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花]爱恨不识 (一)

答应姨太的短篇脑洞卡了,先开个新坑吧。
这其实原本是那个3000字笛飞声只出场一次的脑洞,结果写着写着完全跑偏了。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天地难容》

天地混沌之时,神明挽救苍生,百姓信仰神明。

待到海晏河清,人们渐渐忘却了自己的信仰。

神明似乎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神明陆续陨落,可悲的是,他们连躯体也不会留下。

生于天地,归于天地。

至此,只剩下一位神明。

神界出了件大事,神木的枝干抽了芽,新叶间凝聚出两团白影。

颜丹刹那喜不自胜,她扬起笑脸想要回到住所,却想起身边已无可以分享喜悦之人。

她叹了口气,望向树上。

“一定要快点啊,我等不了多久了。”

知道将有神明诞生的消息后,各界也都蠢蠢欲动起来,谁都想分一杯羹。

若是能控制住一位神……贪婪的各族想着。

颜丹生出一点悲哀来,她想起自己出世时,众人都围着她,弄得初生的小凤凰紧张的把头藏到了翅膀下,多热闹啊,然而那繁华不过刹那,转眼便已倾覆。

神的孕育是漫长的过程,三年后,颜丹知道,时间到了。

神木周边的形成了巨大的气流漩涡,周边的一切灵气都被吸到了两团白影附近,白影也渐渐凝聚出大致轮廓来,这是神孕育最后的过程了——也是神界最脆弱的时候。

颜丹一挥火红的衣袖,便有数不尽的火团朝那些妖魔鬼怪冲去,有些倒霉的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转眼已成了灰。

颜丹蹙眉,神可以借自然万物之力,只是她现在要为两位幼神让步,便有些束手束脚了,再加上她的本命火已有了衰竭之相,颜丹苦笑一声,她并不怕死,对于她来说那只不过是去与她心心念念的人作陪,她只怕自己护不住两位小神明。

她日日看着那两团白影一点一点成形,显现出内里的轮廓来,一只狐狸,和一只虎。

想必以后会热闹起来,颜丹满心欢喜的想着。

就此陨落,未免太过不甘。

神木已经绽放出了夺目的白光,瞬而黯淡下去。

神现世了。

然而变故横生,不知谁召来的妖风,一团小东西还未平稳落地,就被狂风带着卷下了神界,消失不见。

颜丹大惊,她化为原形,飞到神木下。

那里,一只小白虎正在睁开眼睛。

颜丹捏了个诀,想看看小狐狸掉去了哪里。

无果,她哭笑不得。

“倒是聪明的紧,这就知道要藏匿气息了。”

大敌当前,她也没空即刻下去找。

她十分没良心的想道:“找人这种事还是留给后辈吧!”

她看了一眼小老虎,叹了一句自己还没抱过呢。

然而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浴火的凤凰便飞向了高空。

火光与鲜血交映,活脱脱地狱之景。

小老虎才醒过来,听得脑内有声音唤他,“笛飞声。”

“哦,我叫笛飞声。”他想着。

笛飞声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大舒服,他跃过地上重重叠叠的尸体。

笛飞声变作一个小孩,两只小手往前一推,便轰出一片空地来。

颜丹目瞪口呆,然后看着小孩倒了下去变回了小老虎。

“太乱来了。”

颜丹想今日自己怕是死不成了,这要是没人管,这崽子恐怕迟早要把天捅个窟篓。

神界遭此大劫,本是摇摇欲坠,笛飞声又来了这一下,神界瞬间向下狂坠。

颜丹把小老虎放在背上,悬在半空看着大部分妖来不及逃跑就随着神界土地一起粉碎。

神界土地一落地,地上的植物便疯了一样长起来。

那许多尸体正好做了肥料,颜丹冷笑一声。

神界落到了妖界的北角,颜丹一时少了许多对手,她将剩下的妖烧了个干净,然后用结界把神界与外界隔绝,除了神,其它所有都是有进无出。

她用翅膀护住了小老虎,抱着他找了个火山口跳了下去。

熔浆虽与火不同,但也能助她恢复了。

她闭眼睡去了。

笛飞声醒来时只觉得热,待他看清自己身在何处时,抽了抽嘴角。

他挥手造出了个罩子罩住自己,从凤凰怀里出去了。

笛飞声毫无作为初生小孩的自觉,他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眼前的世界。

他一挥袖,一山崖顶上便出现了一座府邸。

他随意挑了间屋子进去,然后开始了日复一日的修炼。

颜丹醒来,找到笛飞声的时候都快疯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才十几岁的小孩每天就只会练功礼佛。

怪我没有在他出世时好好带他,没带他经历一下世间繁华,颜丹扶额想道。

颜丹掐指算了算,那小狐狸迟早会来到这里,便也放下心来。

对于笛飞声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颜丹委婉的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笛飞声“嗯”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第二天,他果然不再修炼,他出结界去找人打架了。

颜丹:……

颜丹知道笛飞声能照顾好自己,便打算去找个适合自己的地方滋养下自己的本命火。

“我打算出次远门。”

笛飞声难得看到颜丹脸上露出如此严肃的神情,也不禁认真听起来。

“你记得,那只狐狸来了,结界必然有所反应,请你一定要等到他。”

笛飞声不太看的懂此时颜丹眼里的情绪,但他还是郑重的应下了。

随即,颜丹露出一个笑脸,迅速在笛飞声的小脸上一掐,逃之夭夭了。

“等那狐狸来了,给他炖碗鸡汤,他想必欢喜。”笛飞声板着张小脸想道。

评论 ( 7 )
热度 ( 11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