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这里长生
本命吴邪叶修苏沐秋

[笛花]一任旧风华 (八)

大约两三分钟后,笛飞声感觉自己脚下的石板停了下来。
并非想象中的一片漆黑,他看见前方有点点光亮,便朝那个方向走去。
绕是笛飞声见惯了珍奇宝物,也不得不佩服此间的主人。
数不尽的夜明珠随意散落在地,竹简书卷还算整齐的堆在一旁,各式精致的用具小玩意摆在架子上,案几上还摆着一副暖玉制的棋具。
笛飞声忍不住捻起一颗棋子,在指尖摩挲。
在笛飞声眼里,这地方奇怪的很,试问谁会在别人的墓下面再建一个石室。
何况这地方,笛飞声低头环顾一周,各种东西应有尽有,像是,嗯,就像是用来住人的“普通”房间一样。
笛飞声抬头打算活动一下酸痛的脖子,却看见墙上有东西。
是字,整面墙上都有字。
然而不等笛飞声细看,那字上有大力袭来,笛飞声顿时晕了过去。

李莲花此时已经停了下来,一寸寸找是个傻办法。
他拔出少师剑,利落在左手掌心划出一道口子,顿时血如泉涌。
他本人毫不在意,只是轻轻抚了抚少师剑,剑身与他心灵相通般颤动起来,然后飞了出去。
李莲花紧紧跟着一直到了一片被警戒线圈起来的地方,那是他沉睡了几千年的地方。
可是李莲花还是没有在人群中看见自己想看见的人,而剑身到了这里却没有前进,也就意味着他要找的人现在可能情况不太好,所以气息才会很微弱。
想到这里,李莲花顾不得许多,向墓室里走去。

笛飞声做了一个梦,一幕幕光怪陆奇的画面从眼前闪过。
画面里都是同一个人,虽然看不清脸,他却直觉的认为那是李莲花。
梦里的李莲花似乎和自己认识不太一样,是个性格有些孤傲的人,偏偏每每见了他都要一顿冷嘲热讽。
笛飞声不知道自己在梦里是个什么人物,只是安静的听着,偶尔回他一两句。
然后画面突转,李莲花和他在出海的船上大打出手。
“不知道还以为大名鼎鼎的笛盟主是个哑巴呢。”依旧是恣意的语气,从那人口里说出来。
明明已经是强弓之驽了,笛飞声蹙眉,他看出来他的对手应该是中了毒,正想收手。
谁知,李莲花一式明月沉西海袭来,笛飞声只得迎上。
画面的最后,李莲花的剑脱手,他们两人都落入了海里。
笛飞声看着这一切发生,然后陷入黑暗中,他想起来了,这明明就是李相夷和金鸾盟盟主的海上一战。
李莲花就是李相夷?
笛盟主?
……
是我吗?

没时间多想,他眼前又出现了新的画面。
这是一片海滩,他甚至能听见传来的海浪声。
不远处有一栋小房子,笛飞声走过去,有人闭眼坐在椅子上晒太阳,他认出那是李莲花,一个脸色有些苍白憔悴的李莲花。
察觉到有人过来,李莲花睁开了眼,笑眯眯和他打了个招呼。
“有钱人,早上好啊。”
有钱人?那是谁?
笛飞声以为自己换了个壳子,但到了海边一看才发现不是这回事。
这就是他自己,笛飞声的脸。
李莲花失忆了,神志时好时坏,武功尽失,这是笛飞声作为旁观者得出的结论。
然后笛飞声留在这里,一直陪着李莲花,尽管李莲花可能前一天还在和他下棋,后一天就忘了他是谁。
笛飞声能感觉到李莲花的生命在一天天流失,他也知道他当时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想要治好李莲花,可惜没有用。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度过这些日子,他只感觉现在看这着一切的自己心如刀绞。
是了,笛飞声喜欢李莲花,喜欢李相夷,他一入梦就知道了,千年前的感情一朝被唤醒,笛飞声却不想再看下去了,他知道这注定一定不是个美满的故事。

不出所料,李莲花很快就虚弱下去,只能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喝药。
那是一个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刻,李莲花醒了过来,突发奇想想要看日出,笛飞声看着他眼中的光采,答应了他。
他直接打横抱起李莲花,然后坐在了海边。
李莲花很安静的,就这样在笛飞声怀中看着红日从海上升起。
“恨晨光之熹微。”
李莲花说完这句话,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到了自己脸上,打在了自己心上。
“我原以为你是不会哭的。”李莲花撑着自己转过头,抚上笛飞声的脸,为他抹去了那些泪水,“别哭了。”
李莲花眼前已经是一片黑了,他费力把自己往上送了一点,亲上了对方的嘴唇。
一个吻,浅尝辄止。
“我可是赚到了。”李莲花笑着说,然后没有再醒来。

哇,我自己要哭了QAQQQQ

评论 ( 12 )
热度 ( 4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