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这里长生
本命吴邪叶修苏沐秋

[笛花] 一任旧风华 (十)

然而在几年后,李莲花便会不时陷入沉睡中,时间长短不定,这也是他并不知道这些机关陷阱乃是笛飞声所设的缘故。
他睡去时笛飞声才开始学机关,然而等他再醒来,笛飞声又已在山水中了。
嗯,不知是福。

笛飞声在那密室中回忆了一下自己设的机关,觉得自己出去绝对是一个死字,不得出去之法,只好站在一木桌旁翻翻书籍。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传来,一侧墙上赫然出现一个大洞,霎时烟灰四散。
笛飞声掩住口鼻,还不等他为自己得救了而欣喜,他看见了令他大骇的一幕。
闯进来的那人单手提剑,一袭白衣上沾染了点点血迹,原本一脸冰冷的神情看见他时瞬间舒缓下来,还露出了一个笑容。
“找到你了。”一句才说完,人就摇摇欲坠要往地上倒去。
笛飞声急忙把他揽在怀里,心下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此人的狼狈样,显然是闯了机关进来的,喜的是失而复得。
李莲花把头枕在笛飞声肩头,虚弱的说道,“不碍事的,睡一觉就好了,带我回去吧。”

笛飞声把人背到背上,沿着李莲花进来的路走了出去,一路机关都被毁得干干净净,笛飞声作为此间主人完全不心疼自己的作品——虽然他当时也对自己的手艺很满意,只心烦自己当初思虑不周,害的两人深陷险境,倒是像现世报一般。
笛飞声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寻了个巡逻的空子,笛飞声背着人出来回了家。
李莲花在他背上哼哼唧唧的控诉他的恶行,慢慢睡着了。
笛飞声把睡着的人放在床上,自己随即躺到旁边,把人搂进怀里。

第二天,笛飞声凭借生物钟早早就醒了,李莲花还睡着。
笛飞声只当他累坏了,起身洗漱看书去了。
谁曾想李莲花直到晚上也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叫也叫不醒。
笛飞声一颗心才落回原处,又高高悬了起来。
是为了闯机关才会这样?是为了找他付出了代价?
不怪笛飞声多想,他自己设计的机关他清楚,没有如前世他那样那样的武功是绝对不可能闯过的,那么只有可能是李莲花的武功恢复了。
笛飞声伏在李莲花身旁,端详着那人脸庞。
几千年来,都是这样睡着吗?还是醒着?你可落寞?你可悲伤?

李莲花在做梦。
他关于前世笛飞声最后的记忆是他那一句“今生太短,来世再见。”
然后他又陷入黑暗中了,他拼命想再看一眼,但是没有用。
他感觉自己在一片虚无中,他听见有声音如洪钟般压下。
“你可知他杀戮太重,已无来生。”
李莲花听了这话,只觉得有如被当胸一剑,立刻要心痛到死去。
“然而你为他挣下一丝生机,笛飞声能否再回世间,全在你一念之间。”
“以你之力,去斩杀深渊中世间诸恶,守人间安宁,不过万一你死,那么那丝生机也会灰飞烟灭。”
“但只要你活着,那丝生机就有无限可能。”
“没人知道这会是多漫长的等待,也许几十年,也许几千年甚至万年。”
“你可愿意?”
“李相夷愿意。”平生不跪任何人的四顾门门主恭敬跪下,郑重承诺。

深渊名副其实,是虚空中的一条巨大裂缝,里面都是世人邪念恶意滋生的妖魔。
虚空中无昼夜之分,一开始那些妖魔猖狂,李莲花过了很多年不闭眼的日子,
后来它们也只会在乱世中,在天灾时,得到来自人间的力量时,才倾巢而出企图杀死他。
李莲花得了喘息,就会去人间找笛飞声气息。
没找到便没找到,李莲花并不丧气,继续回到深渊旁过着心如止水的日子。
总能等到的,他想着。

虚空与世间时间不同步,虚空中时间几乎是凝滞的,李莲花斩杀花费大力气杀一只妖魔的时间,只等同于在世间挥出一剑的时间。
不知道多少年过去,能从深渊中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少。
“恭贺小友得偿所愿。”
李莲花笑着陷入沉睡。
待我醒来,就能看见他了吧,真是太好了。
熟悉的面容再次出现在眼前,李莲花几乎要忍不住眼里的酸涩,落下泪来。
然而千言万语都不能在此时倾诉,最终说出口也不过一句,
“在下李莲花,请问这位兄台名字?”

评论 ( 9 )
热度 ( 4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