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中的设定,伏笔,莲花的满嘴跑火车之类的整理汇总,方便我自己找,有些句子下面有我的吐槽。
整理起来才知道有这么多。
持续更新,如有遗漏,欢迎补充。
预警:带有明显笛花倾向,不喜请自觉点叉。

•钢床上躺着的人一身紫袍,那以海中异种贝壳之中的汁液染就的紫色灿若云霞,紫色缎面光泽细腻,显而易见不是这人原本的衣裳。那人睡了几日,或许是灵丹妙药吃得太多,脸色原本有些暗黄,此时气色却是颇好,他原本眉目文雅,双眼一闭又不能见那茫然之色,难怪红衣女童痴痴地说他生得挺俊。
两个童子出去之后,床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睛,微微张开嘴,肺脏重伤,喉头闷的全是血块,却是咳不出来,睁开眼睛之后眼前一片漆黑,过了良久才看到些许颜色,眼前那团漂浮的黑影在扭曲着形状,忽大忽小,烟似的飘动。他疲倦地闭上眼睛,看着那团影子不住晃动,看不了多久眼睛便很酸涩了,还不如不看,唯一的好处是当那影子不再死死霸住他视觉的中心,当黑影扭曲着闪向边角的时候,他还可以看见东西。
四肢被锁,重伤濒死。如果不是落在角大帮主手里,他大约早已被拖去喂狗,化为一堆白骨了。角丽谯要救他,不是因为他是李莲花,而是因为他是李相夷。李莲花是死是活无关紧要,而李相夷是死是活——那是足以撼动江湖局势的筹码。
他看着木色凝重的屋梁,可以想象角丽谯救活他以后,用他要挟四顾门和百川院,自此横行无忌,四顾门与百川院碍于李相夷偌大名声,只怕不得不屈从……而那该死而不死的李相夷也将获得千秋骂名。
李莲花闭了会眼睛,睁开眼睛时哑然失笑,若是当年……只怕早已自绝经脉,绝不让角丽谯有此辱人的机会。
若是当年……若是当年……或许彼丘一剑刺来的时候,他便已杀了他。他叹了口气,幸好不是当年。

     ♡紫衣的莲花,个人感觉会很贵气,反正肯定也很好看啦

•如此折腾了十二、三日后,李莲花的伤势终于好些,玉蝶和青术对他已然很熟,深知这位文雅温柔的公子哥很是可怕,对他的话颇有些不敢不从的味儿——莫说别的,只李莲花那招“半夜铁镣慢敲床”他们便难以消受,更不必说李莲花还有什么不必出声便能一哭二闹三上吊之类的奇思妙想,委实让两个孩子难以招架。

     ♡半夜铁镣慢敲床,一哭二闹三上吊哈哈哈哈哈哈哈

•角丽谯半点不觉惊讶,嫣然一笑:“在刘可和家里,我那一刀如何?”
“堪称惊世骇俗,连杨昀春都很佩服。”
李莲花那是真心赞美。
角丽谯越发嫣然:“看来我这十年苦练武功,确有进步,倒是李门主大大地退步了。”
李莲花微微一笑,这句话他却不答。角丽谯叹息一声,他不说话,她却明白他为何不答——纵然角丽谯十年苦练,所修一刀惊世骇俗,那也不过堪堪与李莲花一剑打成平手。只是李莲花,却不是李相夷,那句“李门主大大地退步了”不知是讽刺了谁。角丽谯心眼灵活,明白过来也不生气,仍是言笑晏晏:“李门主当年何等威风,小女子怕得很,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能与李门主打成平手。”她明眸流转,将李莲花上上下下细看了一遍,又叹道,“不过李门主终归是李门主,小女子实在想象不出你是如何将自己弄成这番模样……这些年来,你吃了多少苦?”
“我吃了多少苦、喝了多少蜜、用了多少盐多少米之类……只怕角大帮主的探子数得比我清楚。”李莲花柔声道,“这些年来,你何尝不是受苦了?”

     ♡神仙对话,神仙对话

•李莲花又道:“你想做皇帝?”
角丽谯红唇抿着,居然一言不发。
李莲花笑了笑,十来天不曾说话,一下说了这许多他也有些累了,慢慢地道:“四顾门、百川院,什么肖紫衿、傅衡阳、纪汉佛、云彼丘等等,都不是你的对手,老至武当前辈黄七少至少林寺第十八代的俊俏小和尚统统拜倒你石榴裙下,你想在江湖中如何兴风作浪便如何兴风作浪——你不是做不到,只是厌了——所以,想要做皇帝了?”
角丽谯秀眉越蹙越深,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李莲花又道:“你一直是个谨慎小心的人,做事之前必求周全,确保自己全无破绽——你手里有皇帝的把柄,也必要不可撼动的实力,他才可能屈从。皇上有‘御赐天龙’杨昀春,那绝非易与之辈,而你呢?”他微笑了,“你却把笛飞声弄丢了。”
角丽谯那严若寒霜的脸色至此方才真的变了:“你——”她目中乍然掠过一抹杀机,扬起手来,就待一掌拍落。
李莲花看着她的手掌,仿佛看得有趣得很,接着道:“若是笛飞声尚在,两个杨昀春也不在话下,你却让清凉雨去盗剑——盗‘少师’只能对‘誓首’——莫非这逼宫篡位之事,你帮中那群牛鬼蛇神其实是不支持的,只有你一人任性发疯不成?你伏在刘可和家中偷袭杨昀春,那一刀当真风光霁月,美得很,可惜便是杀他不死。”他当真十分温柔地看着角丽谯,“清凉雨说要救人,他是要救你,他不想你死在杨昀春剑下——刘可和在清凉雨身上放极乐塔的纸条——他是提醒你,他要你闭嘴。”
李莲花柔声道:“你真是疯了。”

•李莲花看了她好一会儿,并不答她那“有什么不对”,倒是突然问:“你要当皇帝,那笛飞声呢?”他好奇地看着角丽谯,“莫非……你要他当皇后?”
角丽谯蓦地呆住,怔怔地看着李莲花,李莲花一本正经地道:“你若要让笛飞声做了皇后,说不准你要夺江山这件事便有许多人支持……”
角丽谯俏脸刹那一片苍白,突然又涨得通红,过了一阵缓缓吁出口气,她浅浅地笑了起来,仿若终是回过了神,嫣然道:“和你说话真是险了,你看我一个不小心便被你套了这许多事出来。”顿了一顿,她伸手轻轻在李莲花脸上磨蹭了两下,叹道,“你伤得这般厉害,皮肤还是这般好,羡煞多少女人……我若是要娶个皇后,也当娶你才是。”
角丽谯又是略略一顿,她笑靥如花绽放:“莫说什么皇后不皇后了,既然没杀成杨昀春,极乐塔的事又被不少人知道了,做皇帝的事就此揭过,我收手了。”
“那称霸江湖的事,你什么时候收手?”李莲花叹道,“你连皇帝都不想做了,称霸江湖有什么意思?”
角丽谯嫣然看着他,轻飘飘的衣袖挥了挥:“我又不是为我自己称霸江湖,称霸江湖是无趣,不过……”她浅浅地笑,她这般浅浅地笑比那风流宛转千娇百媚的笑要动人多了,“有些人,注定便是要称霸江湖的。”
李莲花叹道:“你为他称霸江湖,他却不要你。”
角丽谯美目流转,言笑晏晏地道:“等我称霸江湖,必要将你四肢都切了下来,弄瞎你的眼睛,刺聋你的耳朵,将你关在竹笼之中,然后每日从你身上刮下一块肉来吃。”
“和角大帮主一谈,果是如沐春风,莫怪许多江湖俊彦趋之若鹜,求之若渴。”李莲花却微笑道,“欢喜伤心,失落孤独,姿态都是动人。”
角丽谯终有些笑不下去,她在男人面前无往不利,偏生笛飞声李莲花都是她的克星。一个冷心冷面,无情无义;一个文不对题,胡言乱语。

     ♡娶莲花花!
         娶笛飞声当皇后什么的,莲花你也真敢讲

•那东西精光闪亮,眼熟得很,正是铐着李莲花的玄铁锁链。锁链上力道柔和,两人一剑斩落,剑上力道就如泥沙入海,竟是消失无踪,接着全身力道也像被化去一般,突然间使不出半点力气。
两人一起摔倒,心里惊骇绝伦,摔倒之后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只听头顶有人叹了口气,轻声道:“笛飞声是天下第一也好,是草菅人命也罢,是男人中的男人也好,就算他是男人中的女人……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两人都觉被人轻轻揉了揉头顶,就像待那寻常的十二、三岁的孩童,那人柔声道,“有什么值得以命相搏?傻孩子。”

•屋里悬挂着一个人,那人琵琶骨被铁链穿过,高高吊在半空,全身赤裸,身上倒是没见什么伤痕,但让李莲花吓了一大跳的,是这个人身上生有许多古怪的肉瘤,或大或小,或圆或扁,看来触目惊心,十分可怖。李莲花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但既然已经看了,便只好也看到底,于是他又看了一眼。
然后他就只好对着屋里这人笑了一笑。那被挂在半空,浑身赤裸,血迹遍布,还生有许多肉瘤的人面容清俊,双眉斜飞,即使沦落到这般境地在他脸上也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来,那人目中光芒尚在,却是笛飞声。
李莲花认出他是笛飞声,仰着头对他这等姿态着实欣赏了好一阵子。笛飞声淡淡地任他看,面上坦然自若,虽然沦落至此,却是半点不落下风。
李莲花看了一阵,笛飞声等着他冷嘲热讽,却听他奇道:“你身上生得这许多肉瘤,穿着衣服的时候,却把它们收到哪里去了?”
笛飞声淡淡地道:“你的脾性果是变了很多。”

     ♡等着莲花的冷嘲热讽啧啧啧

•笛飞声浑身穴道受制,琵琶骨洞穿,真气难行,李莲花将他解了下来,他便如一具尸体一般僵直躺在地下,过了一会儿,他语气平淡地道:“今日你不杀我,来日我还是要杀你、要杀方多病、肖紫衿、纪汉佛等等一干人。”
李莲花也不知有没听见他的话,他为他取下穿过琵琶骨的锁链,突地爬了起来,满屋子翻找东西,好半天才从屋角寻出一件血淋淋的旧衣,也不知是谁穿过的,忙忙地给他套在身上。笛飞声撂下狠话,却见他手拿着一块破布发呆,剑眉皱起:“你在做什么?”
“啊?”李莲花被他吓了一跳,本能地道,“我在想哪里有水可以帮你洗个澡……呃……”他干笑一声,“我万万不是嫌你臭。”
笛飞声淡淡地道:“生死未卜,你倒是有闲情逸致。”
李莲花用那破布给他擦去伤口处的脓血,正色道:“这破布要是有毒,只能说菩萨那个……不大怎么你……绝不是我要害你。”
笛飞声闭目,又是淡淡地道:“笛飞声生平不知感激为何物。”
李莲花又道:“你饿不饿?”
笛飞声闭嘴了。他根本不该开口,这人根本就不是在和他“说话”,他根本是自说自话。

     ♡这一段要笑死我了,无话可说选择闭嘴的笛子哈哈哈哈哈

•笛飞声躺在一处水温适宜的温泉之中,看着微微泛泡的泉涌慢慢洗去自己身上的血色。他漠然看着不远处的一人——那人和他一样泡在温泉之中,不同的是他忙得很。忙着洗衣服、洗头发、洗那玄铁锁链。半个时辰功夫,李莲花背着笛飞声绕着角丽谯这处隐秘牢狱转了一大圈,发现这里竟是个绝地。

•李莲花自书橱上搬下许多书来,饶有兴致地趴在桌上看书。笛飞声并不看他,却也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温泉泉水涌动,十分温暖,感觉到温暖的时候,他突然恍惚了一下。
笛飞声记起了李相夷,他依稀记得这个人当年在扬州城与袖月楼花魁下棋,输一局对一句诗,结果连输三十六局,以胭脂为墨在墙上书下《劫世累姻缘歌》三十六句。
“哈——”背后那人打了个哈欠,伏在桌上睡眼惺忪地问,“你饿不饿?”
笛飞声不答,过了一会,他淡淡地问:“你现在还提剑么?”
“哈?”李莲花朦胧地道,“你不知道别人问你‘你饿不饿?’的意思,就是说‘我已经饿了,你要不要一起吃饭’的意思……”他从椅上下来,从刚才自厨房里顺手牵羊来的篮子里取出两三个碟子,那碟子里是做好的凉菜,又摸出两壶小酒,微笑道,“你饿不饿?”
笛飞声确是饿了。

•“喂,角丽谯不是对你死心塌地,怎么把你弄成了这副模样?”李莲花抱着一碟鸡爪慢吞吞地啃着,小口小口地喝酒,“你这浑身肉瘤,看来倒也可怕得很。只不过‘笛飞声’三字用来吓人已是足够,何况你吓人之时多半又不脱衣,弄这一身肉瘤做什么?”
笛飞声“嘿”了一声,李莲花本以为他不会说话,却听他道:“她要逼宫。”
李莲花叼着半根鸡爪,含含糊糊地道:“我知道,她要做皇帝,要你做皇后……”
笛飞声一怔,冷笑一声:“她说她唾手可得天下,要请我上座。”
李莲花“哎呀”一声,很是失望:“原来她不是想娶你做皇后,是想你娶她做皇后。”
笛飞声冷冷地道:“要朝要野,为帝为王,即使笛飞声有意为之,也当亲手所得,何必假手妇人女子?”
李莲花“嗯”了一声:“所以她就把你弄成这副模样?”
笛飞声笑了笑:“她说要每日从我身上挖下一块肉来。”
李莲花恍然大悟:“她要每日从你身上挖下一块肉来解恨,又怕你身上肉不够多,挖得三两下便死,所以在你身上下些毒药,让你长出一身肉瘤来,她好日日来挖。”笛飞声喝酒,那便是默认。

     ♡笑了笑了,果然只对莲花笑

•两人之间,自此无话可说。十四年前,未曾想过此生有对坐喝酒的一日;十四年前,他未曾想过自己有弃剑而去的一日;十四年前,他未曾想过自己有浑身肉瘤的一日。
此处本是山巅,窗外云雾飘渺,汤汤山峦连绵起伏,十分苍翠,却有九分萧索。两人对坐饮酒,四下渐渐暗去,月过千山,映照了窗内一地白雪。
“今日……”
“当年……”
两人突地一起开口,又一起闭嘴,笛飞声眉宇间神色似微微一缓,又笑了笑:“今日如何?”
李莲花道:“今日之后,你打算如何?”
笛飞声继续喝酒,又是笑了一笑:杀你。”
李莲花苦笑,不知不觉也喝了一口酒:“当年如何?”
“当年……”笛飞声顿了一顿,“月色不如今日。”
李莲花笑了起来,对月举了举杯:“当年……当年月色一如今日啊……”
他突然极认真地问,“除了杀我,你今后就没半点想法?你不打算再弄个银鸳盟、铁鸳盟,或是什么金鸯教金鸟帮……或者是金盆洗手,开个青楼红院,娶个老婆什么的?”
“我为何要娶老婆?”笛飞声反问。
李莲花瞠目结舌:“是男人人人都要娶老婆的。”
笛飞声似是觉得甚是好笑,看了他一眼:“你呢?”
“我老婆不过改嫁而已……”李莲花不以为意,抬起头来,突然笑了笑,“十二年前,我答应过他们大家……婉娩出嫁那天,我请大家吃喜糖。那天她嫁了紫衿,我很高兴……从那以后,她再也不必受苦了。”他说得有些颠三倒四,笛飞声并未听懂,喝完最后一口酒,他淡淡地道:“女人而已。”
李莲花呛了口气:“阿弥陀佛,施主这般作想,只怕一辈子讨不到老婆。”他正色道,“女人,有如娇梅、如弱柳、如白雪、如碧玉、如浮云、如清泉、如珍珠等等种种,又或有娇嗔依人之态、刚健妩媚之姿、贤良淑德之娴、知书达理之秀,五颜六色,各不相同。就如你那角大帮主,那等天仙绝色只怕数百年来只此一人,怎可把她与众女一视同仁?单凭她整出你这一身肉瘤,就知她诚然是万中挑一,与众不同的奇葩……”
笛飞声又是笑了一笑:“杀你之后,我便杀她。”
“你为何心心念念非要杀我?”李莲花叹道,“李相夷已经跳海死了很多年了,我这三脚猫功夫在笛飞声眼里不值一提,何苦执著?”
笛飞声淡淡地道:“李相夷死了,相夷太剑却未死。”
李莲花“啊”了一声,笛飞声仍是淡淡地道:“横扫天下易,而断相夷太剑不易。”
李莲花叹道:“李相夷若是能从那海底活回来,必会对你这般推崇道一个‘谢’字。”

     ♡“当年月色不如今日”
         “当年月色一如今日”
            结论,今晚月色很美(×

•笛飞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李莲花刚才从角丽谯桌上翻了不少东西,他略略一扫,却是许多书信。只见他拿着那些书信横看竖看,左倾右侧,比划半天也不知在做什么。半晌之后,笛飞声淡淡地问:“你做什么?”
李莲花喃喃地道:“我只是想看信上写了什么。”
笛飞声看着他的眼睛:“你看不见?你的眼睛怎么了?”李莲花伸出手指在空中比划着:“我眼前有一团……很大很大的黑影……”他说来心情似乎并不坏,在笛飞声眼前画了人头大小的一圈,还一本正经地不断修正那个圈的形状,喃喃地道:“有些时候我也看不太清你的脸,它飘来飘去……有时有有时没有,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你在我面前那个……不穿衣服……”他说了一半,突然听笛飞声道:“辛酉三月,草长莺飞,梨花开似故人,碧茶之约,终是虚无缥缈。”李莲花“啊”了一声,但听笛飞声翻过一页纸,淡淡地道:“这一封信只有一句话,落款是一个‘云’字。”

     ♡主动帮莲花了!

•李莲花笑笑:“若笛飞声没有中毒,天下有何处困得住他?”
笛飞声纵声长笑:“你想助我解毒?”
李莲花的手掌已按到他头顶百汇,温颜微笑:“盘膝坐下,闭上眼睛。”笛飞声应声盘膝而坐,背脊挺直,姿态端庄。他竟不惧让这十数年的宿敌一掌拍上天灵盖。一掌拍落,“扬州慢”真力透顶而入,刹那贯通十数处穴道,激起笛飞声体内“悲风白杨”内息交汇。融汇之后两股真气并驾齐驱,瞬间再破十九穴道,半身主穴贯通,笛飞声只觉心头一轻,“扬州慢”过穴之后蕴劲犹存,一丝一毫拔去血气之中侵蚀的毒性,瞬间全身剧痛,身上那些奇形怪状的肉瘤发出焦黑之色,不住颤抖。
李莲花真力再催,纵是笛飞声也不得不承认这等至清至和的内功心法于疗伤上有莫大好处,“扬州慢”冲破穴道,激起气血加速运转,却丝毫不伤内腑,并且它破一穴便多一层劲力,融汇的气血合力再冲第二穴,如此加速运行,真气过穴势如破竹,再过片刻,笛飞声只觉全身经脉畅通,“悲风白杨”已能运转自如。
李莲花微微一笑,放开了手。笛飞声体内真气充盈激荡,“扬州慢”余劲极强,缓慢发散开去,“悲风白杨”更是刚猛至烈的强劲内力,但听“噗”的几声闷响,笛飞声身上刹那染满焦黑发臭的毒血,竟是那些肉瘤承受不住剧毒倒灌,自行炸裂。
笛飞声站起身来,浑身骨骼咯咯作响,毒血披面而过,形容本如厉鬼,但他站起,瞬间如一座峰峦巍然而起,自此千秋万代,俯瞰苍生。

•“向东,第三棵大树后转。”李莲花被他提在手里,心里不免觉得大大的不妥,然而笛飞声功力一复,行走如电,要追未免有些……那个不自量力。

•笛飞声却觉李莲花右臂全是倚仗自己抓持之力挂在半空,他自己居然半点力气不出,不免略有诧异。

     ♡一开始想的是莲花信任笛子
        后来想来,应该是莲花手上没力气
        ……
        ?!!!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快,安心吃糖不好吗?

•李莲花捂着鼻子,此时他脚已落地,往一棵大树之后便躲。笛飞声见他犹如脚底抹油,躲得流畅之极,那闪避之快、隐匿之准、身姿之理所当然无一不堪比一绝世剑招,眼中一动。李莲花躲了起来,笛飞声转过身来,负手站在花园之中,但见身侧刀剑相击,血溅三尺,鱼龙牛马帮已是乱成一团。

     ♡莲花:溜了溜了    笛子:好招!

•随即短兵相接,笛飞声一掌拍去,便有数人飞跌而出,惨死当场,他连眉头也不皱一下,提起一人便摔出一人,那些飞摔出去的人形尚未落地便已骨骼尽碎。
李莲花被逼得从树后窜了出来,与笛飞声靠背而立。

     ♡靠背!

•李莲花屏息静听,听了一阵之后,他突地从笛飞声身后闪了出来,出手便去推“妄求堂”的大门。
笛飞声目中光彩大盛,往前一步,但见李莲花推了一下未开,居然握手为拳,一声叱咤,一拳正中木门,“咯啦”碎裂之声爆响,大门如蛛网般碎裂,烟尘过后,露出漆黑一片的内里。
开山碎玉的一拳,笛飞声略为扬眉,他与李相夷为敌十四年,竟从不知他能使出如此刚烈的一拳!一瞬之间,他眼中炽热的烈焰再度转剧,一双眼睛狂艳得直欲烧了起来。

•李莲花垂手自那尸身上拔起小桃红,大袖飘拂,自笛飞声面前走过,他未向笛飞声看上一眼、也未向身周任何一人看上一眼,衣袖霍然负后,笔直向外走去
。门外烈焰冲天,刀剑兵戈犹在,那翻滚的硝烟如龙盘旋,天相狰狞,星月黯淡。他一眼也未看,就向着东南的方向笔直地走了出去。一条婀娜的红影向他掠来,“啸”的一声,刀光如奔雷裂雪,转瞬即至。
他听而不闻。“当”的一声惊天鸣响,那吻颈而来的一刀被一物架住。红衣人的面纱在风中猎猎而飞,李莲花从她身边走过,衣袂相交,却视若不见。
架住她那一刀的人浑身黑血,一身衣裳污秽不堪,满头乱发,面目难辨。但他站在那里,四周便自然而然地退出一个圈子。
在他身周五步之内,山峦如倾。架住她宝刀的东西,是半截锁链,是从他琵琶骨中抽出的血链。红衣人缓缓转过身来,她尚未全转过身来,笛飞声身影如电,已一把扣住了她咽喉,随即提起向外摔落。他这一提一摔与方才杀人之时一模一样,甚至连面上的神色都毫无不同。
“啪”的一声,红衣人身躯着地,鲜血抛洒飞溅,与方才那些着地的躯体并未有什么不同。四周众人看着,一切是如此平凡简单,甚至让人来不及屏息或错愕。笛飞声将人摔出,连一眼也未多瞧,抬头望了望月色,转身离去。夜风吹过鲜红的面纱,翻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四周开始有人惊呼惨叫,长声悲号,但这人间的一切再与她无关。
她来不及说出一句话,或者她也并不想说话。她没有丝毫抵抗,或者她是来不及做丝毫抵抗,她也许很伤心,或者她根本来不及伤心。
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绝世无双的风流,此时在地上,不过一滩血肉。或许连她自己也从未想过,角丽谯的死,竟是如此简单。

评论
热度 ( 4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