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长生非我愿,只解心中忧。

[笛花]朝朝暮暮(上)

♡圣诞节作业
♡关键词:斗篷,云门(芝加哥千禧公园),抓娃娃机。
♡ooc属于我,甜甜甜属于他们。

“呼。”李相夷呼出一团白雾,他搓了搓冻红的手,起身去接了一杯热水。

握住杯子的手总算有了温度,李相夷感觉自己冻结的血液开始重新流淌。

芝加哥这见鬼的天气,谁想约我出门我都不会出去的,李相夷看着几个空了的床位暗暗感叹道。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李相夷悠悠翻着一本书,完全没有起身的打算,反正不会是找他的。

果然他的室友很自觉地去开门了。

“李相夷!有人找你。”他的室友喊道。

李相夷想了想,奇了怪了,期末还没到呢,总不至于现在就上门催作业吧?

他走到门口,笛飞声静静站在那里。

李相夷一颗心瞬间回暖,他一把抱住了笛飞声。

“你怎么来了?”

“有空就过来了。”

是了,李相夷突然想起今天是这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就元旦了,国内是该放假了。

又在门口腻歪了一会,李相夷总算想起外面是很冷的,把笛飞声带进了寝室。

“这是我男朋友,笛飞声。”李相夷晃了晃两人牵着的手。

“哦~”室友们心照不宣。

“相夷他多亏你们照顾了。”笛飞声略一点头。

“你座位在哪?”

李相夷刚想回答,突然想起自己乱糟糟的桌面,干笑了一声。

笛飞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扫了一眼各个桌子,朝着属于李相夷的那张去了。

李相夷的桌子其实算是整个寝室里比较整洁的了,稍微有点乱而已。

笛飞声蹙了蹙眉,替他收拾起来,末了,他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把自己带过来的生活用品一一给他放好位置,然后叮嘱着要他多穿点,吃好点……

李相夷美滋滋地听着男朋友难得的唠叨,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就在那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等笛飞声收拾完了,其它的桌子一瞬间就被比成了垃圾堆。

“我们出去玩吧。”李相夷凑过去牵住笛飞声的手。
“嗯。”

走到门口,笛飞声看了一眼显然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李相夷,后者心虚地回看他。

笛飞声转身从行李里拿出了什么披在了李相夷身上。

替李相夷系好带子,笛飞声很满意的看着面前人被一圈白毛毛围住的脖子。

“这次是斗篷?替我谢谢阿姨了。”李相夷摸着手感极好的白毛笑道。

因为斗篷的乱入,李相夷干脆换上了笛夫人给他做的一整套。

李相夷此时穿着一身厚实的白袍,旁人只有在衣袖飘拂时,才能隐隐约约看见那上面恍若流动的月白色回云纹路。

“这身很配你。”

笛飞声握住李相夷的手放入自己大衣的口袋里,两人出门了。

笛家和李家是十几年的邻居,笛飞声比李相夷大上两岁,李相夷还在李夫人肚子里时,就被双方父母调侃着若是个女孩子,刚好结个娃娃亲。

笛飞声当然不知道娃娃亲是个什么东西,但他大概知道了很快就有人来陪他玩了,内心还是很高兴的,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

笛飞声每天都记挂着那个未出世的小弟弟/妹妹,跑李家跑得殷勤的不得了。

等到李夫人真生下了个小婴儿,笛飞声看着那刚出生的浑身泛红皱巴巴的婴儿,自己的小脸也皱成一团。

“刚出生的小婴儿都是这样的。”李夫人躺在床上,看着笛飞声纠结的小表情,笑眯眯的说道。

“你出生时也是这样的。”笛夫人蹲下来拍拍儿子的肩,“出去吧,让你李阿姨好好休息。”

然后笛飞声等啊等啊,小婴儿也变成了粉雕玉琢的小团子,会跟在笛飞声的身后脆生生的喊他“笛飞声哥哥。”

笛飞声纵然脸上不显,心里自然是喜悦的,每天牵着小团子的手,就怕磕着碰着。

惹得一向喜静礼佛的笛夫人也打趣他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笛飞声呐呐地说不出什么反驳之语,只是那牵着的手却是从来没松过。

等到笛飞声和李相夷都长大一些了,关系自然而然也就没有那么亲密了,但是还是关系很好。

……

这个关系好,大概是在他们父母眼里?

在笛飞声眼里,李相夷心高气傲,逮着他就要嘲讽一番,实在是性格恶劣。

在李相夷眼里,笛飞声薄情冷性,问十句能有一句回复,实在是无趣至极。

李相夷自负天才,却还是在别人家的孩子——笛飞声的阴影下长大,这更是让李相夷恨得牙痒痒。

李相夷再气也不至于与父母争论,每每乖乖听了,偶尔顶几句嘴,不待父母斥责就溜之大吉,随后定要去笛飞声那里嘲讽几句讨回来。

只是李相夷能轻而易举的算出许多对他人而言不知所云的数学题,却也算不到自己的感情。

在他将满十八之前的一天,他的父母,朋友,追求者,都在分别做着准备,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而李相夷本人正端坐在房间里的书桌前,神情是无比的纠结。

原因无他,李相夷发现自己喜欢上笛飞声了。

虽然他本人一开始也觉得这感情来得十分荒唐,但是……

无意识追随的眼神,包含着想看他平静表情被打破的心思的话语……

李相夷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李相夷倒是很想冲到对面家中拉着笛飞声就表白,然后看看笛飞声会不会露出惊讶的表情,不管他最后接不接受,总归是给自己这份感情一个交待。

可惜笛飞声去上大学了,此时并不在家。

李相夷把表白的日子定在自己生日那天,反正笛飞声肯定是会来的。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过了几天,还没到他生日那天,李相夷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本应在外地的笛飞声。

李相夷平复了一下心情,刚想出去打招呼,结果看到笛飞声身边还有个女生。

“我从高中追到大学,你永远都是干干脆脆地拒绝,我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但是我还是想要一个原因。”

“我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你有喜欢的人?我不相信…”

按理来说李相夷站的位置是听不见他们说的任何话的,可是那女生后面几乎是在叫喊。

他有喜欢的人,有喜欢的人,喜欢的人……

李相夷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李相夷很想安慰自己天涯何处无芳草,很想告诉自己应该对这种结果早有准备。
可是,情之所钟,怎么可能轻易回转。就在一天前,李相夷还在想要是笛飞声答应他,那他们以后可以买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每间屋子都亲自装饰,要有一个舒适的书房,可以让两个人坐在一起看书。要有一个现代化的厨房,他一直觉得笛飞声很有厨艺天赋,他想每天都吃笛飞声做的菜,最好是一个星期不重样。他想每天第一眼就看见笛飞声,他想从此就这样守着一个人。

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幻想着未来,只是想想就有无数喜悦从心里蹦跳出来,要跑到那人身边。

那女子冷静下来,带着哭腔说:“我能看看她么……”

看看她是如何好,好到能得你青眼,也好让我死心。

笛飞声不欲再多纠缠,转身想走。

然后他停住了,因为李相夷从前面的拐角处跑了出来,招手对他喊道:“苏姐姐在家等你好久了,怎么还不回去吃饭?”

女生闻言愣了一会,很快抹掉了眼泪,向笛飞声说了句“再见”,跑走了。

李相夷见那女子走了,带着他惯有的嘲讽笑容着对笛飞声说:“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了,打算怎么谢我?”

然而没等笛飞声开口,李相夷就转身走得飞快,“算了,指望你?记得以后请我喝喜酒吧。”

笛飞声听得直皱眉,他追上李相夷,一把攥住了那人的手腕。

“你都听见了?”笛飞声的声音还是那样平淡,听不出什么起伏。

“你指什么?放心,我就听见了那女孩说你有喜欢的人,保密措施做的可真好啊哈哈哈……”感受到笛飞声紧攥的力度,李相夷试图把自己的手解救出来,“不至于这样就要杀我灭口吧。”

笛飞声松开了手,“我只是不想吓到他。”

李相夷没说话。

笛飞声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一声。

李相夷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转头去看笛飞声。

笛飞声也在看他。

李相夷突然很气,还有点不自察的委屈,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就不能自己偷着乐吗?

“我很高兴,”笛飞声的话里带着笑意,“我等了他很久,我原本还在想他再不开窍,我就光明正大的追他,反正他也要成年了。”

李相夷眨了眨眼,努力思考了下这段话里的信息量。

笛飞声没再说,他牵住了李相夷的手,不是幼时简单的掌心相触,而是十指相扣。

笛飞声牵着李相夷向前走去,把还在发懵的李相夷也往前带了几步。

“这么说是你先喜欢我的,可以啊,实话交代,什么时候开始的?”李相夷被他一拽回了神,嘿嘿笑起来。

“……”

这天万里无云,光线好得很,李相夷瞥见笛飞声脸红了那么一点点。

“说吧,说吧。”李相夷故意扯着笛飞声的袖子,不让他走。

“我也不知道。”笛飞声被他闹得没办法。

“嘿,我也是。”

世界像个巨大的抓娃娃机,隔着玻璃,我只想要你。
以前李相夷总觉得那些女孩子矫情腻人得很,等到自己喜欢人了,才知道其中滋味。

评论
热度 ( 7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