然是他自己的名字,“笛飞声”三个字写的颇为潇洒恣意。

为什么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千年之前古人的碑上?仅仅是同名同姓吗?

来不及多想,笛飞声触碰那几个字的手很自然的按了下去,他所站的地面与面前的墙飞速下降,不知道要把他送往哪里,他只好抓紧墙面上安置火把的地方,以免跌落在地。

而原来的地面与墙不知什么时候已被翻出来的石板覆盖,一切都发生的悄无声息,在这个偌大吵闹的发掘现场,没有人注意到笛飞声的消失。


李莲花一想到笛飞声已经消失了这么久,就没有办法再坐着等待。

他几步跃上屋顶,先是把整个故宫看了一遍,发现依旧不见人影后,向外走去。

为了不让人们眼里看见的只有一把剑在飞,李莲花只好把婆娑步使到极致,让人们彻底看不见剑,只以为是阵风过去了。




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评论 ( 11 )
热度 ( 4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