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虽然我写得烂,但是我想得美。

[笛花]朝朝暮暮(下)

李相夷捧着一杯热可可,和笛飞声走在密歇根大道上。

他刚刚第二次拒绝了来自路人的合影请求,他感受着周围人打量的眼神,只想找个地方避开人群。

一家商店外边摆着一排抓娃娃机,李相夷看了一眼笛飞声,后者心领神会走向了那排机器。

以前,李相夷就喜欢和笛飞声比这比那,到了游戏厅都要比谁抓的娃娃多——虽然笛飞声抓的娃娃最后也都归了李相夷,然后那些娃娃经了李相夷的手,又都分给了围观的小孩子。

但是现在李相夷只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就像以前的以前一样。

他们都是这样,认定了什么就一定不会松手,千方百计也会去得到。

幸好他们最后也都如愿以偿了。

就像现在,笛飞声神情认真得不像是在抓娃娃,他看着自己想抓的娃娃掉下去了,没有像大部分人一样选择换一个目标,而是又试了几次。

那是一只Q版小狐狸,抓到以后他把娃娃往李相夷怀里一放,继续抓别的去了。

李相夷想了想此时的自己,毛茸茸程度和手上的娃娃好像还真有的一拼。

他又想起在中国古代志异故事里,狐狸总是在破庙里等着路过的书生,然后必定是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恨纠葛。

作为一只拐到了“书生”的狐狸,李相夷看着笛飞声忍不住地弯起嘴角。

李相夷此时也看中另一个娃娃,奈何实在是太久没玩过,好几次娃娃都从机械抓手中掉了下去。

等到李相夷终于抓上来一只小老虎,笛飞声也抓到了别的,都放在了李相夷身后的椅子上。

他拿着小老虎递给笛飞声,笛飞声挑眉看他。

“礼尚往来。”

独来独往,不可一世,实在是非常像笛飞声本人了。

又玩了一会,两人身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李相夷留下那只狐狸和老虎,其它的分给了围观的人群,带着笛飞声迅速离开了众人视线。

李相夷牵着笛飞声直奔千禧公园的标志性建筑“云门”。

云门这名字乍一听像个中国古典建筑,其实走的是后现代主义风。

就像一颗巨大的水滴,光滑的银色镜面将周围的景象全都映入其中,你会看到天空,高楼,广场,人群就这样奇妙的同框了,映照在里面的景物都有一些扭曲,但并不显得滑稽。

当你站在这前面时,你会感受到人在天地面前的渺小,也会觉得天幕层云仿佛都触手可及,从不同的地方看,里面的景象也有所变化,一种很神奇的体验。

李相夷和笛飞声站在云门通道里,抬头看去,仿佛是被卷入了时空隧道,画面扭曲而混乱,明明只有几十个人,却被反射成了百千个人,让人头晕目眩。

两人逛得忘了时间,晚饭是在一家李相夷常去的中餐馆解决的。

柜台后面,原本翻着书的老板看见他来了,还牵着另一个人的手,恍然大悟一般,开口说道:“这想必就是你那做饭好吃到让你赞不绝口,甚至不亚于我们这里的那位男朋友了。”

李相夷面上一热,在外面表扬自家男朋友这种事,就这样被人说了出来,实在是让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额,我就和往常一样,再加……”

餐厅角落里,李相夷坐到座位上,一本正经地对笛飞声说道:“这里的菜很好吃的,你多吃一点。”

“好啊,我一定学会了,以后回去做给你吃。”笛飞声似笑非笑。

李相夷还想反驳什么,被笛飞声拉过去亲了上去,顿时七荤八素,不知今夕何夕,想说的话自然是忘光了。

等到一吻终了,李相夷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笛飞声,可是配上那烧红的脸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笛飞声别开了自己的眼睛。

吃饱喝足,李相夷懒懒地靠在笛飞声身上,不想动弹。

“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后天下午。”

“那我们明天不出来了吧,你肯定还有工作要做,我去你那里写作业。”

“好。”

“再去最后一个地方。”李相夷冲笛飞声狡黠一笑。

汉考克大厦观景台上,往外看去万家灯火通明,点点橘色光亮连成一线,在这天寒地冻的晚上,让人恍惚间心上生出一丝温暖的感觉。

那一盏盏灯光中,有没有哪一抹光亮是为我而留的呢?

李相夷突然有点想家了,想念许久未见的父母,想念笛家夫妇,想念那个出门走几步就能见到笛飞声的地方。

“我想家了。”明明前几次来都只是觉得这里夜景真的很美,李相夷想道,果然和不同的人来心境也变了。

“离过年也没多久了,到时候回去就是了。”笛飞声出言安慰,“现在,外面冷,我们先回去吧。”

李相夷扑到柔软的被褥里,把自己包在里面,长舒了一口气。

“唔,舒服。”

“先去洗漱。”笛飞声把人从被子里提出来。

“遵命。”李相夷不待笛飞声再说,闪身进了洗手间。

两人靠在一起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能相聚的时间只有那么点,真是让人恨不得一秒掰成两秒用。

李相夷打了个哈欠,却还不想睡。

窗外传来了烟花盛放的声音,一声声昭示着新一年的来临。

“又是新的一年了啊。”

“嗯。”

“我还要在国外待两年。”当时才离家不久没什么感觉,现在才觉得相思不易。

“我有空就会来看你的。”

“一言为定,”李相夷侧过身子看着笛飞声,“我们好像每年这时候都在一起啊。”

“前年没有,你和阿姨出去旅游了。”

“哦,这样,我们什么时候也出去旅游吧,国内?西欧?去哪都可以,就我们两个人……”

李相夷睡着了。

笛飞声轻轻伸手把人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也闭上了眼睛。

晚安,今年也甚是爱你。

评论 ( 3 )
热度 ( 9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