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花]愿逐月华流照君·渡梦

脑残剧情警告!!!
ooc警告!!!



李莲花醒来时,发觉自己身处一湖心凉亭里,笛飞声就躺在他身旁,探得那人呼吸平稳后,他松了口气。
他感受着习习凉风,心中微讶,这是他快千年来,第一次在夜间醒来。
李莲花绕过摆在面前的屏风,凉亭中一名女子正坐在石桌旁饮酒,见了他,笑道:“你醒了?”
李莲花见这女子绰约风姿,已是猜出其身份,他长揖道:“谢过望舒神女。”
望舒一愣,放下了手中酒杯,若有所思道:“倒是好久未听你说过这话了。”
“笛飞声千算万算,安排好了一切,想把你蒙在鼓里,眼下却是功亏一篑了。”望舒不由觉得好笑,“前尘旧事我也不好与你说,你若想知道,便饮了这两坛酒。”
望舒拍了拍酒坛:“笛飞声托我酿的浮生梦,用的可是他殿内灵池莲花。”
李莲花心神一动:“那些青莲?”
“这世上哪有什么青莲,”望舒摇头,“你喝了便知晓了。”
李莲花在石桌旁坐下,抱起一坛酒,一饮而尽。
望舒叹道:“真是难得,可惜此时却不能对饮。”

酒入喉,李莲花感觉自己恍若魂魄离体一般,轻飘飘地便来到一处地方。
前尘往事如人间戏剧一般上演着,他也就像个台下看客,立于一旁静静看着一幕幕画面重演。

笛飞声与李莲花当年在人间一起游历,同时飞升上界,是众人皆知的一对挚友。但因着两人总是比斗个没完,也总被不知情者误会成是仇敌。
他二人顺应本心,并不愿被官职束缚,是以每日都在仙界闲散度日。
他们自下界时便喜爱在月下谈天小酌,不久便结识了志趣相投的望舒。
仙魔大战一朝爆发,双方俱是死伤惨重,回到仙界的李莲花发现笛飞声有了入魔征兆。
三人思来想去,都未找到缘由。
谁知此事倒叫当时的天帝知晓了,因着笛飞声先前接连拒过他的多番请求,他怀恨在心已久,加之受外物蛊惑,便打着除魔的幌子,与信臣密谋要除去笛飞声。
一场鸿门宴拉开了序幕。

李莲花看也不看,一剑挑飞了拦路之人,直奔天宫而去。
他被牵制的这一时半刻,想必天帝已经出手了。
他确实没料到天帝居然存了要杀笛飞声的心思。
思及此事,他眼神冷下来,天帝已然失道,当杀。

笛飞声一开始遭人动手也是莫名得很,但他也无意退让,这些人杀了便杀了。他被旁人缠斗着,无法脱身,只分出一丝神来留意还未出手的天帝。
过了片刻,天帝果然拿了盏灯向他打来,那也不知是什么宝器,笛飞声一时只觉得神魂俱荡。
他知晓自己恐是躲不开了,便接连拍出了几掌,想要阻挡其来势。
天帝状若癫狂:“没用的,你很快就会魂飞魄散了。”
然而他的笑声戛然而止,下一息他已是人头落地。
李莲花赶到了。

笛飞声不识得此物,李莲花却识得。
那是此次战役从魔界缴获的摄魂灯。
原本应让望舒拿去消散魔气的东西,此时却被天帝当成了对付自己人的武器,看来天帝受其蛊惑不少。
此时却也没时间让他解释了,李莲花看着离笛飞声越发近了的灯,知道此事难以求全。噬魂灯一出,便无法收回,当下要将笛飞声换出来才好,他毫不犹豫抽出吻颈,使了个法诀。这法能将他人之攻势转嫁他物之上,只是施展时有一苛刻条件,需要先对代形之物施以法箓。
此刻时间紧迫,只盼他从前打下那道法箓还未消散罢。

“轰”的一声巨响之下,笛飞声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已然粉碎的吻颈。
李莲花舒了一口气,随即吐血不止,吻颈毕竟是他本命剑,与他魂魄相系,他此番是糟了重创了。
他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笛飞声发觉自己完好无损时,哪还能猜不到是李莲花出手了,他飞身而去刚好接住从半空坠落的李莲花。
随即他不可置信一般,低下头去听李莲花心跳。
那里安安静静的,一丝起伏也无。
李莲花竟已绝了生机。

笛飞声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想,他抱着李莲花,将余下动过手的人都一一杀了,他听着他们的求饶声,怒骂声,一丝反应也没有。
直到月亮升起,血水顺着白壁台阶流淌成河,在月下泛起瘆人红光,一座仙宫已是鬼气森森。
此间除他二人外,只剩尸体横陈。
笛飞声只牢牢抱着李莲花端坐在上空,他想,我入魔了。

望舒来的时候见了这炼狱一般的场景,没说什么。
她并无战力,天帝很容易就困住了她,是以这会借着月亮才逃了出来。
她停在笛飞声几步之外,说道:“李莲花没死。”
她重复几遍之后,笛飞声才如梦方醒一般抬起了头,眼神灼灼看着她。
望舒也不指望笛飞声此时能将李莲花交予她手,她想着反正此刻无人管她,一念之下,天地都黯淡下来,此间的月光顿时集于李莲花一身,融进了他体内。
笛飞声感受到指上传来的微微颤动,哑声道:“多谢。”
望舒劝道:“先带他回我那里吧。”




借物代形之法来自《大道争锋》。

评论 ( 3 )
热度 ( 8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