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虽然我写得烂,但是我想得美。

[笛花] 一任旧风华 (十二)

李莲花自此留在了故宫里,对外就说是笛飞声招的助手。

对内嘛,时间一长,年轻一辈也都知道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唯独老一辈见到这样一个性情温和又做事勤快的年轻人,简直不要再高兴。

虽然笛飞声也是个年轻人,但无论年轻一辈还是老一辈都有点怵他,可李莲花不一样啊。

总是老师傅们遇着了就要问他,“小伙子,找女朋友了没有?”

大有要帮着推荐一下的意思。

李莲花总是笑眯眯的回答,“已经有了。”

然后转头看一眼笛飞声,不过,是男朋友。

故宫里的时间流动都是温柔的,每一天过的都好似被按下慢进键的收音机传来的陈年节目,又像那千回百转情意绵绵的水磨戏腔,一个字儿都能唱成一支曲。

李莲花自认为挂了个助手的名号,还是做点事比较好。

他人聪明,又会说话,很快哄得老师父们对他倾囊相授,很快也确实能帮上笛飞声的忙了。

但更多的时候,还是他看着笛飞声工作。

尽管已经看过很多遍,但每次看李莲花还是觉得这画面十分赏心悦目。

那人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脸色,只是眼神里有着比平日更甚的专注,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稳稳的动作着,一件件古物就这样恢复了他们原本的模样,随后陈放在玻璃柜里展示着如旧风华,无声的向世人倾诉着历史。

要不然怎么说工作中的男人最帅呢,李莲花感叹道。

后来,笛飞声也收了几个徒弟,看着脸上还写满青涩的年轻人,他想起了许多年前的自己。

因为热爱所以决意来到这里,一待就是十几年。
寂寞吗?

不,完全不会,做着自己喜爱的工作,而且想起那个开心时会坐在他身边打起拍子唱小曲的人,笛飞声只觉心满意足,此生已无他求。

他做完今天份的工作,收拾好东西,走到院子里唤醒了怀抱肥猫,沐浴夕阳,正呼呼大睡的李莲花。

“啊……”李莲花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今晚吃什么?”

“糖醋排骨还有今年的新笋。”

“那还等什么,”李莲花闻言简直要拖起笛飞声走路了,“快回家吧。”

夕阳下两人的影子交织在一起,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

午后的阳光总是明媚的,有蝴蝶在花花草草间飞舞,便越发显出一分悠闲来。

这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子,里头有一人站着,有一人在躺在椅子上。

两人都是笑着的。

“你这一头白发很好看。”笛飞声语气还是淡淡的,“我却想看看你……”

话还没说完,李莲花摇身一变,又是二十来岁的模样。

笛飞声的眼神变得很温柔,他看着那人一身风华,只想将那光华揉碎了沉淀到自己眼底,再不欲与他人分享。

很多年前,也是这样吧,惊鸿一瞥,永世难忘。

“等我。”笛飞声闭上眼,嘴角还有一丝上扬。

李莲花“嗯”一声,俯下身将唇印在笛飞声额头上。

“晚安,笛飞声,祝你好梦。”

“今天又是无聊的一天啊。”李莲花从少师里出来,坐在安置剑的玻璃柜上。

这一天是故宫的周年大展,展厅里人们来来往往,惊叹着古人的智慧,文物的精美,没有人知道李莲花的存在。

然而随后李莲花若有所感。

他屏住呼吸低头看去。

他看见一个身穿青色汉服的小团子。

小团子脸都凑到玻璃上了,正看着少师剑。

而他的家人在后面牵着他说:“笛飞声,你很喜欢这把剑吗?”

李莲花笑了,随即跃下高高的玻璃柜。

他和笛飞声眼神相接,小团子只是用惊奇的眼神抬头看着他。

“好久不见。”

“我终于又等到你了。”




虐也虐了,甜也甜了,是时候该完结了。

暂时和莲花笛子告别了,请相信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在一起迎接所有,好的坏的悲的喜的。

这是我第三篇完结的同人,第二篇完结的笛花文。

给自己撒小花花。

下一篇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们见面了,虽然已经有两个脑洞雏形了,但是我想努力把文章再写细一点,写好一点。

所以,敬请期待啦。

评论 ( 10 )
热度 ( 8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