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这里长生
本命吴邪叶修苏沐秋

原著中的设定,伏笔,莲花的满嘴跑火车之类的整理汇总,方便我自己找,有些句子下面有我的吐槽。
整理起来才知道有这么多。
持续更新,如有遗漏,欢迎补充。
预警:带有明显笛花倾向,不喜请自觉点叉

•这木楼可不矮,里面完完全全可以住人,并且可以住得很宽敞,整栋楼完全是木质的,雕刻着出奇精细华丽的纹样,即使是瞎了眼睛的人也摸得出来——那刻的是莲花和祥云。

•吉祥纹莲花楼”是一间医馆。
它的主人姓李,叫莲花。
李莲花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江湖上谁也不知道。师承来历不详、武功高低不详、年龄大小不详、连长相美丑都不详,此人出现江湖已有六年,一共只做了两件事,这两件事就让“吉祥纹莲花楼”成为江湖中最令人好奇的传说。
李莲花做的两件事:第一件是把与人决斗重伤而死、已经埋入土中好多天的武林文状元“皓首穷经”施文绝医活过来。第二件是把坠崖而死、全身骨骼尽断、也已经入土多日的铁箫大侠贺兰铁医活过来。

•他看起来很年轻,最多不过二十七八,如果不是他穿着一身打了许多补丁的灰衣,可能还要更加年轻点,肤色白皙,容貌文雅,但也并非俊美无双令人过目不忘,他正右手握着扫帚左手拎着簸箕,满脸歉然的看着门外四五十人的阵势。
 
      ♡莲花莲花quq

•吉祥纹莲花楼里果然遍地杂物,钉锤锯斧有之、抹布扫帚有之、木屑灰尘四处皆是,还有几个箱子里面放置的不知什么东西,前厅只有一桌一椅,都是竹子搭成,不值二十个铜板。

•其实我一直想不通,”二楼上的人慢慢走了下来,这人瘦骨嶙峋脸色苍白,如果胖上二十斤或许是个翩翩美少年,当前看来只像个饿殍,偏偏这饿殍还穿着一身特别精细华丽的白衣,挂着只有浊世佳公子才喜欢的长穗玉佩,佩着一柄形状特别风雅的长剑。

•这位白衣饿殍是武林“方氏”一家的大公子“多愁公子”方多病,他认识李莲花这个人已经六年那么久了,久得连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出名的都一清二楚:施文绝和人决斗身受重伤,施展龟息大法闭气疗伤,当地村民把他当死人埋了,李莲花去把他挖了出来,施文绝自然就活过来了;至于贺兰铁,那小子讨老婆未遂,上演了一出跳崖大戏,装死把自己埋在地里,李莲花偶然路过,把他又挖了出来。世人都在好奇李莲花究竟如何让死人复生?而方多病只想知道他究竟怎么知道哪里的地下有活人可挖?

•方多病翻白眼,“你还有多少银子?”
“五十两。”李莲花微笑,“对我来说,已经可以用一辈子。”

      ♡第一次看没感觉,第二次看到这句话我心都要碎了。

•李莲花坐在椅上,手指仍在仔细的摆弄他那咯吱作响的竹桌的榫头,闻言微笑,“为何不去?反正我即不会种田,也不会卖菜,又不缺银子,如果没有些事做,人生岂不是很无聊?”

•“佛彼白石”是一个十年前就存在的组织。它本是十年前“四顾门”对抗邪教金鸳盟时内设的刑堂,而后金鸳盟土崩瓦解,“四顾门”门主李相夷与金鸳盟盟主笛飞声海上一战双双失踪,四顾门也随之解散。十年前铲除金鸳盟的少年侠士都已步入中年,归隐的渐渐声名湮没,而未归隐的都已纷纷娶妻生子,开宗立派。显赫一时的四顾门只有刑堂留了下来,因当年对四顾门的敬仰,它十年来成为江湖刑堂,为各家各派叛徒逆子评审功过,施以刑罚。“佛彼白石”一共四人:汉佛、彼丘、白鹅、石水。这四人曾是李相夷左右手,经过十年岁月,早已成为这一代江湖弟子心向往之的当世大侠。倒是当年和笛飞声在海船上两败俱伤、一起失踪的李相夷已渐渐被人遗忘,反倒不如“佛彼白石”如今声名显赫。

•这个书呆就是“皓首穷经”施文绝,第一个被他从地下挖出来的大活人。施文绝和方多病相反,方多病瘦骨嶙峋貌若饿殍,却自诩为病弱贵公子,施文绝明明是一文弱书生,却在太阳下晒了一张黑如包公的脸,以示他并非“白面书生”。

•“你这人虽然是个骗子,还是个穷鬼,不会治病,打架的本事也差劲得很,但是至少并不是个笨蛋。”施文绝说,“如果在几年以后你突然变成疯子,我会很不习惯的。”

•李莲花的手少阴心经、手厥阴心包经、足阳明胃经曾受重创,此三经对大脑影响甚多,三经受损会导致智力下降,出现幻觉,最终疯癫,并且无药可治。此事只有施文绝一人知道,私底下他为李莲花叹了不少气,这人的的确确是个骗子,那张笑脸底下不知藏了多少他根本搞不清楚的狡猾心思,但正因为这个人狡猾得很,一天天等自己变傻变疯的日子的滋味,他实在想象不出来。
而显然李莲花的日子却过得很舒服,这让他佩服得很。

•“佛彼白石”的落脚地,在清源山后一片沼泽之后,有处很小的庭院名“百川”,取意“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百川”之内有房屋四五处,青一位年约四旬的青袍人负手眺望庭院,他的窗户所对那一面,院中空空如也,只有一角青砖,上面积满了白雪,留着不知是什么鸟雀落过的细微痕迹。青袍人浓眉峻目,身材高大,在窗前站着,便似顶天立地一般。他是“佛彼白石”之首,姓纪,名汉佛。

•在纪汉佛身后说话的那人穿着一身肥厚的棉衣,圆脸肥唇,体重至少在二百斤以上,身材却不高,圆圆的就像只肥鹅,正是“白鹅”白江鹑。

•白江鹑嘻嘻一笑,“彼丘这小子自从门主去后,算来也有快十年不出门了。”他穿着大棉袄,却拿把蒲扇扇了扇风,“就像你自废右手,人都死了,你们拿自己过不去有什么好处。”
“你想得通,何必在你房里摆东海海岛地形,又悄悄遣人去找?”纪汉佛淡淡的说。

•白江鹑“啪”的一声把蒲扇拍在了桌上,“李莲花,年岁不祥、出身不祥、样貌不祥,六年前出道江湖,为江湖第一神医。有‘吉祥纹莲花楼’一座,制作精巧可以牛马拖拉行走,医术如神,曾使施文绝和贺兰铁死而复生,最近和‘捕花二青天’合作查明碧窗有鬼杀人一事,不知其人在案中起何等作用。”“白鹅”白江鹑负责“佛彼白石”里人脉琐事,江湖中人只要有名字,他多半都知道一点,若是名人,他更是如数家珍。
纪汉佛道:“此人和门主并无相关之处,只是那莲花楼……”他顿了一顿,沉声道:“你可还记得,当年你我攻入金鸳盟腹地,笛飞声寝宫之前,有一处佛堂?”
白江鹑点了点头,“我还记得我们冲进去的时候那佛堂还在烧香,只是笛飞声却已不见了。”
“那佛堂上的雕花是笛飞声手下‘金象大师’所刻,金象来自天竺精擅佛法、雕刻,那佛堂的雕花建造深得彼丘钦佩。”纪汉佛道,“莲花楼上的纹路和那栋佛堂极其相似,如出一辙。”

    ♡信佛的笛子

•四顾门”门主李相夷以俊美冷峻出名,一手“相夷太剑”名震江湖,为人冷傲孤僻,智慧绝伦。他十七岁成立四顾门,十八岁名扬天下,四顾门内人才济济,他能令如纪汉佛、白江鹑等人俯首听令,对他敬若神明,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凭此就可以想象一二。

•方多病立刻整了整衣服,他今天没带那柄被他起名叫做“尔雅”的长剑,露出一张温文尔雅的笑脸,“咳咳,请进,在下方多病。”

•只怕便有人夹带尸体自杉木树梢而行,将两句尸体掷在雪地之中,当作借力之物,他越过二十丈雪地,自山腰树林离去,不在雪地上留下任何痕迹。单看此人丢掷尸体浑然不当一回事,便知绝非寻常人物,却不知为何他宁可丢下两具势必引起轩然大波的尸体,也不愿留下脚印?

•我听说这墓里是有一件宝物,是一瓶西南藩国进贡的药丸,那玩意儿能治百病,而且还能提高练武人的功力,我听说……听说熙成把百粒那样的药丸炼成了一粒,叫做‘观音垂泪’。”

•李莲花忍笑道,“你不知道李相夷那人眼睛长在头顶上,平生最不屑繁文缛节,他的门下,从来没有教养,决计不会见了人一口一个公子,还行礼作揖的。”

      ♡莲花吐槽自己,后文还有好多好多

•据我所知,彼丘本人深中孔孟之毒,读书万卷,正因为他读书成痴,惹得李相夷厌烦,让他立下誓言,他门下弟子,决计不许读书。所以彼丘门下,多半都是不识字的;纵是识字,也不太可能通读史书经典。”

•葛潘道:“那是我先祖把玉玺放在身上,宗亲王并不知情。后来……因为侍卫笛长岫出走江湖,他再也打不开这地宫之门。

      ♡笛子的身世背景

•瓶内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观音垂泪”的影子。李莲花没有丝毫意外之色,顿了一顿,轻叹了一声,“他果然未死。”

•地上的葛潘却大声叫了起来,“笛飞声!金鸾盟教主笛飞声!除了笛飞声‘悲风白杨’之外,有谁能有这等功力?即使是四顾门主李相夷也绝不可能有震裂千斤巨石的内力修为!”方多病嗤之以鼻,“哼,胡说八道,谁不知道笛飞声早就和李相夷同归于尽,人都死了十年了。”葛潘为之一滞,“但是他说不定有传人,何况笛飞声和当年芳玑帝侍卫笛长岫都姓笛,如果他们是同宗,笛飞声自然知道观音门的入口在哪里。”李莲花却在发呆,喃喃的道,“去者日以疏,生者日已亲。出郭门直视,但见丘与坟。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在这里重见‘悲风白杨’,倒是应景。”方多病奇怪的看着他,“你认识笛飞声?”李莲花啊了一声,漫不经心的答,“不大认识。”

•“婆娑步”是四顾门主李相夷独步江湖的一项绝技,为各类迷踪步法之首,蹈空蹑虚,踏雪无痕,虽然不宜长途奔走,但在单打独斗中却是一等一的厉害。

•风辞阴森森的道:“以李相夷的身法内力,施展婆娑步岂会让人发觉?刚才若真是李相夷,点中我后心‘肾俞’,以他将‘扬州慢’练至十层的真力,我那一刀绝发不出去。”

•。鱼龙牛马帮是近两年合并黄河长江水道数十家帮、塞、会、门而成的一个大帮,人数与丐帮不相上下。帮内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乃是近来江湖中最为混乱和最易生事的帮派,如果帮中首领是前朝遗老,存着什么复辟之心,要以这玉玺为信物,那江湖之中势必大乱。此事非同小可,绝非握碎一个玉玺就能解决,佛彼白石必要有所准备才是。

•★画重点
李莲花仰首看两人离去,轻轻叹了一声,那一刻他的目光有些萧索,转过身来,望着人去楼空的庭院。庭院中几丛劣品牡丹,在这个时节只余几枝枯茎,其上白雪苍苍,并未有什么好看之处,他在院中静立许久,往侧踏了一步,转身离去。莫约缓步走出了十余步,李莲花停了下来,背对花丛,淡淡的问:“谁?”
“你的耳力,”方才牡丹花丛并没有人,现在却有一个人负手站在那里,似乎已经站了很久,语调没有什么感情,既不像遇见了朋友、也不像见到了敌人。“犹胜从前。”
是你落足的时候,重了一点。”李莲花微微一笑,“即使服用了‘观音垂泪’,‘明月沉西海’的伤,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好得了的吧……无怪你不肯在雪地上留下足迹,笛飞声‘日促’身法,便是贩夫走卒也认得……”
牡丹花丛那人静默了一会儿,“即使变成了这副模样,李相夷毕竟是李相夷。”他的语气没有什么变化,但从语意而言,是真心赞叹。
李莲花噗哧一笑,“过奖、过奖,笛飞声也毕竟是笛飞声,我以为‘明月沉西海’之伤天下无药可治,怎知世上有‘观音垂泪’……人算不如天算,是句老话,不信的人一定会吃亏。”
那牡丹花丛里青袍布履的人似乎有些淡淡的诧异,“这么多年,你的性子倒是变了许多。”
李莲花微笑,“你的性子倒是一点也没变。”
笛飞声不答,过了一会儿,他淡淡的道,“‘明月沉西海’之伤,三个月后定能痊愈。而你却不可能回到从前。”
“有些事……”李莲花悠悠的道,“当年岂知如今,如今又岂知以后,不到死的时候,谁又知道是好是坏?从前那样不错,现在这样也不错。”
笛飞声凝视了他的背影一阵,缓缓的道:“你能稳住伤势,至今不疯不死,‘扬州慢’心法果然有独到之处,不过至多十三年。”他一字一字的道,“以你所学,至多得十三年平安,如今已过十年,还有三年。你若擅用真力,施展武功,三年之期势必缩短。”
李莲花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笛飞声突然从牡丹花丛边笔直拔身而起,落进了井里,随着一声“哗啦”水响,他从井中提起一个湿淋淋的人,“两年十个月之后,东海之滨。”说着把那湿淋淋的人掷了过来,他扬手掷人,随一挥之势拔身后纵,轻飘飘出了围墙,没了身形。
李莲花接过那人,那湿淋淋软绵绵,昏迷不醒的人竟然是方多病,轻轻让方多病平躺到地上,点了他胸口几处穴道。以笛飞声的为人,自不可能以迷香奸淫女子,他掷回方大公子,那便是以方多病之命为约,两年十个月之后,东海之滨,当年一战,势必在行!他再度悠悠叹了口气,自从受笛飞声掌伤之后,他容颜憔悴不复俊美,一身武功废去十之八九,李相夷此人早已不复存在,但为什么大家就不能接受李莲花,定要寻找李相夷?说李相夷早已死了,大家偏偏不信;明明李相夷站在大家面前,却没有人认出他来,这真是奇怪的事……难道真是他变得太多?
或者是……真的变得太多了吧?他徐徐盘坐,双指点在方多病颈后“风池”穴,渡入真力替他疗伤。十年光阴,无论是心境、体质还是容貌,都变了……从前目空一切的理由……荒谬绝伦……
“扬州慢”心法极难修炼有成,一旦有成,便能运用自如,这也是李莲花在笛飞声全力一掌之下未死的原因,以它来疗伤最是合适。不过一柱香时间,方多病气血已通,伤势已经无碍,“啊”的一声,他睁开了眼睛,“莲花?”

     ♡全书中莲花神智清醒时两人的见面(1/2)
          嗯,你们俩可真了解对方。
        
  
        

•李莲花微微一笑,“我在想,那位角丽谯角大姑娘,果然是美得很。”
方多病一怔,“你见过?”
李莲花悠悠的道,“嗯……”
方多病仰天狂笑,“李莲花说的话,我要是信,我就是猪!”

•百川院西面有一栋独立的小房,四面窗子开得很高,窗台摆了些花草,和其他三处房屋毫无修饰的模样有些不同。霍平川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恭恭敬敬的拾起门环敲了几下,“霍平川。”
屋里响起了一声合上书页的声息,有人温言道,“进来吧。”霍平川推门而入,门内立着一个小小的屏风,百川院虽然清贫简易,这屏风却漆黑光亮,上绘百鸟朝凤图,边角皆有破损,应是多年之物,但仍旧可见当年的精致奢华。绕过屏风,屋内书籍堆积如山,桌椅板凳上都是书册,堆放得凌乱已极,却都抹拭得十分干净。书堆之中坐着一人,见霍平川进来抬起了头,“听说见到了‘婆娑步’?”
霍平川点了点头,在一摞书上坐了下来,仔细讲述他在熙陵所见所闻,屋中人听得细致,偶尔插言询问一二,霍平川也一一回答。这人姓云,名彼丘,乃当年“四顾门”中李相夷身边第一军师。听完霍平川的讲述,他长长吁了口气,微笑得很是温暖,“江湖代有才人出,看来李莲花此人并不仅是神医而已……能生擒黄七道长,实是件了不得的大事。”云彼丘当年跟随李莲花之事年仅二十三,号称美诸葛,如今十年过去,已是年过三十的人了,而看他本人布衣草履,两鬓微有白发,虽然气质徐和温厚,却似比年龄更为憔悴。

•霍平川凛然,“二院主说的是,‘佛彼白石’中人不必转弯抹角,应直言相问才是。”云彼丘一笑,“四顾门下不必拘礼,你虽天性如此,但附和之言仍是愈少愈好。”霍平川惭惭的只想称是,却又不能称是,满脸尴尬。

•“那位李莲花李神医,平川觉得如何?”云彼丘问。霍平川沉吟道:“平川实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有时似是聪慧绝伦,有时又似是十分糊涂……武功似乎极差,却又似乎时常能克敌制胜,恕平川愚顿,判断不出此人深浅。”云彼丘眼神微微一亮,“他可使用兵器?”霍平川摇头,“不曾看见。”云彼丘一皱眉,李莲花与他之前设想的不合,连他也猜疑不透,“这倒是有些奇……你看不出他武功门派?”霍平川反复思虑良久,“似乎并没有什么门派,只是认穴奇准,但内力却差劲得很。”云彼丘点了点头,“他既然号称医术通神,认穴奇准也在情理之中。”

•方多病指着吉祥纹莲花楼搬走后的那块空地骂了一柱香时间,仰天长叹:这只背着乌龟壳的死莲花,除非他自己高兴,要找到他难若登天,他已习惯了。

•嗷——”,吓了他一跳,半晌才领会那是鼾声,不禁叹了口气。走到镜石之旁,他对着镜面里的人看了一阵,镜中只见宝蓝色嫁衣光彩闪烁,镜中人若是个女子,倒也华丽,但李莲花只觉镜里站的是人妖,远远不及他平日英俊潇洒。

•李莲花瞪着满面微笑端坐床上的无了方丈,半晌吐出一口气,“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出家人不打诳语’?”无了方丈莞尔一笑,“若非如此,李门主怎么肯来?”李莲花叹了口气,答非所问:“你没病?”无了方丈摇了摇头,“康泰如昔。”李莲花拍拍屁股,“既然你没病,我就走了。”他转身大踏步就走,真的没有半分留下的意思。
“李门主!”无了方丈在后叫道,李莲花头也不回,一脚踩出了门口。“李莲花!”无了方丈逼于无奈,出言喝道。李莲花停了下来,转身对他一笑,很斯文的走了回来,拍拍椅子上的灰尘坐了下来,“什么事?”
无了方丈站了起来,微微一笑,“李施主,老衲无意打听当年一战结果如何,只是你失踪十年,为李施主担忧悔恨之人不下百十,你当真决意老死不见故人?”
李莲花展颜一笑,“见又如何,不见又如何?”
无了方丈温言道:“见,则解心结,延寿命;不见……”他顿了一顿,“不见……”
李莲花噗哧一笑,“不见,就会短命不成?”
无了方丈诚恳的道,“当日在屏山镇偶见李施主一面,老衲略通医术,李施主伤在三经,若不寻访昔时旧友齐心协力,共寻救治之法,只怕是……”
李莲花问,“只怕是什么?”无了方丈沉吟良久,缓缓的道,“只怕是难以渡过两年之期。”
他抬起头来看着李莲花,“老衲不知李施主为何不见故人,但老衲斗胆一猜,可是因为彼丘?其实彼丘十年来自闭百川院,他的痛苦,也非常人所能想象,李施主何不放宽胸怀,宽恕了他?”
李莲花笑了笑,缓缓的道:“老和尚很爱猜谜,不过……全都猜错……”

•李莲花啊了一声,“李相夷已经死了十年了。”
无了方丈道,“相夷太剑也已死了?”
李莲花咳嗽一声,“这就是李相夷的不是了,在他活着的时候竟忘了写一本剑谱……”
无了方丈苦笑,摇了摇头。

•有一人刚刚来到,面容青铁,鼻上一枚大痣,长着几条黑毛,这位相貌奇丑的男子便是石水。他不愧名“水”,数掌发出,掌风夹带一股冰寒之气,只闻“磁磁”之声,着火的房屋冒起阵阵白气,火势顿时压下。
   
    ♡好神奇的样子,适合夏日做冰沙(住口

•这是一栋藏书的旧楼,云彼丘少时读书成痴,加之他家境富裕,藏书浩如云海。四顾门解散,在百川院定居之后,他少时藏书已经遗失了很多,却还有一楼一屋。比较珍爱的藏书都在他如今的房间,而其余的书就藏在这栋楼里。

•纪汉佛缓缓的道:“李神医……若是我门主还在世,他定会将你骂至狗血喷头……”
李莲花继续苦笑,“是……”
石水也冷冰冰的道:“聪明人装糊涂,乃天下第一奇笨。”
李莲花连声称是,满脸无奈。

•纪汉佛轻咳一声,“你长得很像一位故人,不过你眉毛很淡,他有长眉入鬓,你肤色黄些,他则莹白如玉。他若活到如今,也已二十八九,你却比他年轻许多。”李莲花随声附和,显然不知他在说些什么。

•李莲花蹲下身验查尸体,纪汉佛长长吐出一口气,他认定李莲花并非李相夷,除了眉毛肤色并不相同之外,李莲花鼻子略矮,脸颊上有几点淡淡的麻点,虽然并不难看,但是比起李相夷那绝世风采仍是差之甚远,何况李莲花为人举止与李相夷相差十万八千里,即使门主复活重生,也绝不可能变成李莲花这种样子,那容貌的相似,或者只是一种巧合罢了。

•来人白衣披发,尚未进来,已咳嗽了两声,“咳咳……是我。”纪汉佛见到此人,似乎并不感到愉快,淡淡的道:“你竟出门来了?”来人容颜淡雅,只是形貌憔悴,正是云彼丘,闻言剧烈的咳了一阵,“咳咳咳……我……”他咳了好一阵子,才缓了口气,“我看见门主了。”纪汉佛仍是淡淡的道:“那不是门主,只不过长得很像。”云彼丘摇了摇头,轻声道:“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他脸上的麻点……是针眼……咳咳……金针……刺脑……咳咳……刺脑之术。我当年用‘碧茶之毒’害他,要解‘碧茶之毒’,除了我的独门解药,另一个方法就是金针刺脑……要刺得很深,才能导出脑中剧毒……咳咳……”他咳个不停,纪汉佛全身一震,“你的意思是——他当真是门主?可是事隔十年,他怎会如此年轻……”李莲花看起来只莫约二十四五,他既然受过重伤,又怎么可能反而年轻了?
云彼丘道:“你忘了他练的是‘扬州慢’?‘扬州慢’的根基连我下‘碧茶之毒’都无法毁去,让他驻颜不老,又有什么稀奇?”纪汉佛淡淡的道:“你对当年下毒手之事,倒还记得一清二楚。”
云彼丘颤声道:“当年我是一时糊涂……我……我……”纪汉佛嘿了一声,“门主若是活着,为何不回百川院?”云彼丘缓缓的道,“因为……也许因为他以为……咳咳……以为我们全都……背叛……”纪汉佛“彭”的一声一掌拍在桌上,声音低沉,森然道:“云彼丘,不必再说,以免我忍耐不住,一掌杀了你!”
云彼丘咳得很厉害,“大哥!”纪汉佛一声怒喝,须发弩张,“不要叫我大哥!”云彼丘深吸了几口气,怆然转身,踉跄出门去了。
纪汉佛余怒未消——当年李相夷和笛飞声决战东海,云彼丘为角丽谯美色所惑,竟然在李相夷茶中下毒,那“碧茶之毒”乃是天下最恶毒的散功药物,不仅散人功力,而且药力伤脑,重则令人癫狂而死。云彼丘当年丧心病狂,不仅在李相夷茶中下毒,还将四顾门一行人引向已成空城的金鸾盟主殿,以至于李相夷孤身作战,失踪于东海之上。但是李相夷失踪之后,白江鹑持剑找他算帐,云彼丘却已后悔之极,让白江鹑一剑穿胸,穿胸未死,他竟又横剑自刎,被石水救下。看在他是真心悔悟,痛苦万分份上,四顾门离散之时没有将他逐出门外。但即使这十年云彼丘自闭房中,足不出户,纪汉佛也始终难以真正原谅他。
百川院中,纪汉佛心头激动,云彼丘痛苦之极,皆是因为发觉李莲花就是李相夷。而李莲花却悠哉游哉回到了吉祥纹莲花楼,正在扫地,然后他也在后悔——后悔没有留在百川院吃饭,还要多花五个铜板、走二里来路到山下小镇去吃面条。
    

•那站在他门外,怔怔不知是进是退的人是云彼丘,看着李莲花从窗户探出来的满是灰尘的脸,牵动了一下嘴角,不知是哭是笑,“门……主……”
李莲花砰的一声将窗户关上,“你认错人了。”云彼丘默然,沉静了很久,他缓缓的道:“也是……云彼丘苟延残喘,活到如今实在无颜……门主,彼丘当年丧心病狂,对不起门主。”他手腕一翻,一柄匕首在手,就待当胸刺入,了结此生。便在此时,大门“碰”的一声打开,左扇门打在云彼丘左肩,将他撞得一个踉跄,那匕首不及刺入胸口,李莲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云彼丘一呆,“我是谁?”眼前这人明明就是李相夷,虽然以李相夷的为人决计不会如此大呼小叫,但是此人样貌身高声音无一不是李相夷,他怎会问“你是谁?”

•云彼丘怔怔的看着他,困惑的道,“门主,我是彼丘,你……你怎会变成……这副模样?”李莲花奇道:“你是皮球?”云彼丘又是一怔,“皮球?”李莲花诚恳的道:“这位……大侠……鄙姓李,名莲花,略通歧黄之术,武功即不高、学问也是不大,不知这位大侠要找的‘门柱’究竟是……谁……”他语言诚恳,没有丝毫玩笑之意,云彼丘反而糊涂了,“你……不是李相夷?”李莲花摇摇头,“不是。”
“但你长得和他一模一样。”李莲花松了口气,温和的微笑,“啊……是这样的,我出生的时候本是一胎同胞,娘亲生了两个,一个叫李莲蓬,一个叫李莲花,李莲蓬是兄长,我是弟弟。不过家境贫寒,兄长出生不久就给了一位过路的老人当义子,我从小没有见过兄长之面,但世上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人也是有的。”

      ♡论扯谎,我就服莲花

•云彼丘深吸一口气,此刻他脑中一片混乱,“你既然家境贫寒,这栋房屋结构奇巧,雕功精美,价值不斐,却是从何而来?”李莲花极认真的道,“这是普渡寺无了方丈送我的礼物。”云彼丘大出意料之外,“无了方丈?”李莲花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容,“无了方丈尚未出家的时候是个……绿林英雄……有次他身受重伤,倒在我家门口,我以家传医术将他救活。他那时劫了一辆大车,车里装满了木板,将木板拼装起来,就是这栋房屋,无了方丈嫌这房屋笨重,便送给了我。他正在普渡寺里清修,这屋子万万不是我偷来的,你定要找他问个清楚。”无了方丈年轻之时确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绿林好汉,云彼丘自是知道,只听李莲花越说越奇,似乎全不可信,他却言之凿凿,又举了无了方丈为证,仿佛也有些可信之处。

•“你……你……若是门主,可会……恨我入骨?”他喃喃的道,“我对不起……四顾门上下……早该……早该死了……”说着转身往外走去,手里的匕首仍是失魂落魄的对着心口,不知何时便会刺入胸口。

•李莲花把扫帚抹布丢到一边,见云彼丘把匕首放在桌上,忍不住将那“凶器”提去放进大厅最远处的抽屉里,而后整整衣服,露出最文雅温和的微笑,“请用茶。”云彼丘见他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提着匕首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窗明几净之室、木桌热茶之旁,心情出乎意料的变得平静,徐徐喝了一杯茶。

•李莲花陪他喝茶,眼角小心翼翼的吊着他,似乎以为他随时都会自尽,云彼丘突然觉得很好笑,“哈哈……咳咳……我可是很可笑?”李莲花摇了摇头,微微一笑,“人啊人,有时就是这样,否则活得不痛快。”云彼丘喃喃的道,“好一个活得不痛快!李莲花,你说一个人为了女人,对他最敬重的朋友下毒,害他掉进东海,尸骨无存,该不该死?”李莲花连眼都不眨一下,“该死。”云彼丘苦笑,喝了一杯茶,就如喝酒,“因为……那个女人告诉他,不许李相夷出现在东海之滨,她打算和笛飞声同归于尽。她苦恋了笛飞声十三年,始终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说她不能让他死在别人手上……我……我怎知她在骗我……你……不,门主的武功深不可测,我若不下最剧烈的毒,怎么阻止得了他去赴约?我以为只需阻他一时,我有解药在手,并不要紧,可是……原来一切都不是那样,一切都因为我蠢得可笑……”他喃喃的道,“你若是门主,可会恨我入骨?”
李莲花轻轻叹了口气,温言道:“我若是他,当然是会恨你的。”云彼丘全身一震,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
李莲花连忙倒了杯茶给他,又道,“可是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不管是什么样糟糕的事,都该忘记了,不是吗?”云彼丘颤声道:“真的会忘记吗?”
李莲花微笑,十分有耐心也温和的道,“真的会忘记的,十年了,他会遇到更倒霉、更糟糕的事,然后发现,其实当时以为罪大恶极不可原谅的很多事,其实并不是真的很糟糕,然后他就忘记了。”云彼丘猛地站了起来,“他若忘记了,为何不回来?”李莲花瞪眼道:“我怎么会知道?”云彼丘怔怔的看着他,很迷惑,就如见了一团迷雾,缓缓的坐了下来。“皮大侠,”李莲花给他倒了一杯新茶,慢吞吞的道:“我觉得有一件事比‘当年’重要……”云彼丘问:“什么?”李莲花松了口气很愉快的微笑起来,“呃——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吃个面条、水饺什么的?”云彼丘一愕,抬头一看,发觉果是午时了。
而后云彼丘和李莲花去了二里外的小镇面馆吃了两碗阳春面,李莲花买了把新扫帚,云彼丘在吃了一肚子面条之后糊里糊涂的回去了。他本确定李莲花就是李相夷,但在吃完这碗阳春面之后,非但自尽之念忘得一干二净,他已开始相信李莲花真有个兄长叫做李莲蓬、而莲花楼千真万确是无了方丈送的了。

      ♡自作聪明的云彼丘,莲花真是洗脑技术一流

•李莲花非常好奇的看着他,“其实我真的很奇怪,你见到死人——怎么会想到把她弄来吃?”“我我我……我曾经……”古师父满脸冷汗,结结巴巴的看着李莲花,“我曾经看见过一个女人……把和她同床共枕的男人的手砍掉,还……吃吃……吃掉了……”云彼丘浑身一震,李莲花啊了一声,“是谁?”古师父摇摇头,“我不……不不不……不知道,一个美得像神仙一样的女人,她咬着那个男人的手指,一截一截吃下去,可是她美得……美得让人……让人……”他喉咙里发出了野兽般的嗥叫声,“让人想杀人……想吃人……”
李莲花缩了缩脖子,“你一定看见了女鬼!”古师父拼命摇头,“不,就在清源山下的镇里,八个月前……我半夜起来小解,在隔壁客房之中……”云彼丘脸色苍白,纪汉佛嘿了一声“角丽谯!”

•五里之外,李莲花满头大汗的驱使着一匹马,两头牛和一头骡把他的莲花楼运出清源山,晴空万里,万里无云,只听他不住呼喝“不要打架!不准打架!前面有青草、前面有萝卜……不要咬来咬去,到前面我就把你们放了!快走啊……”
而拖曳着名震江湖的那座楼的四只畜生,奋力挣扎,彼此怒视,互相推诿,那匹马终于张开了大嘴对着它一直看不顺眼的骡子咬了下去。

•何璋一回头,只见一人站在门口,以好生抱歉的目光温和的看着他,“那个抽屉……”一句话还没说完,何璋和王忠同时脱口而出,“门主?”来人更加歉然的摸着自己的脸,“啊……在下李莲花,听人说和失踪的四顾门门主李相夷长得十分相识,其实在下年幼之时并非这副模样,”他走进房里,看着满地血痕,有些毛骨悚然,“十二岁那年摔下山崖,被一位无名老人所救,摔下山崖后被山石毁了相貌,那老人施展绝代医术,将我的脸变成了这副模样。”他很好脾气的微笑,“在下的医术也是和那无名老人学的,李莲花平生不打诳语。”王忠和何璋将信将疑,此人虽然和四顾门主李相夷长得十分相似,却不及李相夷冷酷俊美,言谈举止更是相差甚远,不免也信了几分。他们却不知数个月前李莲花对他和李相夷长得一模一样的解释是:‘他和李相夷是同胞兄弟,李相夷本名叫做李莲蓬,从小给了无名老人做义子。’

     ♡哈哈哈哈哈一天到晚骗属下,莲花你的良心不会痛       吗?好吧,我觉得ok,他们活该,哼。

•四顾门门主李相夷,十年前与金鸾盟盟主笛飞声在东海之上决战,战后二人双双失踪。四顾门在当时已占足上风,但因为李相夷心腹“佛彼白石”四人指挥失误,导致李相夷孤身一人于东海之上与敌决战,终坠海失踪;而四顾门大批人马却攻入了空无一人的金鸾盟总舵。

•李莲花溜了两人一眼,忍不住道:“李相夷平生最恨人顽固不化……刘……大侠你何必对十年前的旧事耿耿于怀……其实……那个……”刘如京冷冷的道:“什么?”李莲花慢吞吞的道:“……其实……那个……跌下海的……人……又不是你……”他还没说完,已被刘如京厉声打断,“门主安危,乃是何等大事,云彼丘妄称聪明,却犯下天下第一等错事,我刘如京虽非聪明之辈,但今生今世,绝不能谅解!”李莲花瞠目结舌,“李相夷……在造孽……”刘如京怒道:“你再不敬我门主,我连你一起杀了。”李莲花吓得噤若寒蝉,连称不敢。

•三人面面相觑,何璋一字一字道:“我以练武二十八年为赌,赌为我疗伤的内功心法,叫做‘扬州慢’!世上若非扬州慢,绝无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替人练化体内剧毒……”扬州慢正是李相夷成名的内功心法,王忠也一字一字的道:“他长得酷似门主……”刘如京脸色青铁,“难道他真是……”三人脑中同时掠过李莲花满口称是双眼茫然唯唯诺诺的模样,都是一声苦笑,“绝无可能。”
“相夷太剑”李相夷当年冷峻高傲,俊美无双不知倾倒多少江湖少女,怎么可能变成那种模样?
“难道他是门主的晚辈亲戚?”
“或是同门师兄弟?”
“还是亲生兄弟?”
“总而言之,他长得比门主丑,比门主年轻,比门主武功差……对了,他的武功和门主比起来不止是差,是差差差差差……”
“嗯,差不多等于不会武功。”
“和门主相比,李莲花真是无才无德无貌无功无令人信服追随之气。”
“一无是处。”
“嗯嗯,一无是处。”
“绝对一无是处!”
“他肯定不是门主……”

     ♡莲花:???好气哦

•江湖上提及“神医”,无人不想到“吉祥纹莲花楼”李莲花,他那能“起死回生”的医术,已在市井之间传成了奇迹。化不可能为可能,介乎于神鬼之间,这就是李莲花之所以称“神医”的原因。

•方多病已经笑了快要一整天,如果不是他还很年轻,只有二十二三的年纪,可能牙齿也被他笑掉了不少——李莲花和公羊无门和关河梦见面了。他已整整幻想了六年,这位不会半点医术的江湖骗子终于要踢到铁板,遇见真正的“神医”,这回看李莲花要如何扯弥天大谎,如何不让人发现他是个伪神医。方多病,二十二岁,武林大家“方氏”的大公子,名号“多愁公子”,和吉祥纹莲花楼中那位神医李莲花是六年的老友。

•“元宝山庄”的庭院开满鲜花,树木十分茂密高大,看来就知花费许多心血。方多病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肚里嘀咕,如今越发嘀咕——金满堂的庭院里种的都是奇花异草,他竟半本也不认识。“方氏”在江湖中也是一方富豪,和金满堂相比,那奢华程度仍然差距甚远。

•方多病耸了耸肩,“不错。”他腰上就悬挂一块翡翠玉佩,人说玉有五德,君子必佩玉,所以方大公子身上向来玉不离身,翡翠确是硬逾铁石。

•公羊无门嘿嘿一笑。金满堂有件心爱的宝物,叫做‘泊蓝人头’,那是个蓝色的头颅骨,只有猫头大小,用黄金堵住双眼和鼻梁,弄成杯子模样,以那人头杯饮酒,喝下人头酒,能治百病,万毒不侵,二十年来,只有十年前“四顾门”门主李相夷曾经得金满堂招待,喝过一次人头酒。此物是医家珍宝,只是使用过一次,效力便减少一分,十分珍贵。

•只有李莲花这等时常典当财物的穷人,才认得出那四字是当铺套话“执帖人某某,今因急用将己物当现银某某两。

       ♡呜呜呜心疼

•方多病全然不服气,“若是个如李相夷那般的绝顶高手,那怎么不可能?”李莲花瞪眼,“他若是如此这般的绝顶高手何必在元宝山庄做仆役?何况即使是李相夷也是万万吓不死金满堂的,更何况就算真有这种奇人,他可以蒙面直接抢走‘泊蓝人头’,保管没人知道他是谁,何必鬼鬼祟祟?”

•只见一人面带微笑从门口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枝青草,日光和煦温润,映在此人身上偶然令人错觉他竟是十分俊美,待到走入房里才认出是李莲花。

•“李莲花?你杀人了?”
“我杀过的人多过你吃过的面条。”李莲花皱眉看着满地面汤。

•苏小慵脸上又是一红,“我怎知你……心思弯弯曲曲……有那么多古怪?”李莲花温言道:“你是小姑娘,不要和我学。”苏小慵却道:“如你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只恨我不够聪明。”李莲花微微一笑,不再说话,方多病心里一乐,这小姑娘只怕心里桃花朵朵开,喜欢上李莲花了。

•“所谓‘泊蓝人头’,其实便是用‘泊蓝之石’所刻的人头。”李莲花站在一边,心情很愉快的道,“‘泊蓝之石’是蓝宝石的一种,不过它在光线之下不仅可见蓝光,偶尔还可见浅绿色光芒,犹如湖泊,所以称为‘泊蓝’。喝下人头酒既不会延年,也不会益寿,‘能解百毒’‘能治百病’不过是这块宝石十分巨大,雕刻又很奇特,自古流传下来的传说。李相夷当年喝过人头酒,如果那酒真能解百毒,他又怎会……”他没再说下去,只是微笑。
大家都极是诧异唏嘘,原来明争暗斗,死去几条人命所索要的东西,居然只是虚幻……方多病却奇道:“他又怎会如何?”李莲花道:“他又怎会掉下海淹死?”方多病诧异,“你怎知他是因为中毒掉下海淹死?”李莲花歉然道:“我想他既然那么厉害,如果百毒不侵岂不是更加厉害?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掉下海淹死?那肯定是有问题的。”方多病将信将疑,半晌道:“死莲花,你很奇怪……”

•“下个月初八,‘紫袍宣天’肖紫衿要娶乔婉娩过门啦,我义兄会去祝贺,我也会去,你去么?”李莲花突然微微一怔,“肖紫衿要娶婉娩过门了?”苏小慵点头,很有些羡慕,“肖大侠十年苦恋,终于赢得佳人芳心,结局真是美满得很。听说这位乔大姐当年是‘相夷太剑’李相夷的红颜知己,李相夷坠海失踪以后,乔大姐数度跳海都让肖大侠救下,而后两人相伴行走江湖,经过十年漫长岁月,乔大姐终于决定嫁给肖大侠,连我后生晚辈听着都觉得是神仙般的故事。”李莲花叹了口气,“是……是么?”随即微笑,“果真是神仙般的故事,若没有肖大侠相救陪伴,这位乔姑娘早就死了。”

•紫袍宣天”肖紫衿和乔婉娩的婚事,在武林中掀起轩然大波,数日之内已成了江湖中人最关切的事。肖紫衿乃是当年“四顾门”三门主,李相夷的结拜兄弟,乔婉娩却是李相夷的红颜知己,当年并辔纵横江湖的女子,如今嫁为兄弟妻,不知李相夷若在世,作何感慨?
李莲花却在发愁:冬天快要到了,他那吉祥纹莲花楼四处漏风,需要大修了。

•但肖紫衿和乔婉娩隐居至今,不知是大侠不仅行侠仗义了得,连躲迷藏的功夫都很了得,还是两人运气甚好,隐居六年,从未有人发现两人究竟隐居小青峰何处。
但本月十五,这个秘密已不是秘密。
苦恋乔婉娩十年之久的肖紫衿肖大侠,终于要在小青峰迎娶乔婉娩,并且发下武林贴,邀请武林同道前往道贺,痛饮喜酒。难怪肖紫衿如此高兴,他本是世家子弟,从小喜欢热闹排场,性子任性得很,跟随李相夷入“四顾门”后,以一身武功艺压群雄,身任三门主一职,更是风光绝伦。只是李相夷死后,乔婉娩数度自尽,他也消沉许多,随着年纪长大,行事也趋于稳重,不复当年任性,如今人到三十有四方才娶得美娇娘,无怪他心情欢喜,要大大的热闹一场。
八月十五,扁州小青峰百草坡,无论是相识的还是不相识的,想去的还是不想去的,大家统统都要给肖紫衿面子,云集百草坡野霞小筑,参与这对神仙眷侣的婚礼。

•方多病倒是有些意外,停下酒杯,“你会去?”李莲花正色道:“不但会去,还要送一份大礼。”方多病上上下下的打量他,“真的?”李莲花点头,“真的。”方多病道:“我信你才有鬼。”

•扁州,百草坡,野霞小筑
。时已是深秋,小青峰百草坡的草色已近微黄,山风瑟瑟,虽是新婚将近也有几分喜气,却不脱八分萧索。几缕黑烟在山风中消散,点点带着火星的纸烬刹那随风高飞,蹁跹向天空深处,风中混合着着烟火、泥土和草梗的味道,令人一闻便知,有人在上坟。天色黄昏,百草坡野霞小筑门前不远有一处石林,石林之中有片不小的水潭,潭水深不可测,水潭旁边立着一个简单的石碑,石碑之后是一个土冢。碑前未曾烧尽的冥纸仍在飘零,坟前烟火未尽,两人并肩跪在坟前,默默无语,似是已经跪了很久了。那两人是一男一女,男子身着紫袍,身材挺拔修长,侧望面貌英俊,目光炯炯,颇具慑人威势;女子一袭白衣,身材婀娜,一头乌发绾了个髻子,未带金银饰物,却在鬓边插了朵白花。
这二人正是五日后将要成亲的主儿,“紫袍宣天”肖紫衿和李相夷的红颜知己乔婉娩,两人所拜的是李相夷的衣冠冢,并肩跪在衣冠冢面前,也已跪了半个时辰之久了。两人都未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那碑上“挚友李相夷之墓”七字,彼此出神。
“真快……已经十年了……”跪了许久,乔婉娩终于缓缓的道,“已经十年了。”她的面貌娴雅端庄,并非十分娇艳,却别有一份温婉素净之美,语调听不出是悲是喜,似是十分茫然。肖紫衿缓缓从坟前站了起来,振了振衣袍,“十年之中,你我之间,并未对不起他。”乔婉娩点了点头,却仍跪在李相夷坟前,垂眉闭目,不知在想些什么。肖紫衿伸手将她扶起,两人相依相伴,缓步走回野霞小筑,慢慢关了大门。
肖紫衿和李相夷相识在十二年前,那时候李相夷十六岁,他二十二。彼时笛飞声尚未组成金鸾盟,江湖安逸,他和李相夷、以及后来成为四顾门二门主的单孤刀三人结拜兄弟,时常游山玩水,饮酒比武,有过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而后笛飞声祸害江湖,李相夷非但武功了得,而且才智过人,在江湖中影响日大,他和单孤刀渐渐成了小兄弟的副手。几年后单孤刀在松林一战中战死,李相夷坠海失踪,风光一度的四顾门风流云散,其中无尽寂寥,个中滋味,除了他之外,又有谁知道……他扶着乔婉娩回到野霞小筑,屋中早已布置得喜气洋洋,张灯结彩,不若门外萧索。看了一眼乔婉娩幽黑的眼瞳,肖紫衿突然问:“你还是忘不了他?”乔婉娩微微一颤,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我不知道。”肖紫衿并不意外,背过身去负手站在窗前,山风飒飒吹得他衣发飞飘,只听身后乔婉娩静静的道:“我只知道对不起你。”
“嫁给我吧。”肖紫衿道,“终有一日,你会忘了他的,你也没有对不起他。”乔婉娩微微一笑,“早已答允嫁给你了,嗯,我们没有对不起他。”肖紫衿回过身来,伸手搭住她的肩膀,“你是豁达女子,不必在意旁人说些什么,五日之后,我要世人都知道,今生今世,你我白头偕老,永不分开。”乔婉娩点了点头,缓步走到窗前与他并肩,窗外夕阳西下,树木秋草皆染为金黄,十分温暖和谐。

•苏小慵点了点头,“我和关大哥八月初八已经来到,上小青峰游玩的时候遇见了他们,他们正在给李相夷的衣冠冢上香。”李莲花微微一笑,“斯人已矣,活着的人只要过得好,死者就能安心,倒也不必如此执着。”苏小慵却道:“那不过是李大哥你自己的想法,江湖上还是有不少人说乔姐姐一女配二夫,说她心志不坚,移情别恋,再难听的我都听过。”她哼了一声,“李相夷已经死了十年了,凭什么女人就要为男人守活寡一辈子?乔姐姐又没有嫁给李相夷做妻子。”

•苏小慵道:“肖大侠待乔姐姐很温柔,他虽然不常看她,但是乔姐姐无论要做什么、在想什么,他都知道;乔姐姐要做任何事他都不反对,再小的事他都会帮她做。我真是羡慕得很……”李莲花听着,突而微笑,眼色也甚是温柔。方多病却道:“肖大侠也忒英雄气短,儿女情长,难道他娶了老婆,还要给老婆擦桌扫地,洗碗做饭不成?”说到擦桌扫地,他看了李莲花一眼,心里一乐:这死莲花若是娶了老婆,倒是必定在家里擦桌扫地洗碗做饭的。

     ♡莲花娶我,我擦桌洗碗做饭✪ω✪

•但若是说方多病庸俗,李莲花便是小气了,他的贺礼……是一盒喜糖。方多病目瞪口呆,半晌道:“要不这异种花卉一百品便算你送的如何?”其他几人看着那盒喜糖,心下或是鄙夷,或是诧异,李莲花却是不肯,硬要送与肖紫衿夫妇一盒喜糖,众人都是皱起眉头,暗道这人不识时务,肖紫衿和乔婉娩是何等人物,你送去一盒不值一吊钱的糖果,岂不是当面给人难堪?李莲花拍了拍他那盒喜糖,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当作宝贝一般,方多病心里悻悻然:原来这就是李莲花的“大礼”?不过这李小花是只铁公鸡,小气得很,花五个铜板买盒糖果,的确也是个“大礼”了。

•乔婉娩对镜梳妆,铜镜颜色昏黄光华黯淡,她缓缓描眉、点唇。镜中人依然如当年那般颜色,即使绘上浓妆亦不见增艳多少,只是容颜依旧,人事已非……嫁给肖紫衿……十年之前,纵然是最荒诞离奇的梦,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嫁给肖紫衿。
爱紫衿么?她问过自己很多次,十年前、八年前、六年前、四年前……一直到昨日深夜,爱紫衿么?昨夜梦见过他为她流的血,做过的事,却从未见他为她流的泪,醒过来以后静静的回想——真的,她只见过紫衿为自己流过的血,从未见他为自己流过泪,这个男人,一直拼命做着她的撑天之柱,其他的……从来不说,也不让她看见。他和相夷不一样。
爱相夷么?爱的,一直都爱……相夷很任性,高强的武功、出群的智慧、辉煌的功业,让他目空一切。他喜欢命令人、很会命令人……奇怪的是大家都觉得很服气,从来不讨厌……她也是一直被他命令着、安排着,去哪里、做什么事、在哪里等他……一直一直,听着相夷的指挥,信着他、等着他,一直等到永远等不到……但紫衿不同,紫衿永远不会指挥她必须做些什么……
只要她开口,他可以为她去死……
乔婉娩微微牵动了一下嘴角,那微笑未免见了几分凄凉之色,她自不会要紫衿为她去死,她绝不会要任何人去死,她痛恨所有抛弃一切可以轻易去死的人……爱紫衿么?爱的,花费了十年光阴,有今日的婚礼,她真的十分欢喜。

•肖紫衿一杯酒一饮而尽,白江鹑笑道:“肖兄弟多年夙愿,终是得尝,恭喜恭喜。”石水却冷冷的道:“门主若在,三门主万万娶不到乔姑娘。”纪汉佛喝了一声,石水阴阴闭嘴,纪汉佛对肖紫衿道:“恭喜、恭喜。”肖紫衿不以为忤,突地长长吐出一口气,“我其实……很庆幸他已经死了。”饮下第二杯酒,他眼中隐有泪光,缓缓的道:“你们可以恨我。”纪汉佛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头,淡淡的道:“不会。”王忠、何璋和刘如京三人也自站起,连道恭喜,肖紫衿连饮七杯酒,面不改色。方多病和方而优也站起敬酒,方多病从未见过这位“肖大侠”,这时对他上上下下看了个仔细,只见他面貌英俊,气度沉稳,身材高大挺拔,的确是自有威仪,和江湖宵小之辈如李莲花之流大大不同。

     ♡对于肖紫衿,我有一万句mmp要讲

•只见肖紫衿盯着第七席中的一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突道:“你……你……”那人微微一笑,举杯站了起来,“李莲花,恭喜肖大侠和乔姑娘喜结连理,祝两位白头到老,不离不弃。”肖紫衿仍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你——”李莲花先行举杯一饮而尽,肖紫衿却呆了好一会儿,才从桌上取了另一只新杯,倒酒饮下,只听李莲花温和的道:“你要待自己好些。”肖紫衿僵硬了好一会儿,竟点了点头。李莲花举杯饮下第二杯酒,再次道:“恭喜。”肖紫衿又点了点头,仍道:“你、你……”李莲花亮了亮杯底,“李莲花。”肖紫衿在他面前站了好一会儿,身旁的人窃窃私语,都道肖大侠醉了,才见他自行倒了一杯酒,一口吞下,“砰”的一声掷杯于地,大步转身离去。

评论 ( 4 )
热度 ( 5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