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虽然我写得烂,但是我想得美。

[笛花]孤独星球

♡其实是给姨太的生日礼物啦。
大家圣诞节快乐!爱你们!爱群里的所有人!
能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
♡天文馆什么瞎写的,我一个都没去过。
♡学渣要准备期末了,等寒假了再写。


最孤独的星球,因为有你才撞出了花火
点燃我的寂寞,烧成银河闪烁

李相夷从小到大没什么亲近的朋友,这很大程度上是他自己的原因。

为人冷傲,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是他最常听见的别人对他的评价。

只是他完全不在意这些。

他很清楚自己对那些人没有兴趣,所以才会表现出冷冰冰的样子。

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李相夷周末照例来到图书馆,却看见自己最常坐的那偏远角落里的位置上已经有人。

李相夷在这种事情上总是在意得很,他走过去用手上的书轻轻点了点桌面。

“同学你好,请问能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吗?”

那人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淡淡开口问道:“理由是什么?”

“因为我以前一直坐这里,已经习惯了。”

那人“嗯”了一声,起身坐到了三个座位以外的地方。

有意思,看来这也是个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的主。

不过,与我无关。

李相夷翻开了手中的书。


之后每次李相夷去图书馆都看见了那个人。

那人和他一样,每次都坐在了与之前相同的位置,再没有变动过。

原本以他为中心周围一圈都不会有人坐,现在那人来了,他感觉这范围似乎又变大了些。

李相夷从旁人的低语中知道了那人的名字和一众事迹。

笛飞声,历史系学生,是个全校有名的人物。

校花角丽谯在寝室楼下向他表白,他听了个开头就转身上楼了,徒留角丽谯在众人围观之下脸色是白了又白。

当然那之后,角丽谯也没有放弃,依旧是追着笛飞声满学校跑。

从此他就成为了全校男生仇恨的目标,女生中对他心存爱慕者当然也有,但更多的是还对他敬而远之。


经人一提,李相夷才想起自己也是听说过这事的,对笛飞声这个名字尤其印象深刻。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现在见到本人,果然是面容俊雅,气度非凡,怪不得能得校花青眼。

可惜,最难消受美人恩。

李相夷想了一想,笛飞声说不定是不堪角丽谯的疯狂追求,才到图书馆求个清净。

虽说人们总是对美人比较宽容,但角丽谯总还是不能在图书馆里扰人的。

成绩优异,性情冷淡,为人高傲,李相夷突然有了想要去结交一下的想法。

说不定能聊得来呢,他愉快地想道。

敢想敢做,李相夷这天在看到笛飞声准备离开时,喊住了他。

“这位同学,有兴趣和我下一盘棋吗?”

笛飞声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一顿。

“好。”他答道。


正值九月,学校的桂花开得极好,已带上一丝凉意的风裹携着桂花的香甜气息吹拂到每个人身上。

李相夷把自己带来的棋盘放在路边的石桌上。

下围棋一直是李相夷的强项,他其实并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只是下意识的话便说出口了。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也丝毫不逊色于他。

“第一百八十九手,我赢了。”李相夷眉头舒展,扬起笑容看向笛飞声。

笛飞声点点头,开始收拾棋局。

李相夷还沉浸在棋逢对手的喜悦里,一看表才发现不知不觉两人已下了近两个小时。

居然都中午了啊。

“一起去吃饭吗?”李相夷问道。

“走吧。”笛飞声和他并肩走向食堂。


“这么说,你是对角丽谯没有半分意思咯?”李相夷用筷子认真挑着鱼肚子上的刺,随口问道。

“没错。”笛飞声神色不变答道。

“啧啧啧,角美人那可真是天仙下凡,你当真如此郎心如铁?”

“你有兴趣你大可自己去追。”

“那还是不了。”

短短十几分钟吃饭时间里,他们俩从诗词歌赋聊到了人生理想,可以说是非常聊得来了。

李相夷不由觉得自己真是慧眼识人。


不过,现在好像有麻烦了。

角大美人的眼线真是无处不在啊。李相夷感叹一句。

对于笑靥如花盈盈走来的角丽谯,笛飞声眼皮都没抬一下。

角丽谯在笛飞声身边座位坐下,一双美目流转。

“你平时不是从不来食堂的吗?食堂的饭菜哪是你吃的。”角丽谯把一个精心装饰的饭盒推到笛飞声面前,“尝尝,我亲自做的。”

笛飞声置若罔闻,还在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

角丽谯怎么会被这人的冷淡打败,她言笑晏晏继续问道:“你今天怎么有空来食堂了?”

笛飞声刚好吃完最后一口,他朝对面的李相夷一扬头,说道:“陪他。”

角丽谯还没来得及为他开口而高兴,就怒不可遏地向笛飞声对面看去。


只要有笛飞声在,角丽谯的眼里是容不下别人的,自然刚才也未分一眼给李相夷。

她看到一脸懵逼的李相夷,也是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他?你就为了他破例来食堂?”

李相夷原本高高兴兴地看戏,没成想被笛飞声短短两个字拖下了水。

此时听到角丽谯对于他那不屑的语气,他自然是不能无动于衷的。

李相夷不怒反笑,回道:“我自然是比不得角大美人你美若天仙,可偏偏笛飞声就陪了我呢。”

李相夷恶意的拖长了尾音,听上去是十足的挑衅。

连有心拖他下水的笛飞声都被他这一流的演技给惊了。

“你……”角丽谯一拍桌子,站起来刚要发作,突然想起这里还是公共场所,无数双眼睛正盯着这里。

角丽谯绽出一个笑容,状若无事的起身,只是在经过李相夷时,她恶狠狠丢下了一句“走着瞧。”,随即扬长而去。

李相夷似笑非笑看着笛飞声,“我这可是被你害惨了啊,角美人指不定琢磨着怎么整我了。”

“是我的错。”话是这么说,笛飞声的脸上却丝毫不见愧色。

李相夷翻个白眼,说道:“走吧。”


此后,李相夷果然时不时就要做好被角大美人堵的准备。

弄得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都以为角丽谯移情别恋了。

可惜他们听不到两人的对话。

角丽谯总是捡着李相夷全身上下贬个不停,可惜李相夷在尖酸刻薄方面大概要比角丽谯要高出几百年道行。

角丽谯只有被气得转头就走的份。


李相夷觉得这样不行,自己真是亏大发了。

“我说,你这样不太厚道吧,我可是替你被角大美人缠上了。”

“那你想怎样?”

“我们周末去天文馆吧,我早就想去了,只是之前闭馆装修了,没有机会去。”

“好。”笛飞声停笔看他。

因为是闭馆后的第一次开放,天文馆前人山人海。

当然票数是限制了的,李相夷手快抢了刚好两张。

“这里,这里。”

笛飞声还在想自己要怎么找到李相夷时,就看见那人站在无人处向自己招手。


他们是最早进入天文馆的一批人,展厅内还显得十分空旷。

宇宙起源,星河演变,星球介绍或以传统的纸质,或以各种3D,VR技术展示在他们面前。

最后一个厅正在播放4D电影。

李相夷明明是坐在是稳稳坐在坐位上,却在精致的特效和座椅的摇摆下生出了自己是真的穿行于璀璨星河中的念头。

电影结束,展厅里依旧一片黑暗的时候,李相夷说话了。

“你说一颗星星遇见另一颗星星的概率是多少?”李相夷的眼睛即使是在黑暗中也是亮的。

“不知道。”

宇宙中的两颗星星相遇那结局是同时粉碎,旁的人我也不知道,总之我已经遇见你了。

看过你一颗星星后,眼里就看不见别的星星了。


李相夷这天起床头晕晕沉沉的,他只当是晚上没睡好。

勉强上了一节课,他把手盖在额头上,感受到一片滚烫。

发烧了啊。

他思考着今天要不还是不去图书馆了,随即又想起今天笛飞声约了他下棋。

他走进图书馆,坐到自己平时的座位上,等着笛飞声来。

“你怎么了?”李相夷听到有人在对自己说话,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唔,谁啊?李相夷晕晕乎乎地想。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触到了他额头。

他感觉自己清醒了一点。

“你发烧了。”

哦,是笛飞声啊。

李相夷放心地睡了过去。


李相夷醒来只觉得喉咙干得不行。

他从被子里坐起来看了一眼,是自己的寝室。

自己睡之前好像看见笛飞声了,笛飞声把我送回来的?

“我拿了你包里的钥匙开的门。”笛飞声端着一个杯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现在是两点了,你睡了四个小时,现在先把药吃了。”

李相夷不情不愿地接过杯子,几口迅速把药喝了。

苦死了!

好吧,至少喉咙得救了。

他清了清嗓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这?”

“打电话问的。”

“哦。”


“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笛飞声语气有一丝无奈。

“本来就不会……要不你来照顾我?”鬼使神差一般,李相夷说道。

“好啊。”出人意料,笛飞声很快回答了。

李相夷缩回被子好一会,笛飞声只得看到被子起起伏伏。

李相夷出被子时,脸有点红。

他抓住笛飞声的手腕,说道:“一辈子吗?”

“一辈子。”笛飞声笑着点头。

“那好,你这辈子别想跑了。”

李相夷笑得像是分到了糖果的小孩子,抓紧了笛飞声手腕不肯放。

“去吃饭吧。”

“好。”



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然后就可以谈婚论嫁了()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