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虽然我写得烂,但是我想得美。

【笛花】明明是三个人的话本,我却不能有姓名。

神奇的古风论坛体,文不文白不白的。角美人视角。

做了笛花的合集,可以戳文章最底下看!


1L 虞美人

写来玩玩。本姑娘算是出身高门,一月前因着年纪到了,被家中长辈指婚,命我嫁与一位高门公子。那人我都未曾谋面,我自然是不乐意的,便从家里跑了。我携了好些钱财,又自恃有武功傍身,不甚怕事,一人乘舟南下游历了起来。

某日我走山路遇到一伙山匪,刚想拿他们祭剑,有人先我出了手,几乎是一掌毙一命。我于武学一道上,天资不算上乘,勉强能跻身二流高手,因着出身,见过的高手实在也有不少,但下手这么狠辣利落的倒的确不曾见过。

他收手的时候,一袭青衫滴血未沾,我心里蓦然升起一句话,有些人注定就是要称霸江...

2018-10-02

[笛花] 爱恨不识 (六)

日头升起时,无归谷已是热闹了起来,街上不绝的叫卖声,谈笑声仿佛也顺着逐渐苏醒的世间炊烟传到了远方。

此时正有一道流光自东方向此地飞遁而来,其芒灿若明霞,远远看去仿若是从红日中溢出的一抹。

颜丹一去就是百年,这百年间她寻到大陆南边几处天地火池,便一路炼化下去,现下法力已是臻尽圆满。兼之笛飞声来信告知她小狐狸已是回归,当即便不再停留,一路北上。

待到得无归谷地界,她来到印象中笛飞声筑殿的地方,她估摸着这个点笛飞声该是已经起床打坐了,便推开了房门。


“我回来了。”

一双碧色的眸子向她看来,示意她噤声。

她这才注意到,在白虎身躯之上,还有一只睡得沉沉的小狐狸,只是两者都是一身白色皮毛,...

2018-08-27

[笛花]愿逐月华流照君·同归

李莲花醒来时,眼前昏暗无光——有人用手覆住了他眼。

“日出了。”

他听见那个一如既往淡漠的声音说道。

李莲花拉开了笛飞声的手,坐起身来,转头看去,有磅礴赤色从天边一线升起,染红了半边云天,确有几分刺眼。

“日出了啊……”李莲花闭眼舒了口气。

“你……”一时声音重合,两人愣了一下,随即都开怀笑了起来。

不必再问,李莲花于是抛出另一个问题。

“我的魂魄离修复完好还要多久?”

“百余年。”

李莲花点点头。


“你已经刺了我一剑了。”

“那是你自己扑上来的。”李莲花听他提起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再说,我那是气话。”

“总之是我答应你的。”笛飞声面色不改,好似昨夜被一剑伤到吐血...

2018-07-16

[笛花]愿逐月华流照君·月落

笛飞声不开禁制,李莲花不肯让步,两个人每天就在这殿里打来打去,反正打坏的东西只要笛飞声一挥袖的功夫,便又换上了新的。

这日李莲花一剑挑断笛飞声衣袖,胜了这一局,他心情正好,刚想去,却见笛飞声瞳孔里泛起了点点黑芒——分明是他之前见过的入魔征兆。

李莲花一时失了动作,立在了原地。

“入魔,尤以因心而起最为险恶,若无法找到根源尽快解了,只会愈演愈烈,理智渐失,最终被恶念吞噬。”

先前所闻一字一句回响在他脑中,钉得他动弹不得。


笛飞声见他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以为是他失魄发作,起身向他走来。

“怎么了?” 

李莲花这才回神过来,他摇了摇头道:“我无事。” 

随即他又...

2018-07-16

[笛花]愿逐月华流照君·摇情

我说我只是测试下如何在手机乐乎上放外链,你信吗?
能看还是不能看都说一下啦,谢谢!

我建议你信一下,因为真的什么也没有

2018-07-07

[笛花]愿逐月华流照君·流春

李莲花是在十年后醒的。

这十年间,仙界很是动乱了一番。幸有望舒神女出面周旋,并笛飞声铁血手段,这事算是彻底揭过了。

新一任仙官皆由望舒亲手选出,只是这天帝一位,却是迟迟未定。众人想推举笛飞声,被他一笑嗤之。是以诸多事务还是由望舒并笛飞声一起接管了。

笛飞声对此不耐得很,只是不可能将事务都推给望舒一人,他便每日在安置李莲花的宫室内看起文书来。
他样貌清俊,兼之气度不凡,倒是无人猜出他此时仍处入魔境中。

这日笛飞声阅完了文书,照例坐到李莲花身边,仿佛只有感受到这人身上心跳脉搏才能让他安心一般。

他正拿了把精巧的小刀替李莲花磨指甲,忽觉握着的那手微微动弹了一下。

他俯身,听到李莲花心口处的...

2018-07-07

[笛花]愿逐月华流照君·渡梦

脑残剧情警告!!!
ooc警告!!!

李莲花醒来时,发觉自己身处一湖心凉亭里,笛飞声就躺在他身旁,探得那人呼吸平稳后,他松了口气。

他感受着习习凉风,心中微讶,这是他快千年来,第一次在夜间醒来。

李莲花绕过摆在面前的屏风,凉亭中一名女子正坐在石桌旁饮酒,见了他,笑道:“你醒了?”

李莲花见这女子绰约风姿,已是猜出其身份,他长揖道:“谢过望舒神女。”

望舒一愣,放下了手中酒杯,若有所思道:“倒是好久未听你说过这话了。”

“笛飞声千算万算,安排好了一切,想把你蒙在鼓里,眼下却是功亏一篑了。”望舒不由觉得好笑,“前尘旧事我也不好与你说,你若想知道,便饮了这两坛酒。”

望舒拍了拍酒坛:“笛...

2018-07-05

[笛花]愿逐月华流照君·潮生

既然一时找不到缘由,李莲花便将这事先搁置一旁了,转眼又是数十载光阴过去了。

这日方多病有急事找他,他赶了过去才知道天帝有意撮合方多病和一位女仙,近日还要为此办一场宴会。

李莲花听得“宴会”二字,总觉得有什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把思绪放回到方多病之事上:“这是好事啊,你找我来做什么?”

方多病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成婚了有什么好,再说那女仙我面都未曾见过,突然就要我和她成婚,换你你能接受?”

“我却没有你这等好运了。”李莲花笑眯眯说道。

“死莲花!”

“好了,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直说罢。”

“你帮我去红鸾星官那看看,我去定是不成的。”方多病忿忿说道,“那些仙官倒是都很吃你这一套,...

2018-07-02

[笛花]愿逐月华流照君·月出

一个憋了很久,突然想写的脑洞。
神仙体系混乱,别深究。

仙界的天气是万年如一日的明媚。

李莲花应方多病之邀前去赏花。

他御起少师剑一路疾行,忽然看见一袭青衣相对而来。

他朝那人点头示意,就当是打了招呼。

笛飞声也是一样。

君子之交淡如水,李莲花一直是这么以为他和笛飞声的关系的。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什么关系。

李莲花这天早上起来照例在身边看到一枝粉色莲花。
也不知道是谁能在不惊动少师的情况下近他的身,但长久以来,他对此的态度也从警惕到了放松。

方多病是除他外,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

李莲花到了约定好的地方,笑着入座了。

“看你这样子,今天也来了?”方多病打趣道。

“却无从得知是...

2018-07-01

[笛花]爱恨不识 (五)

有空就双更了,所以接下来如果我又一个月没更新请不要打我。

这章写得贼开心,边写边傻笑。

他们真的太可爱了!

“李相夷。”

果然来了。

李相夷听得自己的名字,即刻睁开眼翻身下了树。

笛飞声正站在门口,用他那一贯淡淡的语气开口说道:“今日去北湖。”

“北湖?”李相夷按在剑鞘上的的手停住,他饶有兴致地发问道:“你什么时候比武还需在风景秀丽之处了,再说去那交手,你是想毁了那里吗?”

笛飞声无视这人语气中的戏谑,答道:“非为比武,你不是原本就要今日去赏景?”

“的确,”李相夷一点也不对这人知感到道自己心思奇怪,“你与我同去?”

“正是。”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笛飞声居然会有想出来...

2018-05-13
1 / 6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