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虽然我写得烂,但是我想得美。

原著中的设定,伏笔,莲花的满嘴跑火车之类的整理汇总,方便我自己找,有些句子下面有我的吐槽。
整理起来才知道有这么多。
持续更新,如有遗漏,欢迎补充。
预警:带有明显笛花倾向,不喜请自觉点叉。

???我就想试下到底哪里有敏感词,结果又都可以发了,不是很懂。

•但云彼丘并没有断头,断的是石水的剑尖。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在云彼丘身后有人跃落当场,这人分明来得比石水晚,但一剑挥出,剑光如一道匹练舒展开来,姿态飘逸绝伦。也不见他用了多少力气,双剑相交,石水的剑尖冲天飞起,招式用老,已无法再出第二剑。

•来人白衣仗剑,面挂白纱,他手中握的是一柄极长的软剑,剑身极轻极薄,夕阳几欲透剑而过,又似那剑光几欲磅礴而出。
“吻……颈……”

•他自己逼死自己,相逼十二年,事到如今,他自认终可以咽气。若无神迹,纵有绝世神药也救不了他。所以李相夷不得不自那海底活了回来。
李莲花小心翼翼地把那雪白的袖角从床沿扯了回来,云彼丘一心求死,根本不打扫房间,屋里四处都是灰尘,他的童子又不敢入屋,只怕被他那阵势圈住,三日五日都出不来。李莲花将衣袖扯了回来,欣然看见它还是雪白的模样,突地又叹了口气,错了错了,若是李相夷,全身真力充盈澎湃,衣角发丝无不蕴力,岂有沾上灰尘的道理?
想那李相夷即使在大雨之夜奔行于树林之中,雨水落叶沾衣即走,一一弹开,哪有污浊衣裳的道理?何况这区区尘土?
李莲花想了半日,他难得坐下来认认真真思索李相夷的所作所为,想了半日之后,不得不承认,他委实不知当年李相夷成日将浑身真力浪费在衣裳之上是为了什么……人在少年之时果然就不该铺张浪费,看到得老来,便想多一点气力御寒煨暖也是不可得。李相夷那时候……就是为了潇洒吧?
李莲花穿着那身白衣,自怨自艾当年那些白白浪费的力气。

•李相夷那厮孤高自傲,连吃饭有时都有美女争着抢着喂他,怎会扫地?错之大矣、谬之深也,万万不可。他连忙把刚才收好的书都搬了回来,苦苦思索云彼丘那太极鱼阵,按照原样给它一一摆了回去。

•“彼丘。”那人的声音如此熟悉,熟悉到是太熟悉了,又是很陌生,“当年东海之滨,我一人独对金鸳盟两艘大船,前无去路,后无援兵……我与金鸳盟苦战一日一夜,战至少师失落,碧茶毒发,虽然击沉金鸳盟两艘大船,但那时在我心中,恨你入骨。”

•那人叹了口气:“后来我败在笛飞声掌下,坠海之时,我立誓绝不能死。”他一字一字地道,“我立誓即便是坠入地狱,我也必爬回来复仇。我要杀你——杀角丽谯——杀笛飞声——甚至我想杀纪汉佛、白江鹑——为何我在最痛苦最挣扎的时刻,苦等一日一夜,那些歃血为兄弟的人竟没有一个前来援手、没有一个为我分担、甚至将死之时没有一个为我送行!”他的语气蓦地有了些起伏,当日之事兜上心来,所立之誓,字字句句,永不能忘。

•“但其实……人命如此飘渺……”那人微微叹了口气,“并非我发下多毒的毒誓,怎样不愿死,就能浴火重生。”他顿了一顿,缓了缓自己的心境,“我坠海之后,沉入海中,后来挂在笛飞声木船的残骸之上,浮出了水面。”

•“我以为很快就能向你们索命。”说话的人语气渐渐带了点笑,仿佛在那以后,一切都渐渐变得轻松,“但我受笛飞声一掌,伤得太重,养伤便养了很久。而比起养伤,更糟糕的是……我没有钱。”
云彼丘一呆。
李莲花道:“我那时伤势沉重,既不能种地,也无法养鱼,更不必说砍柴织布什么的……”
云彼丘沙哑地道:“那……”那他究竟是如何活下来的?
“你可记得,四顾门门主,有一面令牌。”李莲花陷入回忆之中,“门主令牌,见牌如见人,令牌之下,赐生则生、赐死则死。”
云彼丘点了点头:“门主令生杀予夺,所到之处,武林无不震服。”
李莲花露齿一笑:“我拿它当了五十两银子。”
云彼丘黯然,那门主令牌,以南荒翠玉雕成,形做麒麟之态,刀剑难伤,惟妙惟肖,所值何止千两。那是何等尊贵荣耀之物,此令一出,天下雌伏,若非到了山穷水尽无法可想的潦倒困境,李莲花岂会拿它去当了五十两?
“我雇人将笛飞声的船楼从木船残骸上拆了下来,改为一座木楼。”李莲花继续道,“我在东海之滨住了很久,刚开始的时候十分不惯。”他笑得尤为灿烂,“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十分不惯,我常常到了吃饭的时间,才发现没有钱。”
云彼丘忍不住问道:“那五十两……”
“那五十两被我花去了十几两,就为了捡个木楼,不然日日住在客栈之中,未过几日我便又一穷二白。”李莲花叹道,“那时候我没有存钱的念头,剩下那三十几两装在钱袋之中,随手一放,也不知何处去了。不过幸好我找了个房子,有个地方住。”他微笑起来,“我弄丢了银子,好长一段时间便没空去想如何报仇,如何怨恨你们,我每日只在想能在什么地方比较体面地弄些吃的。”
云彼丘脱口而出:“你为何不回来……”一句话没说完他已知道错了,李相夷恨极四顾门,他是何等孤高自傲,即便饿死又怎会回来?
李莲花笑了:“呃……有些时候,我不是不想回来……”他悠悠地回忆,“我也记不太清了,有些日子过得糊里糊涂,太难熬的时候,也想过能向谁求助……可惜天下之大,李相夷交友广多,结仇遍地,却没有一个能真心相托的朋友。”他轻轻叹了口气,“也就是少年的时候,浮华太甚,什么也不懂……”

•云彼丘越听越是心惊,听他说得轻描淡写,却不知是怎样的重伤方能令身怀“扬州慢”的李相夷沦落如此,见他此刻风采如旧,半点看不出那是怎样的重创。
又听他继续道:“后来……能起身的时候,我在屋后种了许多萝卜。”
李莲花的眼色微微飘起,仿若看到了极美好的过去:“那时候是春天,我觉得萝卜长得太慢,一日一日地看着,一日一日地数着,等到看到地里有萝卜肚子顶出土的时候,我高兴得……差点痛哭流涕。”
他略有自嘲地勾起嘴角,“从那以后我没饿过肚子,再到后来,我种过萝卜、白菜、辣椒、油菜什么的……曾经养了一群母鸡。”他想着他曾经的那些母鸡,眼神很柔和,“再后来,我从水缸里捡回了我那三十几两银子,过了些日子,不知不觉,莫名其妙地攒够了五十两银子。”他慢慢地道,“那距离我在东海坠海,已……过去了整整三年。”
云彼丘嘴里一阵发苦,若他当年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宁愿自己死上千次万次,也绝不会那样做。
“我带了五十两银子去当铺赎那门主令牌。”李莲花在微笑,“那令牌还在,东海之滨,贫瘠的小渔村里,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令牌虽在,我却……舍不得那五十两银子了。”他悠悠地道,“门主令牌与五十两银子,我在当铺前头转了半天,最终没有把它赎回来。之后我种菜养鸡,有时出海钓鱼,日子过得很快,等我有一天想起你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忘了为何要恨你。”
李莲花耸了耸肩,摊了摊手:“碧海青天,晴空万里,我楼后的油菜开得鲜艳,门前的杜鹃红得一塌糊涂,明日我可以出海,后日我可以上山,家中存着银子,水缸里养着金鱼,这日子有何不好?”
他看着云彼丘,眼中是十分认真的诚挚,“我为何要恨你?”
云彼丘张口结舌,李莲花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你若非要找个人恨你,李相夷恨你,但李相夷当真已经死了很久了。”
云彼丘默然。
“若你非要李相夷活回来原谅你,我可以勉强假扮他活回来过……”李莲花叹气,“他恨过你,但他现在不恨了,他觉得那些不重要。”
“那些事不重要?”云彼丘轻声道,“若那些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
“重要的是,以后的事……你该养好身体,好好习武,你喜欢读书,去考个功名或是娶个老婆什么的,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好。”李莲花十分欣喜地道,“如你这般聪明绝顶又英俊潇洒的翩翩佳公子,如方多病那般娶个公主什么的,岂不大好?”
云彼丘古怪地看着他,半晌道:“当今皇上只有一个公主。”
“公主这东西四处都有,吐蕃的公主也是公主,苗寨的公主也是公主,你说那西南大山中许多苗寨,少说也十二三个公主……”李莲花正色道。

•两日二十四个时辰,仿若已过千年万年,李莲花好不容易将众侠女送到那抚江楼下,吐出一口长气,女人,当这些女人都不是老婆的时候,涵养再好的男人那耐心也是有限得很。

     ♡你之前对笛子的时候可是很有耐心的,还自说自话也无所谓的

•肖紫衿缓缓地道:“拔出你的吻颈来。”李莲花只是叹气,却不拔剑。他不拔剑的时候肖紫衿真不知那柄柔软绵长的吻颈被他收在何处,他手持破城,一剑便往李莲花胸口刺去。李莲花左袖一动,但见蛛丝般游光一闪,一柄极薄极长的软剑“叮”的一声微响刹那缠绕在肖紫衿剑身上:“紫衿,我不是你的对手。”
“你不是我对手,还敢与我动手?”肖紫衿森然道,“我不愿亲手杀你……”他微微一顿,断然道,“四顾门不需两位门主,你自己了断吧!”李莲花苦笑:“我……”“你说过你不会再回来,你说过你不会再见婉娩。”肖紫衿淡淡地道,“此番在清源山百川院大闹一场,以李相夷之名名扬天下,是在向我挑衅不成?如今天下莫你不从,你说你无意回来,无意江湖,无意婉娩,谁能信你?”
李莲花张口结舌,过了半晌,终是叹了口气:“我自己了断,你若杀我……总是不宜……”他左手一抬,收回吻颈,想了想,手腕一震,但听“啪”的一声脆响,点点光亮飞散,叮当落地。
肖紫衿心头一震,杀气未消,心头却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激荡,让他脸色一白。一地光华,映日闪烁,似永不能灭。那柄威震江湖十二年的“吻颈”,天下第一软剑,吹毛断发斩金切玉的吻颈,十几年来他几乎从未离身的吻颈,就此被一震而碎,化为一地废铁。
李莲花握着吻颈的剑柄,轻轻将它放在地上,心里猛地兜上一句话。他记得谁曾说“有些人弃剑如遗,有些人终身不负,人的信念,总是有所不同。”他的记性近来总不大好,但这一句记得很清楚,也许永不能忘。
“你——”肖紫衿变了颜色,他想说“你做什么”又想说“你何必如此”,但……但是他要杀人。而他要自尽,他断剑,这……这有何不对?
李莲花放下剑柄,站了起来,那一瞬间肖紫衿不知何故很仔细地去看他的表情,可惜李莲花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他道:“紫衿,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知你可否听我一句话?”肖紫衿牢牢握住破城剑,李莲花竟甘愿就死,他委实不能相信,他竟自断吻颈,这让他触目惊心:“什么话?”
“婉娩若是爱我,她便不会嫁你。”李莲花轻声道,“你要信她,也要信自己。”
他看着肖紫衿,“夫妻之间,不信任……也是背叛。”
肖紫衿厉声道:“我夫妻之事,不劳你来费心!”
李莲花颔首,往栏杆旁走了一步,看了看,回过头来,突然露齿一笑:“以后这样的事,不要再做了。”

       ♡剑断QAQQQQQQ

•这里是长江下游,看这水势,不消一日一夜,就可以入海。李莲花将船底的小鱼都放生了,抱膝坐在木船之上,看着前面滔滔江水。他在看,若山水有七分,看在他眼里只剩一分二分。
但他仍在看,两侧青山笼罩着雾气,那苍翠全带了股晦暗,让人觉得冷。他坐在船上,那阴冷的雾气自江上涌起,渐渐地弥漫满船,似沁凉又冰冷。远望去倒见轻舟出云海,倒是风雅。
李莲花笑了笑,轻轻咳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来,他极认真地摸出一块巾帕来抹拭。接着他又吐了一口血……

     ♡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住口,这里和原诗根本不是一个意思

•笛飞声就站在这块唤日礁上,他一身青衣,一如当年。其实他要杀李莲花很容易,但他想决胜的,不是李莲花这个人,而是李相夷那柄剑。
十三年前,他与李相夷对掌完胜,是因为李相夷身中剧毒,但即便是李相夷身中剧毒,他仍能一剑重创笛飞声。那一招“明月沉西海”,以及此后十年病榻,此生此世,刻骨铭心。
今日。
他觉得他甚至可以只用五成真力,他是要杀李相夷。可不想在未破他“明月沉西海”之前便杀了他。何况那人狡诈多智,十三年来,或许尚有高出“明月沉西海”的新招。笛飞声站在唤日礁上,心中淡淡期待。

     ♡莲花真的是笛子的执念。
         不想在破明月沉西海之前杀莲花,emmmm你还是养莲花一辈子吧

•李相夷的信?李相夷怎会寄信给方氏?他本人又为何不来?方多病心惊胆战地打开那封信,手指瑟瑟发抖。那是一张很寻常的白宣,纸上是很熟悉的字迹。
上面写着:
十三年前东海一决,李某蒙兵器之利,借沉船之机与君一战犹不能胜,君武勇之处,世所罕见,心悦诚服。今事隔多年,沉疴难起,剑断人亡,再不能赴东海之约,谓为憾事。
方多病瞪眼看着那熟悉的字迹,看了几句,已全身都凉了,只见那信上写道:
江山多年,变化万千,去去重去去,来时是来时。今四顾门肖紫衿剑下多年苦练,不在‘明月沉西海’之下,君今无意逐鹿,但求巅峰,李某已去,君意若不平,足堪请肖门主以代之。
方多病脸色惨白,看着那纸上最后一句——李相夷于七月十三日绝。

     ♡沉疴难起,剑断人亡
        哇,我的莲花QAQQQQQ

•他说……”方多病茫然道,“因为你是四顾门主。”他慢慢地道,“笛飞声……是来与四顾门主比试的,不是么?”
肖紫衿茫然顿住:“他为什么不来?他来了我……”他顿了一顿,“他来了我就……把四顾门主还他……还他……”他也不知怎么会说出这句,但竟是说得如此自然流畅,仿佛已在心里想过了千万回。

•“算了。”他喃喃地道,“算了算了……”他抬起头看着碧海青天,“老子和他认识这么多年,吃喝拉撒在一起的时候,还不是屁也不知道一个?”
“他真的死了吗?”施文绝爬了起来,“他说不定会说谎,为了不来比武,扯瞒天大谎。”
方多病呆呆地看着晴空,摇了摇头:“他没有扯谎。”他道,“他虽然是个骗子,却从不怎么骗人……真的……不怎么骗人,只是你我没明白……”他喃喃地道,“没……没太把他当回事……”

•唤日礁上笛飞声也已听说了李相夷寄来绝笔,请肖紫衿代之,听完之后他淡淡一晒,飘然而去,竟是不屑与之动手。
而肖紫衿也无心与他动手,他仍想不通,为何那日李莲花宁愿逃走不肯就戮,却突然无声无息地死了?
他说剑断人亡。难道那日他震碎吻颈,便已绝了生机?肖紫衿渐渐觉得惊悚,莫非……莫非当真是自己……逼死了他?他一心一意要他死,如今他似乎真的死了,他却觉得不可思议,无法接受,李相夷是不死的、是不败的、是无论他如何对他、如何恶言相向挥剑相向也能存在的神祗啊……
他怎么能……当真死了?他是因当年的重伤而亡的吗?那日他不肯就戮、不愿自尽难道是因为——
肖紫衿脸色霎时惨白——难道是因为他不愿他亲手杀他!他不愿自己做下后悔之事、也不愿婉娩知道他曾威逼他自尽——所以那时不能死!他若在那时死了,婉娩绝不会原谅他。所以他跳上渔船,去……别的地方……一个人死。
肖紫衿双眼通红,他一个人死,他死的时候,可有人在旁?可有人为他下葬、为他收尸?
回过头来,海滨一片萧索,几时有了呜咽之声,几个蓝衣女子在远处哭泣,纪汉佛脸如死灰,白江鹑坐倒在地,石水一言不发往回就走。
肖紫衿仰首一声长啸,厉声道:“你究竟死在哪里?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掘地三尺走遍天下,我也要把你找出来!”

•一个人在屋后晒网。
但见这人身材颀长,肌肤甚白,宛若许久不曾见过阳光,右手垂落身侧,似不能动,他以一只左手慢慢地调整那渔网,似乎做得心情十分愉悦。
只是他的眼睛似乎也不大好,有些时候却要以手指摸索着做事,有时要凑得极近方才看得清。
“死莲花!”
有人在屋里已经咆哮着追了出来:“老子叫你乖乖在屋里休息,眼睛都快瞎了的三脚猫,还敢跑出去网鱼!老子从京师大老远来一趟容易么?你就这么气我?”
那晒网的人转过身来,是熟悉的面容,眯起眼睛,凑近了对方多病看了好一阵子,似乎才勉强记起他是谁来,欣然道:“哦,施少爷,别来无恙。
方多病暴跳如雷!
“施少爷?哪个是你施少爷?谁让你叫他施少爷?老子是方多病!他奶奶的一个月不见你只记得施少爷?他‘施’给你什么了?老子派了几百人沿江沿海找你,累得像条狗一样,捡回来你变成个白痴,老子给你住给你吃给你穿,整个像个奶妈一样,怎么也不见得你叫我一声方少爷?”
李莲花又眯起眼睛,凑上去仔仔细细地又将他看了一遍,笑眯眯地道:“哦,肖门主。”
方多病越发跳了起来,气得全身发抖:“肖……肖门主?那个王八蛋——那个王八蛋你记着他做什么?快给我忘了,统统忘了——”他抓着李莲花一阵摇晃,摇到他自己觉得差不多已经将那“肖门主”从李莲花脑子里摇了出去才罢手。
“老子是谁?老子是方多病,当今驸马,记得了吗?”李莲花再没把他细看的兴趣:“驸马。”他转过身又去摸那渔网。
“你这忘恩负义,糊里糊涂,无耻混账的狗贼!”方多病对着他的背影指手画脚,不住诅咒,奈何那人一心一意晒他的渔网,听而不闻,且他现在听见了也不见得知晓他在说些什么。
方多病忽地吐出一口长气,摸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死莲花没死。坐着渔船,顺流而下冲出大海,被渔民捡了回来,没死就好。
虽然找到人的时候,这人右手残废,眼睛失明,神智全失,浑浑噩噩的就像条狗。但……没死就好。
像现在这样,不记得是是非非,不再有聪明才智,喜欢钓鱼就钓鱼,喜欢种菜就种菜,喜欢养鸡就养鸡,有时晒晒太阳,和隔壁的阿公阿婆说几句话。
有何不好?
有何不好?
他的眼睛酸涩,他想他这么想应当是看得很开的,却仍会记起当年那个会和他一起在和尚庙里偷兔子、会温文尔雅微笑着说“你真是聪明绝顶”的小气巴巴的李莲花。
这时晒网的人已经哼着些不知所云的曲子慢慢摸索着走出了后院。他的后院外边就是沙滩,再过去就是大海。有个青色长衫的人影淡淡站在外边,似在看海。
李莲花鬼鬼祟祟地往后探了个头,欣然摸到一处沙地,那沙地上划着十九横十九纵的棋盘,上面放了许多石子。他端正在棋盘一端坐好,笑道:“第一百三十六手,你想好了没有?”
那人并不回身,过了一阵,淡淡地道:“我输了。”
李莲花伸出手来,笑得灿烂:“一两银子。”
那人扬手将一两银子掷了过去,突然问:“你当真不记得我是谁?”
李莲花连忙点头道:“我记得。”
那人微微一震:“我是……”
“你是有钱人。”李莲花一本正经地道。

     ♡感谢方多病!!!
         这样真的已经很好了!!!
         哇,我狂哭QAQQQQQQ

评论
热度 ( 8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