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花] 喜欢你

♡我是真的不会取文名。
♡傻白甜校园恋爱故事,不建议带脑子看,容易被我的文字拉低智商。
♡ooc属于我,甜甜甜属于他们。

只要你是市一中的学生,你就一定不会不知道,学校里有这样两位风云人物。

笛飞声与李相夷这两人,一文一理,成绩稳居榜首,相貌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收揽了几乎全校姑娘的芳心。

当然,所有人也知道,这两人其实认识好久了,从小学一路争到高中,总要分个高低。

直到文理分科,两个人没什么好比的了,经常性的就变成了李相夷单方面的不痛不痒的语言攻击。

不过笛飞声这人对别人几乎是无视,能让他看进眼的也就一个李相夷,同理,能让李相夷出言嘲讽的人也不多,再加上一个好友方多病,其他人?不值一提。

这天是情人节,李相夷照例在上课前几分钟到达了教室,他走到自己的座位。

原本料想中与往年无异的被巧克力包围的场景没有出现,只有一盒巧克力孤零零的放在他的桌子上。

“我已经如此没有魅力了吗?”李相夷不解的眨了眨眼,转头问自己的同桌方多病。

方多病却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一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听见他的话。

李相夷毫不客气的把自己还带着料峭春意的手贴到了方多病的脸上。

“啊!”方多病吓得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你干什么?”

全班同学注意力瞬间聚焦到两人身上。

看着李相夷放在方多病脸上的手,众人纷纷面露惊恐,随即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方多病。


然而还没等李相夷发问,老师就走了进来。

他看也不看把那盒巧克力收进抽屉里,然后压下声调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们都中邪了不成?”

“或许吧,我现在都觉得自己在做梦。”方多病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答道。

李相夷还想再问,却听到语文老师愤怒的声音传来。

“李相夷!给我答一下这道题。”

李相夷只能站起来承受老师的怒火。

好不容易顶着语文老师颇具压力的眼神到下课,李相夷松了一口气。

理科班的女神角丽谯从外面走进来,在他桌子前站定了。

有好事者纷纷吹起口哨来。

“李相夷,你很好。”角丽谯语气森冷。

然而角丽谯下一秒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语气娇俏的说道:“开个玩笑,既然是他喜欢的,我自然也喜欢。”

随即她用高深莫测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李相夷。

李相夷被她看得毛骨悚然,不大懂这话什么意思,心道惹不起惹不起,你专心喜欢笛飞声就好了,来找我干什么。

女神讲完一段令李相夷摸不着头脑的话,留下了自己准备的巧克力,走掉了。

“你最喜欢的榛仁味的哦,记得吃。”听这语气她还颇为愉快。

围观群众原本想着看出好戏,没想到竟是这样和风细雨的一出,顿觉失望。

毕竟那位把巧克力放在李相夷桌子上的事是女神亲口说的。

没看见女神今天都把每日必不可少的礼物丢垃圾桶里吗?

“到底怎么了?我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装什么装?”方多病用调侃的语气反问,“你说你,啧,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李相夷和方多病进行了一阵鸡同鸭讲的对话,直讲到李相夷口干舌燥,他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瓶。

“话说,你会不会答应笛飞声啊?”

“答应什么?”李相夷含着一口水反问道。

“和他在一起啊。”

“噗。”李相夷听到这话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呢?”李相夷急忙拿纸擦干净桌上的水,“没病吧你?”

“那他为什么给你送巧克力?”方多病一脸我们都知道了你别藏了的表情。

“我怎么知道!”李相夷脑子变成了一团浆糊。

没想到笛飞声是这样的人,平时一声不吭,一出手就把自己搞的如此狼狈,李相夷恨恨的想道。

等到了放学的时间,李相夷冲出教室去找笛飞声。

然而文科班教历史的老头决心要将拖堂进行到底,笛飞声抬头看见外面的人,略一扬眉,李相夷向笛飞声打了个手势,表达了自己会在教室里等他的意思。

李相夷回到教室里,心不在焉地拿起角丽谯送给他的巧克力,那巧克力小小的,他一颗一颗喂进嘴里,然后一口咬下。

然而并没有意想之中的榛仁,浓烈的酒液滑入他的喉咙。

要完,李相夷想道。

然后一下子,他就趴在了桌子上。

笛飞声进来看见的就是一个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李相夷。

他闻到了空气中的酒味。

酒量还是这么差,被一盒酒心巧克力放倒了,这可真是……

除了酒心巧克力,旁边还有一盒没开的巧克力,笛飞声拆开包装,打算看一眼口味,免得这又是一盒酒心的。

盒子里有一张纸条,笛飞声料想这是一封情书,没打算看。

他拿出纸条,却发现那上面是他每日必定会在桌上信纸上看见的字体。

送给你的情人节礼物
——爱你的角丽谯

笛飞声不知道角丽谯又有了些什么奇思妙想,但眼下他也只能把这个醉鬼带回家了。

他把李相夷放到客房里,给他换了新的睡衣,便回自己的房间睡了。

李相夷刚睁眼就看见了坐在床边的笛飞声。

还做梦呢,他边想着,边缩回了被窝里。

?!!!十秒钟后李相夷猛地从被子里出来,然后悲剧地撞到了床板上。

“啊!嘶…”李相夷揉着自己的头。

“你怎么在这里?”李相夷没好气的问道。

“这是我家。”笛飞声淡淡答道。

“哦,你家啊——?!!!你家?”

“我过去的时候,你已经醉倒了。”

“噢噢。”李相夷听了他的解释,觉得很有道理,无法反驳。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气氛十分尴尬。

李相夷只好低头看身上盖的被子,想要把它盯穿一样。

我的天!

吃酒心巧克力都能醉倒,还被笛飞声知道了。

笛飞声真的给我送了巧克力?

他喜欢我?

仇人变情人?呸呸呸,我又不喜欢他。

“你当时找我做什么?”

“额,就是他们说你给我送了巧克力……”李相夷难得把一段话说的很是迟疑。

“那不是我送的,”笛飞声否认道。

“但是我喜欢你是真的。”笛飞声紧跟着又说道。

李相夷听了第一句松了口气,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第二句话,话没说出口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他抬头想看看笛飞声是否只是开玩笑——虽然笛飞声从不开玩笑。

笛飞声也在看他,那灼人的眼神让李相夷没法欺骗自己。

笛飞声是认真的。
李相夷意识到这一点后,突然慌张起来。

这算什么呢?他想道。

诚然,笛飞声是个十分精彩的人物,就算是李相夷,除了话少,也挑不出笛飞声什么毛病来。

说起来,他们认识七年了,李相夷早已习惯身边有这么个人了,但也实在没往其它的方面想过,没想到笛飞声存了这种心思。

“我……”李相夷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他把被子往上一扯盖住了自己。

两人都很清楚,这不是害羞,而是逃避。

角丽谯是算计人心的好手,笛飞声想道,可她毕竟不是我,也不是李相夷。

“那你呢?”笛飞声的声音传来。

我喜欢你,那你呢?

“我当然不喜欢你!”李相夷想也不想的答道。

“嗯,知道了”笛飞声的声音里还带着笑意。

这一笑弄得李相夷心里痒痒的,他很想掀开被子看看笛飞声笑起来是怎样的。

他还在胡思乱想中,不料被子被一把扯开。

额头上传来柔软的触感,一个吻。

李相夷睁大了眼睛。

“房费。”笛飞声留下两个字走掉了。

李相夷目瞪口呆。

李相夷穿好自己的衣服跑出了笛飞声家。

情人节后就是周末,简直是老天爷都在帮情侣。

李相夷看着身边走过的成双结对的情侣,内心很是烦躁。

笛飞声的那句“但我喜欢你是真的。”简直要变成360°回环立体音在他脑子里循环播放。

要疯!

周一方多病来到学校,颇为惊讶的看见李相夷趴在桌子上。

“稀奇呀,您老居然提早来学校了。”方多病不由打趣他。

“别提了……”李相夷抬头露出一张憔悴的脸。

“啧啧啧,就算是情人节,也要注意节制啊。”

“你给我滚!”

情人节放学后有人看见了笛飞声把他背走,于是他们两莫须有的恋情在众人口口相传之下被落实了。

李相夷一上午都乖乖待在教室,安静得让人意外。

笛飞声早猜到了这样,雷打不动的把桌上的写满文字的信纸丢到一旁,然后开始学习。

直到中午。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笛飞声在纸上写道。

他转身出了教室。

李相夷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正对方多病说话。

“帮我带饭吧,我不出去了。”

方多病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笛飞声走了过来,还向他示意了手中的饭盒。

方多病十分识趣的走了。

李相夷等了半天,都没等到方多病回答,他抬起头刚想说话,结果看见笛飞声的时候,身体往后一倾,连人带椅就要翻倒在地。

“坐好。”笛飞声把他的椅子拉住扶正。

“你来干嘛?”李相夷自己心烦意乱的很,这人却还是云淡风轻的模样,真是让人恨的牙痒痒。

“过来吃饭。”笛飞声打开一份饭盒推到李相夷面前。

红烧排骨,醋溜土豆还有玉米汤。

李相夷原本想说的“不吃”顿时说不出口了。

一来托笛飞声的福,周末这两天他可算是过的浑浑噩噩,宅在家里用泡面就打发了自己。

二来这看上去就好好吃啊!

笛飞声做的饭诶,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自己居然从来不知道。

李相夷不打算和自己的胃过不去,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色香味俱全的一顿饭,李相夷简直要感动哭了,他放下碗筷,发现笛飞声已经吃完了,正在偏头看他。

他莫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是你做的?”

“嗯,晚上还想吃吗?不收你钱。”

李相夷眼睛亮起来,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警惕的看着他并不回答。

“也不收别的。”笛飞声知道他想起什么,觉得他这副样子倒是很有意思,“你别躲我就是了。”

“成交!”李相夷早就受够了学校食堂的饭菜,而且他也确实没打算一直逃避,他需要一点时间来看清自己的心。

于是他们两人进入了一种绑定的状态,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

他们很是坦然的面对周围人暧昧八卦的眼神。

和笛飞声走得近了就会发现,这个人除了冷淡——对别人的,还真没有什么不好。

会做饭,会照顾人,话很少,但是该说的都会说……

一天一天,李相夷听见自己的心弦被撩拨,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放学,李相夷在前面走着,笛飞声跟在他身后慢慢的走。

李相夷看着笛飞声一步步走近,像是等不及一般,跑过去抱住了笛飞声。

“做什么?”

“当然是喜欢你。”

“嗯,知道了。”笛飞声把怀中人抱紧了。

于是第二天,他们俩牵手进学校了。

旁的人都觉得没什么,只觉得这两个人愈发会秀了。

只有角丽谯听到后,咬碎了一口银牙,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所以当初到底是谁放的那盒巧克力,还要说是你放的啊?”快要睡着之前,李相夷头枕在笛飞声腿上问道。

“快睡觉。”

“哦。”

END

关于角美人,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懂_(:з」∠)_
总算赶在十二点之前写完修完了,溜了溜了。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