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花] 一任旧风华 (九)

笛飞声不知道自己在海边坐了多久,坐到太阳已把他浑身照暖,可他依旧感觉很冷。

他很茫然地站起身来,他眼见过很多人死在面前,大多是他杀的,却除了亲人外没有送葬过一个人。

他知道四顾门找到了那两把剑,给李莲花立了衣冠冢,却不想把怀中人送回去。

你一定不想回去吧?他抚着李莲花的头发。

笛飞声把李莲花埋在了东海畔,一个能看到日出,还能晒到午后阳光的好地方,没立碑,他也照样一眼能认出来。

他剪了一小撮李莲花的头发,放在随身的香囊里。

他走过了很多地方,大漠黄沙,烟雨江南,苍茫草原,皑皑雪山。

他总觉得李莲花这种阴魂不散的祸害活该长命百岁,也许自己到了下一个地方,就能看见他笑眯眯的唤自己有钱人。

不过痴心妄想,笛飞声自嘲道。

每年他也会回去东海畔,与明月对酌,看一场日出。

我这也算带你看过大好河山了,笛飞声心想,李莲花你赚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欠我的可要记得还给我。

然后他开始学机关术了,从小型简单的机关锁学起,他想到金鸾盟的囫囵屋,一年的时间,建了一间外面布满机关的密室。

他把自己剩余的财富连同全都放在里面,李莲花那五十两够用一辈子的人见了想必会很开心。

以手为刃,笛飞声在墙上刻下字,留下一条只能使用一次的通道,而后离开,继续游走于山水之间。

笛飞声醒了,尽管头痛欲裂,他还是挣扎着站起来,看向墙上。

那是他灌注内力写下的四个大字,

悲从中来。

没有追忆自己的一生,没有留下武功秘籍,前世他最后只留下这四个字。

要快点回去,回去见李莲花,笛飞声这样想,可惜前世的自己怎么也算不到今生自己会进来这里,那条进来的路算是废了。

他现在一介普通人,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出去,会被箭扎成刺猬吧,笛飞声回忆了一下最里面的机关。

李莲花没在自己墓室发里发现笛飞声,倒是发现自己的衣冠冢下居然设了很多机关,顿时紧张起来,笛飞声若是被困在里面必然凶多吉少。

没有路,那就用剑开出一条路,李莲花挥出了少师剑。

越往里,李莲花发现这机关设置很是眼熟,像是当初金鸾盟的囫囵屋。

金鸾盟的人在我的墓下面建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把他们盟主困在了里面,想到这里,李莲花简直要笑出声来,手上动作却丝毫不歇。

也不知道此间是何人所建,各式机关层出不穷,精妙绝伦,李莲花出神想到。

嗯,也不知道笛飞声当时机关学的怎么样。

是了,李莲花再睁眼并不是千年之后,而是闭眼半天之后。

咦,李莲花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笛飞声的脸,心想难道死人也会做梦?

然后他看见自己伸出的手径自穿过笛飞声的脸,变得透明。

平生文雅的李莲花难得想说几句脏话平复一下心情。

他看着笛飞声眼中的悲伤,拼命在那人耳朵边说我在这里,我在。

可是笛飞声听不见,他只能看着笛飞声浑浑噩噩抱着自己的身体,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埋在了一个占尽地利的好位置。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存在,只知道没人能看见他,这是变成鬼了?

李莲花不甚在意,还能陪在笛飞声身边已经很好了,不敢奢求更多。

跟着笛飞声走遍了大江南北,这人都是秉承能不开口就不开口的原则,他却很想听笛飞声说说话。

“本来话就不多,现在越发少了。”李莲花挨着笛飞声腹诽道。

然而他想起笛飞声不厌其烦照顾自己时话还挺多的,还会反过来嘲讽自己,不由难过。

于是李莲花也无所谓的唱独角戏,反正若是他在,笛飞声大抵也是不怎么说话的,只是一定会把他说的话都听进去。

李莲花开始叽叽喳喳的不停对风景人情提出见解,若是笛飞声听得见,那他的耳朵必定饱受荼毒。

“此处依山傍水,适合建宅。”

“天山雪莲,果然名不虚传。”

“这家酒楼的鱼做的不错。”

不过李莲花偶尔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

那是在草原上,李莲花原以为按笛飞声的性子是不屑骑马的。

可是他看着笛飞声坐在高头大马上向他飞驰过来的时候,他着实被狠狠惊艳了一把,怔在原地直到把那画面牢牢记于心中,然后永生难忘。

未束起的长发飞舞空中,青色衣袍飘荡作响,脸上依旧不见悲喜,只是眼神里有灼人的光。

然后笛飞声伸出一只手,李莲花忍不住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笛飞声牵走了李莲花身边的另一匹马。

这马想必是为自己准备的,他人就在这里,却骑不了,

李莲花实在不想说自己居然吃了一匹马的醋。

“无怪乎能引得角大美人折腰。”


把原著又看一遍,前面看得我在床上笑得打滚,然后结局的时候蒙在被子里哭QAQQQQQ
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注意的细节,有时间想做个整理。
还有莲花你不要见人就和他们说要娶老婆好不好,展云飞,笛飞声,云彼丘,还有方多病也是被你带进坑里哈哈哈哈哈笑死,太可爱了吧。
然而只有笛飞声说自己不娶老婆咦嘻嘻嘻嘻
你懂我意思吧?

然后一直在脑补莲花穿宝蓝色嫁衣和最后被角美人抓起来那里穿的紫色衣服,有点想象不出呢。

评论 ( 21 )
热度 ( 8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