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长生非我愿,只解心中忧。

[笛花] 一任旧风华 (十一)

三天后,笛飞声一觉醒来发现原本隆起的被子空了一块,心急跳了一下。

他掀开被子,看见了一堆零乱的衣服还有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

笛飞声万年不变的平静脸色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怎么回事?”笛飞声看着对面穿着宽大衣服的李莲花。

“嗯……大概是返老还童?”

……
一点也不好笑。

眼看笛飞声蹙起眉头,李莲花补道:“老人家太久没活动筋骨,使力过度的后遗症吧。没事的。”

“你以前经常这样?”

“当然没有。”李莲花否认道,“哦,那个,你知道是谁在我衣冠冢下建的机关室吗?”

“是我。”笛飞声坦然承认了。

“……”李莲花一阵无语,“您可真是光风霁月的很。”

笛飞声不置可否,“我要去上班了,走吧。”

李莲花理好衣裳跟着笛飞声出了门。

“我怎么感觉不太对,”李莲花和笛飞声咬耳朵,“他们好像在看我。”

笛飞声从不注意路上的行人,闻言他转头看了一眼。

“好像是。”笛飞声说话同时牵起了身边人的手。

于是路人看他们的眼神更加意味深长了。

“他们看得见我。”这是肯定句。

“嗯。”

“这回不问我原因了?”

“返老还童的附加作用?”

“不,是佛祖听到了我心中所想,特来成全。”
这句倒不是扯谎,除此之外,李莲花想不到还有谁有这种能力。

“多谢。”李莲花在心里说道。

李莲花看着两人牵着的手,嘴角不自觉翘了起来。

同事看见笛飞声牵着个小孩,颇为吃惊。

“这是……?”

“我爱……”

“我是笛家隔壁邻居,我家人这几天不在,托他照顾我呢。”李莲花笑眯眯打断了笛飞声还未说完的话。

笛飞声一时惊于这人的扯谎功力,随即不悦的看了李莲花一眼。

“拜托,我未成年。”李莲花用眼神传达自己的意思。
笛飞声收回眼神不说话了,听着李莲花和同事东扯西扯。

“邻居啊?那笛飞声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咯。”

“对啊,我从小就跟在他后面呢。”李莲花信口开河道,“有一次他……”

编排完了还不够,李莲花恶向胆边生,补了一句“你说是不是啊?笛飞声哥哥~”

他还只是个孩子,所以请千万要冷静……个鬼啊。

笛飞声没等李莲花再开口,就把他拎回了自己院子。

笛飞声最近闲的很,干脆以“照顾小孩”为名义请了假。

他老师笑眯眯的看着他,“挺好,平常我觉得你稳重的不太像个年轻人,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出去玩一下吧。”

“想去哪?”

“我也不知道你们现在都玩什么,你决定吧。”

站在游乐场门口,李莲花无言了片刻。

“过了几千年,你的品味还是一样的好啊。”

“哦?你这是在夸自己吗?”笛飞声淡淡道,“我以为‘未成年’都会喜欢这种地方的。”

biubiu俩箭噎的李莲花无话可说。

报复,这是报复吧,他想到。

笛飞声牵着李莲花径自来到鬼屋门口。

出人意料的,这鬼屋是依古宅的模样建的,从外面看就很是破旧,透出一股子荒废阴森的气息。

“这宅子不会是你设计的吧?”

“当然不是,我提了点建议而已。”

“不会又是一个囫囵屋吧?”李莲花伸手推门。

两条回廊围绕着一个小院子。

李莲花随手找了间最近的房间,边推门边转头对笛飞声说话,“也没有什么嘛,毕竟我看过的尸体都有那么多了。”

“看你前面。”

“你少骗我。”李莲花回头,一张像是已经在水里泡烂的脸和他来了个近距离接触,差点就鼻尖对鼻尖了。

“啊啊啊啊啊!”

李莲花差点要召出少师一把往前劈了,他一转身直直撞进笛飞声怀里,力气之大,笛飞声往后退了一步。

李莲花窝在笛飞声怀里不肯动弹,他听见笛飞声轻笑了一声。

“有没有良心啊你?”李莲花闷闷的声音传来,“你男朋友都要吓死了。”

“现在又是我男朋友了?”笛飞声抚着李莲花的长发。
李莲花抬头冲他笑。

最后李莲花以“不能把宝贵的约会时光浪费在鬼屋这种无聊的事上”为由,和笛飞声提前出了鬼屋。

李莲花倒是越玩越开心了,一个过山车硬是扯着笛飞声玩了三遍。

最后他满游乐场的玩,笛飞声慢悠悠的跟在他身后。

看着玩的如此开心的李莲花,笛飞声在想,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变年轻的原因,李莲花的心性也有些回去了,此刻他像个真正的少年一样,喜形于色的很。

这样很好,原来那样也很好,笛飞声不会去提醒李莲花这种变化,只有这个人会让笛飞声有一种感觉,感觉他变成什么样都没关系,总归还是自己喜欢的样子。

李莲花玩得尽了兴,第二天直睡到日上三竿。

笛飞声见他起来,才发现他的身架长了些。

眉眼间没有了少年的稚气,取而代之的是青年人的英气。

也不过十八岁左右的模样,笛飞声想象了一下李莲花对着一群年长的人指挥來指挥去的样子,觉得那画面一定很意思。

今天的李莲花果然也不太一样,做事说话颇有些杀伐果断的意味——主要是和笛飞声呛声。

哦,偷喝笛飞声的酒时也很果断,几口喝掉了小半瓶。

等到笛飞声看见的时候,他已经醉得倒在沙发上了。

然而李大门主醉了也不老实,酒品和酒量一样差。

笛飞声过来收拾时,他突然起身站在了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了一会笛飞声,然后伸手捏了把笛飞声的脸。

“我觉得你长的很好看,”李莲花一脸严肃,“你是我男朋友吗?”

笛飞声自忖和醉鬼没什么话好说,并不理他。
“作为男朋友,你难道不应该只关心我吗?”李莲花面露惊奇,“你居然在擦桌子?”

“我难道不比桌子好看吗?”李莲花痛心疾首。

“你不喜欢我吗?”李莲花面露委屈。

笛飞声终于停下了擦桌子的动作,他抱起李莲花放到床上,然后……用被子把他裹成了蚕宝宝。

“喜欢你。”笛飞声在李莲花耳朵边说道。

蚕宝宝李莲花顿时不动了,露在外面的脸红了个透,像是孩子得到了糖,傻乐起来。

笛飞声难得生出一点手足无措来。

看着笛飞声走开,这蚕宝宝看上去很是不死心,还拼命想挣扎一下,可惜挣扎着挣扎着就睡着了。

李莲花是在下午醒的,他坐起身来醒了醒神。

简直头痛欲裂。

他回想了半天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发现想不起来。

笛飞声出门了,屋内安安静静的。

于是李莲花愉快的忘掉了之前的问题,下床了。

等笛飞声回来,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莲花,十分接地气。

“李莲花。”

“嗯?”

吃完饭,两人坐沙发上看电视。

“你还记得你这几天做了什么吗?”笛飞声突然问道。

“啊?”李莲花被吓了一跳,“我做了什么?”

“笛飞声…哥哥?”那人瞥他一眼。

“你别占我便宜,”李莲花义正言辞的说,“我活了……额,死……总之比你大。”

说罢他就想脚底抹油,一跑了之。

非常可惜,笛飞声很快就把他堵在墙边。

“你昨天吃了一张桌子的醋。”笛飞声淡淡说道。

“一定是你搞错了。”李莲花抵死不认账。

“你还很委屈的问我喜不喜欢你?”

“哦,是吗?”

“你想赖账?”笛飞声把人圈在怀里,“我帮你回忆一下。”

他微微前倾身体,看着李莲花的眼睛说,“我爱你。”

李莲花所有的念头都没有了,什么话也说不出,那三个字像一簇簇火花刹那燃尽了所有,然后有风吹来,新芽生长,又是一片绿原。

“我这是高兴的。”李莲花感觉有什么滚烫的东西从自
己的眼里流了出来。

“嗯。”笛飞声替他把眼泪擦干净。

笛飞声亲了亲李莲花闭上的眼睛,那人睫毛在他嘴唇的触碰下轻轻颤动,像是一片羽毛拂过,弄得笛飞声心里痒痒的。

眼前这个人是真的,是你喜欢的人,是喜欢你的人。

笛飞声的心柔软下来,只是这柔软不过方寸,只够放下一个李莲花。

笛飞声伸手扣住李莲花后脑,对着那唇亲了下去。

第二天李莲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醒来,他先是脸腾的一红,随即又“嘿嘿”傻笑了两声,回抱住了笛飞声,迷迷糊糊间又睡了过去。


“叮”您订购的甜到黏牙的麦芽糖已到货,请注意查收,我们的麦芽糖口感纯正,绝不掺假,如果您觉得买到了假货,那……我也不管。




评论 ( 7 )
热度 ( 10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