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花]爱恨不识(二)

“你不是傲的很吗?”那些人嗤笑着说道,“这里可是个有进无出的地方。”

“好好待着吧。”那群人走了。

这显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还跑那么快,李相夷用残存的意识想道。

不能死!要活下去!要回去杀了他们!

可是他都已经无法维持人身了,变回了一只染血的小狐狸。

说来李相夷如今不过是个一百来岁的狐狸崽子,独自长大,自负天才,还不怎么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眼红的人自然是要把他在成长起来之前让他消失。

李相夷刚才气息不稳,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很快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隐匿起来。

突然,李相夷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自远处走来,一步一步走得十分平平无奇,却在转瞬之间已来到李相夷面前。

然而他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狐狸,就意图转身离去。

“一只普通狐妖,想必不是。”笛飞声想道。

“你……见死不救?”李相夷用虚弱的语气开口说话。

“我为何要救?”话音刚落,笛飞声人已经消失在密林里。

李相夷有些气急,他还想说点什么,可是还没开口,就忽地吐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待他再醒来时,已是夜晚,他居然变回了人形。

瘀血已出,他觉得胸口处好受多了。

原本被打折的右腿能动了,全身大大小小无数伤口好了十之八九,就算李相夷觉得自己如何超绝,也不认为自己还有自我治愈的能力。

这地方有些古怪,不过治好了伤是好事,也亏的那些人没往他心上插一刀,不然他现在也是神仙难救。

如果不是怕感染风寒,加重伤势,李相夷定要跳到河里,把一身血污洗个干净。

简单处理了自己的伤,他思索片刻,为了节省体力,还是变回了狐狸。

看上去惨兮兮的狐狸不再回头往外看一眼,跑进了树林里。

这是一个妖界边缘的山谷,与终年冰雪不停的妖界中心地带不同,这里四季如春,景色秀美。

可因为自古就有传说,其间有异兽盘踞,误入其中的人也从来都没有出来过,也有自负的大妖想窥探其中的秘密,结果才刚升至半空中,就被一招毙命。

自此,所有妖都对此地敬而远之。

久而久之,这里已经成为了妖族重犯的流放之地,名为无归谷。

李相夷是个不信邪的,他想起自己昏迷前看到的男子,

那种身法,绝非常人,说不定就是此间主人。

夜晚看也有看不见的好处,李相夷念了个咒,往妖族气息最重的地方去了。

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崖上,有人正盘腿坐着。

那山崖下,众人齐齐跪着,一派虔诚的模样,好似是在跪拜神明。

李相夷不懂他们在做什么,他还想再凑近一点。

却不料一张网兜头而下,李相夷心凉了半截——他对此毫无所觉。

“是只狐狸,没见过的。”

“外面来的?总之送过来吧。”

这网上不知道加了什么料,李相夷很快就闭上眼失去了意识。

李相夷觉得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再醒来时,他已经在一个装潢华丽的屋子里。

地上铺着柔软的毯子,李相夷跳下床,走到镜子前,看见自己的一身毛已经恢复了原本的雪白颜色。

李相夷并不急着出去,他猜想这里应该并不排外。

他凭借良好的耳力听见了外面的对话。

“明天带他一起去见那位?”

“对,你进去和他聊吧。”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李相夷保持着狐狸模样坐在床上。

他想到了那些被流放至此的妖族重犯,外面的人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以为必死无疑的人,在这里反而过的有滋有味的。

“醒了?”一个男子走进来,丢了套衣服过来,“还以为你要睡到什么时候。穿上吧。”

小狐狸李相夷扯着衣服到了屏风后,再出来已是一翩翩少年郎。

进来的男子一展手中的扇子,就想去挑李相夷的下巴,

被李相夷后退躲开了他也不恼。

“不错不错,挺好看的,比之我也不遑多让了。”

李相夷看着面前这瘦的像个饿殍的人,简直懒得开口嘲讽。

他走到座位上坐下,等着看这人什么时候开始讲正事。

那人见他这副姿态,也不再废话。

他一合扇子,在李相夷旁边的座位坐下。

“我也最不耐烦那帮老头子的作态,真是知己呀,我叫方多病,你呢?”

“李相夷。”

“你这样子不像是作恶之人啊?被人害进来的。”

“嗯。”

“唉,你也别太伤心,你看我们在这这么久,不也过的挺好。”

方多病一看就是这家大少爷,修为只能说是中流,说起此地的各方势力,多年发展倒是如数家珍。

不过李相夷最想知道的那位庇佑一方的异兽,方多病却谈及很少。

“不是我不想说,只是真的不知道。”方多病边摇头边回答李相夷的疑问,“我们也只是会去例行上奉,那位不知姓名,不知种族,不知来历。”

随即他又对李相夷挤眉弄眼,“所有进来的人,那位都要过目,所以明天会带你去,你到时偷偷多看几眼就是了。”

说罢,他狼狈躲过李相夷的一剑,跑出了屋子,还留下一句话。

“明天见!”

第二日一早,方多病果然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侍卫。

“我老爹派来跟着我的。”方多病无奈地拿扇子指了指身后,丝毫没有压低声音的意思。

身后的侍卫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想必是早就习惯了自家少爷的恶劣性子。

“就你我去吗?”

“那倒不是,今天是方家去上奉的日子,我们去凑个热闹,走个形式就好了。”

李相夷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的目的地正是是前日那处山崖。

“那人平时在上面打坐?”

“对啊,谷里的普通人就只在那个时候能见他一面,所以总是有很多人会聚在下面等着。不过他好像永远都是一个人,换我大概已经疯了。说起来,你和他有那么一点像。”说完这段,方多病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无聊的。”

“那你也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想办法甩开你的。”

“无情啊无情。”

等到了地方,李莲花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高座上的人,正是那天看了他一眼就走的人。

那人穿着一身青衫,面容清俊,脸上淡淡地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只是一眼,李相夷觉得自己心仿佛都扑通扑通多跳了两下。

然后一把剑突然出现在他手上,如同流星划破夜空,一剑刺向了笛飞声。

而笛飞声在李相夷出剑的那刻眼睛中光芒大绽,他一掌拍出,就解了这后力不足的一击。

李相夷倒飞出去,后背狠狠撞上了树。

笛飞声居高临下看着李相夷。

“做甚?”

“想和你比一场。”

“为何。”

“直觉。”

笛飞声笑了笑,“我也一样。”

方家人被这一连串变故弄得心惊胆战,唯恐自己会被牵连。

只有方多病跑过来对李相夷竖了个拇指,把他扶了起来,说道:“可以呀你!”

“他留下,你们可以走了。”青衣人背对李相夷说道。

方家人赶紧应下,拖着方多病赶紧走了。

“我今日不如你,”李相夷朝笛飞声的背影喊道,“以后却未必。”

“拭目以待。”那人脚步不停,“你自己上来吧。”

李相夷靠在树上低低笑起来,他并没有找死的爱好,只是在看到那人时,他感觉人和剑都兴奋起来,不由自主就出剑了。

李相夷从睁眼就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他知道自己和身边那些狐妖幼崽不一样,只是也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存在。

不过看到那人的时候,他有一种感觉——他们是同类,那就去问他好了。

“忘记问他名字了。”李相夷偏头想了想,撑着剑站了起来,向那人离开方向走去。

评论
热度 ( 11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