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长生非我愿,只解心中忧。

[笛花]爱恨不识 (四)

春红已谢,树木枝叶渐渐繁茂起来。

李相夷此时正坐在树枝上倚靠着树干闭眼小憩。

他倒是也想趁这好时光去湖中泛舟赏莲,奈何实在有心无力。

方多病认准了他这个朋友,两人隔上那么四五天,便会相约出游,纯当是在帮李相夷熟悉此地了。

理所当然地,一应用具吃食基本都由方大少爷包了,托他的福,李相夷也算是遍识天下美酒佳肴了。

昨夜方多病携着名为天仙醉的一坛酒赴约,他得意洋洋地拍着酒坛说此酒分外醉人,就算是神仙,一杯下肚也得醉倒。

李相夷自然不信这个邪,他斟满酒杯,一饮而尽。

甘醇的酒液入喉,李相夷只觉自己全身经脉都舒畅无比,整个人像泡在热水里,浑身都暖洋洋的。

骨头像是被捂化了,再提不起力气。

绯色从脖子慢慢泛上脸庞,醉意也止不住地涌上头。

他呼出一口气,眼皮已是有千斤重,坐在对面的方多病在他眼里已成了好多重影子,在视线里晃来晃去,看不真切。

他隐约听见方多病在喊他的名字,然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趴在桌上醉过去了。

再醒来时,他已躺在熟悉的床上,笛飞声正在帮他盖上被子。

李相夷此时并不清醒,只是醒了而已。

他看了笛飞声一眼,出声询问道:“笛飞声?”

“嗯。”

“来的刚好,我给你看样东西。”李相夷说完,便掀开被子,径自走出了房门。

笛飞声拿这醉鬼没法,只能也跟着走到院子里。

此夜无云无雨,笛飞声抬头看见李相夷就站在屋顶上,一轮圆月正悬于他上空,而他一袭白衣也像是披上了月色一般,耀眼夺目的很。

李相夷见笛飞声出来,抽出了少师剑。

他在舞剑。

一开始都是些基本的招式,李相夷舞着舞着不大满意,剑式便大开大合起来,剑锋扫过的瓦片都留下了一道裂痕。

这已经不是在舞剑了,而是在认真地出剑。

笛飞声看着李相夷逐渐变化的招式,眼中光芒大绽,他飞身而上接下了李相夷的一剑,顺势拍出一掌。

因着醉酒未醒,李相夷并不怎么说话,笛飞声也不开口。

两人一言不发在屋顶上交手,每一个招式都不留余地,每一次出手都是算计,倒像是一对不死不休的仇敌。

好不痛快!

李相夷越打越觉得神思清明起来,他想着今夜的月色,困扰多日的瓶颈不再,心中已是豁然开朗,他横剑在身前,划出一道圆弧,迎上笛飞声的一掌。

笛飞声知道李相夷这是又悟出新的招式了,还未待他细细品味其中滋味,李相夷便收了剑畅快地笑起来,笑罢,只听得他一句“此招,名为无涯。”。

李相夷说完,只觉得困意席卷,便要回屋睡觉。

笛飞声看他瞬间变得跌跌撞撞的步伐,怕他失足摔下屋顶,只得快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腕,带着他落在了院子里。

直至看着李相夷闭眼睡过去,笛飞声才安心离开。

今日自睁眼起,李相夷头痛之余,头脑中对于前一日的模糊记忆也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和笛飞声相处久了,李相夷觉得他这人除了对武功太过执着和对人太过冷淡这两点外,也没什么不好的。

对人冷淡这一点,李相夷觉得不妨事,然而第二点却是害惨了他。

只要李相夷新创了什么招式,笛飞声便会化身武痴,恨不得拉上李相夷打上三天三夜,直至他想出了化解的招式。

李相夷其实是很乐意与人交手的,但再好的兴致也捱不住天天来啊。

李相夷也想着要下山避开笛飞声,然而无论他在哪,笛飞声都能在不久后找到他。

前一阵子他练武瓶颈,笛飞声也就没来寻他,他原本都准备好了今日前去北湖赏荷。

不过经昨夜之事,他猜笛飞声今日定要来找他了。

唉,果然是喝酒误事啊。

还是先多睡一会吧,游湖之事就留待日后再说。

评论 ( 4 )
热度 ( 4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