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长生非我愿,只解心中忧。

[笛花]寄余生 (上)

纠结了很多天,七改八改,终于写出来了。

已经失去写文的能力了(本来就没有

写一下自己出的没人抽到的关键词,船,莲花灯。

没有兔子。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星河低垂,月色在水波中起伏。

水上有一叶扁舟,正顺着平缓的水流徐徐前行。

李莲花阖着眼睛坐在舟上。

他未看一眼,周遭一切却都了然于心。

他此生大抵是与船有缘。

赴东海一役,他从金鸾盟楼船落入刺骨海水中,幸得挂在木板残骸上,才捡回一条命。

负东海之约,他只身乘舟,决心独自赴死,然而又被渔夫救起,让方多病给领了回去。

也许是他命不该绝,这样够别人死上千百回的事情,他遇上了却都没死成。

只是人的一生总有走到尽头的时候,这不,也不知道这河水会把他带去哪里。

是忘川河水吗?可是既不见有人来引渡他,也不见有人端碗孟婆汤过来,让他忘却种种,前去投胎转世。

李莲花此生本已无憾,好友是当今驸马,一世无忧,永享荣华富贵;四顾门也逐渐恢复昔日荣光;江湖上再没有为害四方的势力。

只是笛飞声清晨出门去给他买早点了,不知回来见他已死,又该是个什么反应了。

罢罢罢,身死万事休,总归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李莲花叹一口气。

既然是河,当然有岸。

李莲花也曾试着把船划向岸边,那河岸看着不远,李莲花自觉划得很努力,一眼看去,船与岸的距离却与之前没有丝毫差别。

不是都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吗?

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无岸可靠了?

李莲花放弃了靠岸。


这船上除了两把桨再无他物,李莲花思索着要如何打发漫漫时光。

要是有纸笔就好了,李莲花这么想着。

然后一张案几连带笔墨纸砚从水里浮出,就立在他面前。

这可真是……

李莲花讶然,心想幸好我没想要是笛飞声在这里就好了。

不过随即他又觉得自己担心太过多余。

这一定是万万不可能实现的。

不然天下早该乱套了。

他小心的把案几搬上船,欣然研墨。

却不曾发现那张案几竟是和他生前居所内的一模一样。

李莲花死时,笛飞声恰好站在包子铺前。

包子铺的小厮正把装在纸袋里的包子递给笛飞声。

他心口突然一疼,一晃神,那纸袋眼看就要落到地上。

“这位客人……”小厮连忙出声提醒,话还没完,那纸袋已被人稳稳接住,客人也已经不见踪影。

笛飞声心生不详,运起轻功便往回赶。

两边的景物飞速倒退,笛飞声却觉得还是太慢。

当初应了李莲花把屋子建在了城外,日子确实是静谧悠闲,只是眼下这段距离无端让笛飞声生出烦忧来。

屋子里很静,与往常别无二致,笛飞声走上前缓缓推开了门。

没有听到那句熟悉的“你回来了。”,没有看见那总是微微笑着的脸。

李莲花坐在桌前,整个人被透过窗户的阳光笼着。

他拿笔的右手无力垂下时在宣纸上带出了长长一笔,袖子也沾染上了墨迹。

他侧头趴在桌子上,脸色平静,就像睡着了一样。

明明是在暖阳下飞奔了一路,此时寒意却如附骨之蛆钻入了笛飞声全身,冷得他生疼。

笛飞声把还热乎着的包子轻轻放在桌子上,走上前把李莲花抱了起来。

就算是自己想遍了办法,这人也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没余几两肉,实在是硌人的很。

李莲花以前和他不止一次讲到自己的身后事。

“倒也没有别的,只是劳你要替我去一趟公主府知会一声方多病。”

“还有,你照顾好自己……”话到一半,李莲花徒然闭嘴,瞧这话说的,明明自己才是被照顾的那一个。

笛飞声在李莲花的事上一向亲力亲为,有耐心的很,只是他不乐意李莲花说这些。

眼下是没人说了,再也不会有人说了。

他把李莲花染了墨汁的衣服换下,替他换了另一身。

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笛飞声突然感觉哪里不对,那张摆在床上供两人下棋喝茶的案几竟然失去了踪影。

桌上的纸笔也凭空消失了。

笛飞声自认为现下没人能近自己的身,非人力,那便是……

子不语,怪力乱神。

笛飞声不信这些。

就算笛飞声再不信邪,李莲花的东西还是一天天消失着。

连一点念想都不留给他,决绝到不近人情,倒像是李莲花的作风。

于是,他释然了,不再整理那些东西,

只身向京城去了。

方多病听说有故人来来访时,欣喜地抛下了正与之对弈的公主。

待到门口,看见站在那里的只有笛飞声一人,他脸色煞白,想要开口问一句,却觉已无必要。

方多病闭了闭眼,眼泪顺势流下。

“什么时候的事?”

“五日前。”

“他……”走的时候可痛苦,还是平静,他可有说些什么……

方多病失魂落魄般站在那里,没有再问。

笛飞声向他点点头,准备离开。

“你多保重。”方多病最后说了一句,然后运起轻功坐到了公主府的屋顶上,他嘶哑着喉咙开口道:“拿酒来。”

笛飞声在归途中听闻一则趣事,当今驸马在府上屋顶喝的烂醉如泥,口中不停呢喃着着话语,只隐隐约约听得清“莲花”和“死”几个模糊的字眼。

连起来可不就是死莲花!

当即吓得一众奴仆把池子里的一片枯荷全都铲了。

公主在一旁看得直叹气,却并未让他们停下。

笛飞声心想,李莲花这个朋友交得算是值了。

此时,李莲花也从出现的东西中看出一丝端倪。

这些好像原本就都是我的东西。

李莲花想到了吻颈。

可惜水面始终平静如斯,没有任何动静。

到底是对它不起。李莲花在心里叹气。

也不知道笛飞声现在在做什么。

李莲花放下笔,侧头想着。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