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花]千秋意

@李十三姨太 的生贺!
其实昨天有专门新写了短篇,然而还没写完_(:з」∠)_
恰好今天去了省博物馆,所以先摸个一任旧风华的番外好了。

小孩子总是最容易接受神神鬼鬼之类的说法的。

笛飞声也不例外。

他傻傻地看着从玻璃柜上一跃而下的李莲花。

那人白衣如雪,恍若仙人,就这样落到他面前。

笛飞声走上前试探性的伸出手去抓李莲花的一角。

有触感!

笛飞声眨眨眼,并不能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好比就站在他身后不远的父母,好像都不知道这里有个人。

李莲花看着笛飞声这副样子,觉得稀奇得很,他也不开口,只是蹲下来与笛飞声平视。

“你是天上的神仙吗?”笛飞声紧张地小声问道。

“不是,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守护灵。”李莲花竖起食指立在嘴唇前,“这可是我们俩的秘密,不要告诉其他人啊。”

笛飞声极为认真地点了点头。

自此,不管走到哪里,笛飞声总能看到李莲花就在他附近,用一种他尚且看不懂的眼神注视着他。

后来,他知道了,那是一个人把自己整颗心都捧出来放在他面前,是不加掩饰的喜爱。

很长一段时间,笛飞声对守护灵这种说法深信不疑。

新世纪的社会主义主义接班人就这样被李莲花带偏了。

在笛飞声还小的时候,李莲花经常要应付笛飞声提出的各种问题。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守护灵吗?”

“我也不知道,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生生世世。

“你为什么总喜欢捏我的脸啊?”

当然是因为等你长大了,就没有机会了啊!

“那是我守护你的一种方式,那样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李莲花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是明明你就没离开过我十米远,有那个必要吗?那一定是为了以防万一吧,笛飞声想道。

诸如此类问题。

李莲花总能瞎扯一通,满足笛团子的好奇心。

直到笛飞声问出了“这道数学题怎么做?”

“……”李莲花沉默了。

然后笛飞声被教育了一个道理,学习是自己的事情。

话是这么说,但李莲花还是努力在填补自己对于这个时代的空白——然而这些常识对于笛飞声的学习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是让他自己的胡说更加合理了。

等笛飞声从小孩长成少年人,他就不再相信李莲花的信口胡诌了。

但依然相信这个人。

“还是不能说吗?”笛飞声转头看向身边的人。

“不要心急啊,”李莲花依旧是笑着的,“你想知道的一切,都会有答案的。”

笛飞声看了十几年的李莲花,自认为对他的喜欢就像是刻在骨上,溶进血里。

说不上来的感觉。

“就像是我从很久以前,从前世,就已经很爱你了一样。”

“谁说不是呢?”

如果是你,那我愿意信一次来世今生,只要是你。

笛飞声感受着怀里李莲花温热的呼吸,如此想道。

二十来岁时的某一天,笛飞声突然福至心灵,全都想起来了。

“笛飞声。”李莲花在隔壁房间叫他。

笛飞声快步走过去,把李莲花抱在怀里。

“没有多久的啊,二十七年九个月零六天。我千年都等了,这不过就是我以前睡一觉的时间。”李莲花感受到笛飞声无声的情绪,轻轻说道。

后来,李莲花再说起笛飞声年幼时的事,总靠在笛飞声怀里笑得十分猖狂。

他戳了戳笛飞声的脸,感叹一句:“都没有肉了,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

笛飞声淡淡看他一眼,有心让他开不了口。

李莲花被看得心肝一颤,直觉不好,默念一遍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就想跑路。

笛飞声自然是不答应的,他把人按到身下,就亲了上去。

效果立竿见影,李莲花之后很乖觉的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笛飞声点点头表示很满意。

评论 ( 9 )
热度 ( 13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