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虽然我写得烂,但是我想得美。

[笛花]寄余生 (下)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笛飞声正在写一封信。

说是信,其实只是一篇随笔而已,他所写的无非一些琐碎日常。

笛飞声并没有记事的习惯,值得他记住的事他都会牢牢记在心上,无须写下来。

然而鬼使神差一般,他拿起新买来的笔认真写起来。

这是第十天了,他亲眼看着两人亲手布置——李莲花指挥他布置的屋子一点点回到最初的样子。

桌上的棋盘,书柜中的书……

有些甚至就是他眼看着消失的,笛飞声已经见怪不怪了。

笛飞声放下笔,走到了李莲花最喜欢的竹椅上坐下,阖目晒起了太阳。

确实很舒服啊,难怪他喜欢。

李莲花折腾半天才从水里捞出一封信。

信居然没有湿?这年头阴间还能寄信吗?他胡乱想着。

李莲花看了一眼纸上的字,拿着信的手不自觉加大了力度,信的一角被攥的皱巴巴的。

笛飞声信上内容也就提到方多病和屋子里东西的消失。

李莲花这才知道自己都快把家搬来了。

真想亲眼看看笛飞声的反应啊,李莲花笑起来。

李莲花又把信反反复复看了好几次,在笛飞声字旁添了几句话后,把信仔细折了压在了镇纸下。

李莲花坐在船边,看着河水思索起来。

既然都是通过水,那边的东西可以过来,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把东西送回去呢?

李莲花想试一下,又不太舍得笛飞声的那封信。

他把自己刚用过的笔扔进了水里。

李莲花看着河面上的涟漪渐渐淡去,内心并不抱很大期望。

笛飞声在一片竹林里静坐,当有东西砸中他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有人来犯。

然后他低头看见了掉落在地上的毛笔,眼熟得很,这还是他替李莲花找来的。

这是什么意思?笛飞声蹙眉,总不会那些消失的东西都又会从天上还回来吧。
笛飞声现在身处洞庭,他也没给自己定下一个目的地,走到哪算哪。

他把笔揣在怀里,无端想起一年前那封消失的信。

竹林摇曳,沙沙作响,笛飞声感受着从脸边掠过的风,思索了一会,站起来向外走去。

看着桌上磨好的墨,铺好的纸张,笛飞声从容地写起信来。

笛飞声放下笔的时候自嘲的想,自己居然还有抱着这种不切实际幻想的时候。

如他所料,信消失了。

佛祖佑我一次吧。笛飞声看着原本信纸的位置想道。

李莲花看到第二封信的心情着实是喜悦的。

他待的地方并无白天黑夜之分,天永远是灰蒙蒙的,他也不知道这里的时间到底有没有流失一说。

信中笛飞声并未提起笔的事情,李莲花不由失望,直到他在末尾处看见一句“君见信否 盼回之”

李莲花在反复确认不是自己眼花后,提笔洋洋洒洒写了封信,仔细折好放进水里,眼看着信纸慢慢沉入水中。

笛飞声到达蜀地时,正值雨季。

雨丝飘飘洒洒打湿了他披散的长发,有年轻姑娘红着脸走过来邀他共伞,被他拒绝了。

他站在那里等了很久,直到天空中一张白纸出现,被他稳稳拿在手上。

据江湖传言,笛飞声退隐江湖后,游历四方,最终回到一个名不经传的地方,在一个湖边住下来,据说那湖中种满了各色莲花。

很多江湖后生慕名而往,想要找到这个地方,却都无功而返。

放下笛飞声的信,李莲花愣了一下,他在这里就没看见过光亮,天空一直都是灰蒙蒙的。

而此时前方却明亮了很多,李莲花终于看清,那是一片更宽广的水域,水上和空中飘着数不清的莲花灯,正是灯上点着的烛火照亮了这方天地。

船顺着水流飘到莲花灯中,李莲花却顾不上欣赏眼前世间难见的奇景,他在岸边看见了一个人。

笛飞声依旧是一身青衫,他站在岸边,向李莲花伸出了手。

于是李莲花笑了,他把手交到笛飞声手中。

“走吧。”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